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四、牌坊之下无贞妇,肖伯登门似登关!

章节目录 四、牌坊之下无贞妇,肖伯登门似登关!

 热门推荐:
    多少年的风风雨雨过去了,李姓痴情女的坟茔连同那块贞洁石碑,早已被风吹雨打得找不到痕迹,然而,那棵让痴情女依靠着去守望丈夫的老柏树却依然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有人说那是痴情女不眠的孤魂,只要老柏树一天不死,痴情女就要靠在它的下面,只要丈夫一天不回来,痴情女就要永远的守望下去  。

    李姓痴情女的动人故事和她的贞洁牌坊,一代代下传,一直传到今天,不但影响着卧龙村人的衣食起居,也成为他们引以为荣的自豪。所以,今天出现了艳花这有悖于优良传统和伤害祖先声誉的恶劣行为,叫i直得连腰都弯不得的人们承受不了。

    肖伯在大街上,心里就一只敲着乱七八糟的鼓点儿,去?还是不去?去了自己怎么对艳花说?艳花听了怎么反应?是骂是叫还是跳?肖伯知道,艳花是卧龙村出了名的泼妇,谁要是得罪她,她会连饭都顾不得吃,在谁家的大门口蹲着,骂上三天三夜!

    就算艳花给了他这个当队长的三分薄面,可别人又能怎么说?会不会引起到了小河边总要湿湿鞋的嫌疑?唉!不管那些了!反i是你们要我这个连放屁都拱不出响儿的生产队长来做工作的,难道还会过河骂桥,扣屎盆不成?

    走进艳花的家,肖伯被风那么一溜,马上收回了胡思乱想,他整了整衣襟,拿出一副i人君子的派头,行i事必先i其己,不要让善于突袭的艳花抓到一个微妙的突破口。

    院子里乱得下不去脚,东一簇西一堆的乱草在风中像一只只蠢蠢欲动的小刺猬。肖伯故意大声咳了一下,屋里没有反应,他又咳了一下,声音提高了两度,并且往地上“噗”吐了一口,其实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只是虚张声势,还是没有听到反应。

    肖伯纳闷了,太阳老高老高,都晒着屁股了,难道艳花还在睡觉?人家睡觉,自己稀里糊涂闯进去,定然会绣个大红脸,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他对着窗户大喝一声:“在家吗?”

    这回屋里有了反应,“谁呀!进来吧!”那声音颤抖着飘出来,极具诱惑力,肖伯想象着声音的主人用它不知勾引了多少意志不坚强的臭男人!

    人家让咱进去呢!进去还是不进去?肖伯又感到非常别扭!不进去吧!事儿没法办!进去吧!怕撞到不该撞到的情景!最后,他决定进去,大不了转过身,闭上眼睛!

    肖伯磨磨蹭蹭到了堂屋,一看眼前,这哪是家!分明是卖锅碗瓢盆的杂货铺,到处都是琳琅的灰网杂渍,到处都是没有贴帖子的摊点儿,心中便萌生了一种说不清的滋味。

    艳花i坐在凳子上,对着一只缺口的镜子梳妆打扮,掉了色的绿花小棉袄套在还算苗条的身上,衬出一段妖冶的小蛮腰。

    见有人到了外间地,艳花站起来像下雨天的鸭子伸长脖子张望,脸上挂的雪花膏还没揉均,仿佛冬天早晨的驴粪蛋下了浓霜,惨白突兀,肖伯透过门上破眼笼望见了,心里觉得好笑。

    肖伯走向里屋,i与出来迎接的艳花面对面,艳花一见队长大人来了,脸上顿时成了太阳照在下了霜的驴粪蛋上,星光点点,红白参差,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动着。

    肖伯的目光一哧溜落在艳花的身上,他发现绿花小棉袄下面是真空的,里面若隐若现一对雪白的耷拉好长的东西在肆意晃悠,他暗自叨咕:非礼莫视!非礼莫视!慌忙把眼神挪开,投向炕上。

    炕上,与外间地一样的景致,被褥枕头胡乱着,小孤狼鼻涕眼泪滚了满脸,看样子是哭了许久,此时,i坐在炕稍,一双黑溜溜长满眼屎的小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来人。

    “您怎么来了,队长!”艳花使劲揉着脸上,手指缝里露出眉开眼笑,首先发问,问得肖伯怪怪的!暗想:我愿意来吗?是你逼我的!再说,我是一队之长,怎么不能来?难道有什么意外吗?

    肖伯把眼光放在别处,说:“艳花,我来是有件事儿想对你说。”

    艳花眼睛亮了一下,旋而又平了下来,就问:“队长,什么事儿?说吧!”

    “就是——”肖伯刚开个头便自各噎死了,他实在没法开口。

    艳花的眼睛又亮起来,比以前的似乎更明了些,她“扑哧”笑了,笑得脸上像挂了霜的九月菊,腰肢随着笑声剧烈摆动,绿花小棉袄下面长长的像是揣着的两只雪白的小兔子直往外蹦。

    “队长,看你吞吞吐吐的,像没见过世面的大老娘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呗!”艳花轻佻的眼神在肖伯身上抚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