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十、善恶终有天知晓,二狗丟鸡惹人怜!

章节目录 十、善恶终有天知晓,二狗丟鸡惹人怜!

 热门推荐:
    老辈人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大凡世间之事,没有绝对,只有相对,物物相克,山山相攀,天高却有天外天,孤狼再猖獗,也有背运的时候,也有他无法选择的克星。

    孤狼的狂狠硬缠成了他炫耀的本钱,人怕出名猪怕壮,孤狼因为缠得过火,自己为自己掘了个无法摆脱的陷阱  。

    在卧龙村,孤狼是横扫天下无对手,在孤狼面前,大家缩着脑袋做人,孤狼趾高气扬为所欲为的心态得到充实,然而,他忽略一个人,一个家在卧龙身在外的人,这个人以至于后来成为孤狼怕得要命的人。

    孤狼是狼,这个人偏偏叫虎。

    在偌大的动物界,虎是威风凛凛的森林之王,别说一个小小的狼族,就算再厉害的动物家族也要对老虎俯首称臣的,而狼充其量只是虎王脚下匍匐着唯唯诺诺的小卒。

    狼怕虎理所当然,不足为怪,怪就怪在卧龙村谁也不敢惹也惹不起的滚刀肉,怎么会怕这只虎呢?

    虎姓包,叫包大虎,比孤狼大三岁,是县水泥厂的工人。

    包大虎虎虎生威,听名字就有十足的底气,再看那立起来像黑铁塔似的身材,比李逵威武,比鲁智深伶俐,光凭视觉和感觉,足以把对手的心理防线彻底摧垮。如果一运作起来,那可要刮七级山风,要飞沙走石的。

    孤狼十六岁那年,村东头胡二狗家仅有的一只老母鸡丢了。在乡下,丢一只鸡一只鸭本来不是稀奇事,而这只老母鸡是二狗娘的救命鸡,在戒备森严的情形下丢的,所以,大家伙既愤怒又感到不可思议。

    二狗娘年轻时就体弱多病,上了岁数,确实是老太太拜年儿,一天不如一天。一到冬天,顽固的哮喘病把身体咳得仿佛是冰窟窿里的麻杆,随时都有倒伏的危险,全仗从老母鸡的鸡屁股里掏出来的鸡蛋来维持生命。

    可是,这只鸡突然间丢了,丢得实在太蹊跷,神不知鬼不觉!

    二狗媳妇秀英是个细道人儿,怕那鸡晚上有什么闪失,所以,每当吃晚饭前,就把鸡窝的四周用破麻袋罩得严严实实,鸡窝门也用一块需要吃奶的劲儿才能搬得动的大石块堵着,堵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丢鸡那天晚上,秀英心里总是一团乱麻,就像有事似的,山里的夜猫子多,专门干些偷鸡盗鸭的勾当,她怕夜猫子夜半登门,于是,出去溜达了好多次。半夜时分,秀英又去了趟厕所,回来躺进被窝,觉得不放心,就爬起来披上衣服,打着灯笼,沿着鸡窝边仔细巡视一遍。

    可i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鸡窝就唱了空城计。

    首先发觉鸡丢的是秀英。

    那只老母鸡有个有趣的特点,也许感激于秀英精心呵护,所以,一听主人开门的声音,便咯咯叫两声,像是向主人问安,而今天早晨却没有。

    秀英开门时没注意,等拿草做饭时,忽然想起今天怎么反常,没听见鸡叫,她心里“咯噔”一下慌了神,把草扔到地上,就奔向鸡窝。

    秀英在鸡窝口“咯咯”叫了两声,鸡窝里没有任何反应。她在附近拣根小棍,在鸡窝的一角扒开一道缝隙,把小棍伸进去,上下左右搅动着,她越搅越快,越快心越慌,结果别说触到什么,连被骚扰的声音都没有。

    秀英知道坏事了,就大呼小叫地把i在酣梦中的二狗吵起来。

    二狗揉着惺忪的睡眼,躺在炕上,不满意地叫道:“吵什么吵!不让人家睡觉啦!”

    秀英几步奔到炕前,带着哭韵儿说:“你还睡懒觉,鸡都丢了!”

    一听鸡丢了,二狗一激灵爬起来,眼睛也亮了,连衣服也顾不上披,跻拉着破鞋闯了出去。

    二狗挪开大石块,哈下腰,把手伸进鸡窝来回掏,什么也没有掏着。

    “完了!完了!”二狗一边叨咕着,一边跻拉着破鞋重新返回屋子,把秀英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顿,还差点动了手,秀英蹲在地上,委屈得直哭。

    二狗娘也被吵醒了,听见儿子在骂媳妇,知道鸡丢了,她下不了炕,就用拐棍敲着炕吆喝:“狗儿呀!别骂秀英了,丢就丢了吧!娘不吃。”

    秀英的饭也没做成,和二狗炕头一个炕稍一个发大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