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十六、水中求生生死路,天无绝人逢机缘!

章节目录 十六、水中求生生死路,天无绝人逢机缘!

 热门推荐:
    孤狼这下可惨大了!从生下来,除了老娘给他留下惨痛而又愤怒的记忆外,还没有谁能把他怎么样!可现在,竟然有人把他怎么样了!把他怎么样的人是常年不在家的包大虎,包大虎像抗头没长大的绵羊一样把自己抗在肩上,又像小时候玩过的飞碟一样把自己甩到大口井里,孤狼非常憋屈。

    就在刚才落水的那一霎那,摔得孤狼是眼冒金星,头脑一片混沌,好容易从水底钻了上来,才模模糊糊地看见蓝天在头顶晃悠。

    不过,孤狼就是孤狼,他马上清醒过来,这是随时都能要人命的大口井,实在太危险,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孤狼仗着小时候像泥鳅一样在河里扑腾过,还有一点救命的水性,他拼命扑腾着,不至于沉下去,一双刚恢复视觉的狼眼左右扫寻着生机。周围别说救命的浮着物,就连一棵稻草都没有。孤狼绝望了,甚至要流下眼泪!完了!彻底完了!我孤狼威风一世,没想到瞬间成为到鬼门关报到的溺死鬼。

    孤狼使出浑身的力气,用快要麻掉的双脚踩着水,水面上就像漂着一只忽起忽落的黑色圆葫芦,黑色圆葫芦幻想着有奇迹出现,哪怕就一线微弱的生机。

    天无绝人之路,突然,孤狼的右脚触到了滑溜溜的硬物,他感觉出来了,是生产队沤在井里的木头。孤狼心中大喜,使出吃奶的劲一蹬,脚一滑一滑地蹬着水底的木头,水面上忽起忽落的圆葫芦像长了个把儿,支着圆葫芦在水面上一起一落  。

    此时孤狼全然不顾,感觉不出水的腥臭,大口大口地喝着,拼着命向岸边挣扎。

    不知扑腾了几个回合,孤狼终于抓住岸边的一块突出来的尖石头,他双手紧紧攀着尖石头,喘着粗气,开始稍作整顿。

    约莫几分钟过去了,孤狼认为有必要做左后的冲刺,才试探着要爬上去,可是,快要生了的双胞胎大肚子阻止了他强烈的。

    孤狼只好乖乖地继续扒在水里,往上提了提身子,这回把脑袋放在尖石头上,静静的,他实在该长时间地休息休息,刚才的求生运动已经让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儿力气。

    又不知过了多久,孤狼才躺上岸,俯卧撑的姿势,开始往外倒不属于肚子里的异物,腥臭的井水从他张大的嘴巴里汩汩而出,又慢腾腾地滚回老家。肚子里腥臭的水涌完了,孤狼就使着劲儿呕吐,差点没把五腹六脏全给鼓动出来,连几天前偷吃的老母鸡几乎要整好形,扇着翅膀飞出来。

    孤狼仰头朝上,静静地躺着,他安静了,天上一朵朵洁白的云儿在悠闲地蠕动,似乎为他意外获得的生命默默地叫好;微风掀起身边的干草,轻佻地抚摸他几乎没有知觉的手,凉凉的。

    孤狼的眼睛潮湿了,热乎乎的眼泪从眼角滚到地上。

    躺了好长时间,孤狼终于站起来,周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他拖着湿淋淋的身子,像一只下雨天遭到雷击的水鸭子,一步三晃荡向三间破草房奔去。

    路上,孤狼的耳边响起一阵阵笑声,那笑声太刺耳,充满了极度的兴奋和愉悦,从哪里来,他不敢去理会,只是心里骂着,跌跌撞撞抢进了家门。

    从此,孤狼躲进三间破草房,像断了脚的老螃蟹,不再出门。

    卧龙村终于扬眉吐气了,欢乐的人们就差敲锣打鼓扭秧歌来庆祝胜利,大虎成了每个人心中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马i波听到侄儿被大虎抛进井里差点灌死的消息后,难受得一夜没睡,屁股再臭那也是自己的屁股呀!他叼着早已灭了火的老烟斗,无奈地摇摇头。

    孤狼躺在家里,天天不生火,饿了就靠几只烂红薯充饥,渴了就舀一瓢凉水放在头上,他简直就成了躲进破袄里的虱子有的住,却没好的吃。长这么大,孤狼从来没有遭此大殃,根本不知道大殃到底有多大,今天他终于尝试到了,是可恶的包大虎给他的,可恶的包大虎把他甩进井里,竟不管死活。

    孤狼恨包大虎,恨这只大老虎比他孤狼还歹毒十分,可他又怕包大虎,怕得心惊胆战,一想起落水那一刻就虚汗直流。

    孤狼咬牙切齿,这笔帐一定要算!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他要养精蓄锐,寻找机会,将来让包大虎来偿还欠自己的血债。

    晚上,孤狼躺在只有一顶破席子的土炕上,土炕冷得成了屋檐下凄凌凌的冰溜;他像一只害了病的赖皮犬,孤零零的,没有一个人来看看他,连叔叔都不打个照面。

    孤狼开始胡思乱想,想起了唯一疼他的爹老子,掉了几滴眼泪,爹老子怎么那么狠!早早就撇下他宝贝儿子!否则,无论如何是不会让他宝贝儿子受这个苦的!

    孤狼又想起狠心老娘,想起狠心老娘胸前两只耀眼的大气球,大气球白白地送给了别人,只许别人拽来逛去的,却让小小的亲生儿子干瞪眼没得玩儿,孤狼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骂道:“狠毒的臭女人!”

    抢大气球的有一个人孤狼认识,就是本家叔叔马i武,马i武本来是一棒打不出一个扁屁的软蛋,却偏偏能把老娘的大气球拽成两只松松垮垮的大布袋,夺去孤狼对老娘上半身的权利,这个软蛋不但把老娘上半身的权利给残忍地夺去了,还在老娘身上拼命地变着花样跳跃,让老娘叫得比见了一堆钱还疯狂。

    孤狼耳边响起小时候他听到的呜哇乱叫声,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马i武多出的那块做恶之肉剜下来喂狗。

    不过,抢他玩具的马i武去年终于遭到自己残酷的报复。孤狼得意地回忆着,一兴奋,就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还不时地喷出几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