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九、一介狂徒无拘束,缠东缠西缠乡间!

章节目录 九、一介狂徒无拘束,缠东缠西缠乡间!

 热门推荐:
    这时候的孤狼,躺在里屋的土炕上,双手垫着头,目光冷冷地射在房梁上,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似乎要把这房子烧掉,他恨小龙,恨小龙瞅他顶撞他;他恨婶子,恨婶子袒护自己的儿子而斥责他。

    马i波走过来,说:“骏儿,你起来。”

    孤狼气呼呼地坐起来,冰冷的脸转向一旁,不去看叔叔。

    马i波说:“骏儿,你也不小了,也该懂点事儿!”

    这回孤狼来兴致了,高声叫道:“是谁不懂事了!他来瞅我,还跟我顶嘴!”

    马i波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开导着:“小龙怎么说那是你弟弟,你是哥哥!现在把他的牙齿生生打掉,不觉得太狠了吗?”

    “狠!”孤狼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没让我得手,不然,我叫他一颗也不剩!”

    马i波的眼泪滚滚下落,过了好一会儿,他颤抖着说:“骏儿,不是叔叔不留你,你娘留下的三间草房搁了好几年,也该有个住人了,你已经长大,就回去吧!”

    孤狼二话没说,跳下地,收拾自己的东西。

    马i波趴在孤狼躺过的地方号啕大哭。

    孤狼临出门时,恶狠狠地瞪了小龙一眼,头也不回,甩开大步走了。

    就这样,不到十五岁的孤狼,就回到自己的家——老娘留给他的三间破草房,过起了独居生活。

    因为侄儿,马i波曾到哥哥的坟上哭了好多次,向死去的哥哥述说心中的苦楚,他告诉哥哥,侄儿能走到今天的地步是做叔叔的责任,可他确实没有能力来管教  。

    孤狼从叔叔的家门走出去,马i波又到哥哥的坟前大哭一场,他向哥哥忏悔,不是自己不肯收留侄儿,而是确实没法再收留他。

    抗着自己的铺盖卷回家的孤狼,开始孤独起来,冷漠的日子一天天打着旋儿过去,报复的心理就一天天变着法儿膨胀,愚昧的野性就一天天由着性子疯狂,在卧龙村,谁都可以成为孤狼名i言顺的仇人,整个世界都是他随意狂想的。

    孤狼的出生似乎带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偏激,而这种偏激恰如恶魔般的使命,从村里到村外,再由村外到村里,他尽情骚扰,跺脚叫嚣,他的形象就像生产队大粪堆上插一根飘扬的旗子——臭名昭著。

    孤狼是谁也不敢惹也惹不起的滚刀肉,谁都要躲着他。

    闲人给忙人让道是古人遗留下的光荣传统,而在孤狼这,光荣传统是过时的借条,走在路上,忙人再忙,也要肩着重担、气喘吁吁地侯在一边,让孤狼大摇大摆地逍遥而过。

    因为孤狼最大的本事就是一个字——缠,所以,他简直就是小老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别看这个“缠”写起来很简单,可要是肯细细琢磨它的味道,竟有意想不到的威力。

    旧中国天津卫的混混们就是拿这个“缠”起家的,就是拿这个“缠”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找财路,耀武扬威混饭吃。他们在裤腰上别着脑袋,上缠金银满罐呼风唤雨的强龙,下缠规规矩矩缩着脖子做事的老实人。

    但孤狼比起他的天津卫老祖先,还逊色了许多,他的老祖先还有更绝的一招——抗,抗打,抗踹,抗辱。

    据说天津卫有个叫玻璃花的名混混,就是因为被踹瞎了一只眼睛竟一声不吭,被众混混们拍手叫好,捧为老大。这一毒招,孤狼还没有完全学过来。

    孤狼的座右铭就是对敌人要一缠到底,就要像蛇一样箍在你身上死死缠住,缠得你干瞪白眼吐白沫,不给半点喘息的机会。

    有人要是不小心惹了他,那真是吃饱饭撑的,撑出屁来,自己找不自在;

    孤狼要是想惹谁,那谁就要呼天喊地叫爹叫娘,怨自己前世造了孽,阎王爷派现行小鬼来修理他,给他点颜色看看,叫他这生永不得安宁。

    除非,你乖乖的怕了他,叫他一声狼哥狼叔狼爷爷,挑几句充满供奉的好话伺候他,或者,好酒好菜摆上桌,扯着衣襟拍拍马屁,否则,你的日子就要受了潮湿阴着天,他就像可怕的蛇信子随时都在向你示威、逼近。

    邻居徐老蔫家有一只崭新的手电筒,听说是他弟弟从上海给寄来的,徐老蔫仔细,再黑暗的夜,他也不舍得拿出用一用,摆在家里柜顶上当人来人讲的炫耀品,后来,手电筒被孤狼盯梢上了,哼!你不舍得用,那我替你用!于是,不知怎么着!崭新的手电筒就易了主。

    徐老蔫说话有点结巴,尤其遇到特殊情况,就更不成丝溜儿,他硬着头皮去找孤狼,讷讷道:“我手、手”

    孤狼狼眼一瞪,把徐老蔫瞪得差点扒到地上,后面的话就成了省略号。

    “你手什么手!手长在自己身上,怎么?痒了?还是痛了?俺给你治治?”孤狼强硬的话语配着那双光芒四射的狼眼,在徐老蔫眼前打着漩儿。

    徐老蔫一看一听,早就吓成扒皮刀下过年猪的模样,缩着脖子,得了!认栽吧!闹大了,不但手电筒要不回来,就连自己的手也让孤狼感上兴趣,还是溜吧!想着想着,手电筒不要了!就一溜烟跑出孤狼得意忘形的视线,回家躺在炕上,茶饭不香,为那只珍贵的手电筒,他足足难受了十天。

    孤狼还会实行一个拴一个的连坐政策,一人有罪,全家都是罪人,一人得罪他,全家都得罪他。他那双总是憋屈的狼眼会每时每刻发出恐怖的光,射得你去发慌,去求饶。他那双干枯的狼爪每时每刻在你面前张牙舞爪,像弦上的箭随时都可以出击,就连收养他十年之久的亲叔叔也不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