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十八、娇小气球无气魄,父债偏用女来还!

章节目录 十八、娇小气球无气魄,父债偏用女来还!

 热门推荐:
    小芳圆瞪充满泪水的眼睛,挥动着双手去挡胸前的娇羞,可被孤狼死死地按住,她痛苦地扭过头去。

    孤狼兴奋的目光充满了快意,他看到了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他慢慢地欣赏着,欣赏雪白的荷花上缀着两颗若隐若现粉色花蕾的绝美图案,难怪小芳的老子把老娘的玩具据为己有,肆意蹂躏,疯狂冲击,原来女人还有这么一番奇妙让人陶醉。小芳的身体竟是那么迷人,白得流脂,俏得如花,可惜孤狼对女人发起冲击还不那么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如何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

    孤狼欣赏完了,他把手放在雪白的荷花上,安慰一下刚刚萌生的冲动,那感觉,让他忽然战栗起来,胯下之物也随主人的激动而激动起来。

    突然,孤狼想起来,今天不是寻刺激的,是来报复的。于是,他右脚换上去踩住小芳还在挣扎的右臂,腾出右手,学她爹马i武当初的样子,去抓小芳还没有鼓足气的娇小气球,去捏还在襁褓里使劲缩着头的花蕾  。

    然而,小芳的胸可没有老娘的那么气魄,没有老娘的抓在手里可以随心所欲的感觉,孤狼像一个舞台上蹩脚的小丑,歪着嘴巴地拽,变着花样地拽,怎么拽也不出像老娘耷拉的大布袋来,反倒把小芳拽得惨兮兮地叫。不过也好,小芳惨兮兮的叫,叫得他心花怒放,叫得他好不得意,叫得孤狼把对她老子的怒气一点一点泄出来。

    折腾了好长时间,孤狼才放了手,骄傲地站起来,整整衣服,向还在地上哭泣的小芳恶狠狠地摔下一句话:“回去告诉你老子马i武,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他不服,就来找我!”说完就扬长而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芳穿上扔在一旁的粉色衣服,拖着疲惫的身子踉踉跄跄向自家走去。

    一路上,小芳眼泪不断,有人和她搭话,她也不知道回声,虽然孤狼没对她有更大的伤害,但女孩子家初生花朵般的身子被一个没有关系的男人看了,并且摸了,就等于失去了贞洁。

    小芳躲进家里不出门,蒙着大被哭,要死要活,闹个不停,她娘吓得守在身边,不敢跨出门口半步。

    等小芳稍稍安静一些的时候,娘就试着追问,不管怎么问,小芳一个劲儿地沉默,她娘问不出究竟,就坐在一旁抹眼泪。小芳是个孝顺的姑娘,见娘太可怜,不忍心再伤娘的心,才哭哭啼啼要说出缘由。

    小芳对男女之事根本不懂,只知道孤狼要自己替她老子还债,就断断续续地说着,她娘听出来了,是马i武造的孽,不觉怒火中生,破口大骂自己的男人。

    娘发泄完了,突然问:“闺女,他怎么伤害你?”

    “拽我这里,娘!拽得好疼呀!”小芳揉着胸脯诉苦。

    娘把小芳的衣服撸了起来,见小芳雪白的胸脯上除了掐过的紫色淤血外,还有牙齿印下的痕迹,就流着眼泪骂道:“这个丧天良的流氓,出门叫车轧死,下雨叫雷劈死!”

    小芳见娘陪着自己哭,哭得更厉害!

    “闺女,他还对你做过什么?”娘现在最关心的是小芳的处女之身。

    小芳仍然哭着,不言语。

    娘见小芳不说话,不祥之兆笼上心头,也顾不得羞涩不羞涩,问道:“他没把尿尿的东西放进你尿尿的地方?”

    “没有!”小芳低着声音答道。

    娘发现小芳回答的语气明显不足,还是不放心,说:“闺女,褪下裤子让娘看看!”

    小芳不肯,娘急了,命令道:“在自己娘面前,你怕什么?”

    小芳含着眼泪,乖乖地把裤子褪到膝盖下,娘仔细瞅了瞅,发现那茸毛依稀的私处没有被糟蹋过的样子,这才放心地说:“穿上吧!”

    马i武知道女儿为什么受了欺负,i二天中午心惊胆战地回到家,后脚还没迈进门槛,就挨了婆娘一顿猛烈的烧火棍,打得他抱头乱窜,婆娘一边打一边骂:“禽兽不如的东西,烂木桩在外面作的孽,带回家让孩子替你顶罪,干脆拿根绳子到南沟找棵大树上缂死算了,省得丢人现眼的!”

    婆娘还嫌不解恨,把马i武的破被破枕头破衣服破鞋扔得满院子都是,和婆娘一样愤怒的邻居一件一件给拣起来,嬉皮笑脸地交给呆若木鸡的马i武。结果马i武站在院子中间,脖子上挂着两双破鞋,胸前抱着一床破被,头顶顶着一个破枕头,活像杂技团的滑稽演员,哭丧着脸儿,一动不动。

    马i武偷着来看女儿,被女儿发现,摔了枕头给撵出去。

    马i武是半夜吃黄连——暗中叫苦,他自觉理亏,再加上对孤狼的恐惧,根本不敢对孤狼怎样,连找孤狼的勇气都没有,更不用说报官了。

    村里人都笑马i武,笑他的孽债在可怜的孩子身上找到场儿了,笑他窝里闹导致了恶性循环的孤狼也窝里闹,闹吧!使劲闹吧!都是自家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