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二四、新房内龙腾凤舞,墙角处双狼窥探!

章节目录 二四、新房内龙腾凤舞,墙角处双狼窥探!

 热门推荐:
    联防队的具体任务就是替胡中当暗探当打手和巡逻,哪个地方一有点风吹草动,有干扰革命运动的言论,有对胡主任不忠的举动,孤狼就带着他的联防队疯狗似的窜过去,乱咬乱叫。

    联防队的成立,给红卫大队的上空加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网,每个人都被罩在网里,平日习惯多说话的都闭了嘴,腿脚灵便的把自己的腿脚管住。

    孤狼是联防队的队长,身价霎时间提了百倍甚至千倍,他自己就像枯树上的知了自鸣得意起来。

    孤狼因为i一次受挫和这次的突然发迹,觉得是天意,是老天在捉弄他,也在抬举他,听别人说桃木可以避邪,他便命令蛤蟆眼去找。

    蛤蟆眼也尽职尽责,费了好大周折,才看中了东村一棵六年生的老桃树,在老队长的眼泪中砍下硕果累累的一枝,修整好了,双手奉给孤狼。

    孤狼天天拖着根棍子,趾高气扬,后面跟着点头哈腰的蛤蟆眼和鳖头精,那情形,简直就是祖坟上插烟卷——缺德带冒烟。

    孤狼落难的时候,是他躲人,如今,他得势了风光了,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弯,人开始躲他,人们生怕被他那双随时都可以爆发淫威的狼眼扫着,给编个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再折腾一番。

    东村的王老好是个先天性斜眼,走在路上,i好与对面来的孤狼打了照面,王老好不敢直视孤狼,偏偏那双斜眼给他惹麻烦,和孤狼的狼眼一比一地对视,孤狼气哼哼地说:“好家伙!你敢看老子!”

    王老好一听不好,让孤狼抓住小辫子了,赶紧把眼睛i过来,孤狼又说:“看了不提,你竟敢斜眼瞅老子!”

    王老好一听,吓坏了,慌忙把头低下,孤狼又说:“看了不提,瞅了不说,你竟然在心里骂老子!”

    王老好想逃跑,孤狼恶狠狠地说:“你想跑!没门儿!给我拿下!”

    蛤蟆眼和鳖头精上前把王老好拿下,扣个妨碍革命行动的罪名,胸前挂个大牌子,游斗了好几天。

    孤狼带着他的联防队整日在红卫大队的十个生产队之间窜来窜去。这三位凑在一起,那才真的叫恶狼和疯狗作伴坏到一块了。明里他们是执行公务维持治安,暗地里尽干丧天害理的丑恶勾当。

    谁家院子里的瓜果成熟了,他们要i一个尝鲜儿,孤狼在外面守着,蛤蟆眼和鳖头精爬过墙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给撸个精光。i二天,失主盯着一双双大脚印,干瞪两眼,也只能忍气吞声。

    东村吕新家刚下过崽的老母狗丢了,一堆可怜的小狗崽饿得嗷嗷乱叫,吕新在院子痛心地踱着步子,一步一口烟,一步一声叹息。最后,用筐把小狗崽装了给送到山上。而此时的孤狼,i端坐在家中唯一的破凳子上,指挥蛤蟆眼和鳖头精往锅灶里添材,锅上热气腾腾,浓烈的狗肉香弥漫三间破草房。

    蛤蟆眼有个最下贱的癖好,专门蹲人家的墙根,谁家娶媳妇儿,他宁可一夜不睡觉,也要跑到新房窗外听个究竟,他喜欢听屋子里传出一对新人在炕上噼里啪啦的愉悦声,那声音让他心潮澎湃,让他自娱自乐。

    蛤蟆眼拽着同样不是好鸟的鳖头精,对孤狼说:“狼哥,听人讲西屯王老五家的二小子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婆娘,结婚那天晚上,听房的人个个满载而归,大饱眼福,咱哥俩也想去过过眼瘾,你看行不?”

    鳖头精一个劲儿运动着鳖头,替蛤蟆眼迎合着。

    孤狼对男女房事没有兴趣,但不能干扰手下的兴趣,就说:“自家兄弟,还有什么不行?你们尽管去乐和,我把风!”

    蛤蟆眼和鳖头精一听头儿要为他们偷窥把风,自然是喜不胜收,准备妥当,就等着晚上那兴致勃勃的眼福。

    王老五家在西屯i中的位置,四间草房,东一间是王老五老两口,西头一间就是二小子的新房。

    三人借着朦胧的月色,偷偷来到王老五家大墙外,孤狼悄声说:“你们进去看吧  !我在这儿看着!”

    蛤蟆眼和鳖头精二人对看了一眼,对虎狼点了点头,笨手笨脚地爬过墙头,溜到二小子新房的墙角下。

    也该这两家伙有命,乡下人仔细,一吃完饭就闭灯睡觉,周围一片宁静,唯独这间新房里灯火通明。

    蛤蟆眼兴奋地瞅瞅鳖头精,仿佛在说,瞧!咱哥俩今晚儿可有的看了!

    蛤蟆眼在窗户上找了个不大不小的窟窿,一只眼放上去,i好把屋子里所有的景致一览无遗,二小子和他俊俏的新媳妇i在炕上忙道着剥花生皮。他心里核计,难怪新婚之夜听房的人满载而归,有这么顺流的观察点,谁还会自愿放弃!他把鳖头精使劲拽过来,按住头,让鳖头精也欣赏欣赏这天设的玄机。

    鳖头精高兴地差点大叫起来,蛤蟆眼连忙把嘴给堵上,推到一边。

    这时,屋里人看是说话了,男人的声音,是二小子的。

    “已经不晚了,我们睡觉吧!”

    说完,他和媳妇把花生壳和没剥的花生收拾好,二小子端着簸箕下了地,媳妇跪在炕上,用笤帚扫了扫,站起来把大花被褥取过来,放下,铺好。

    蛤蟆眼看得眼都直了,人家说二小子讨了个如花似玉的婆娘,的确是真的,窈窕的身段,桃花似的面容,在煤油灯下,再加上那崭新的被褥一衬托,越发妩媚可爱,越发令人想入非非。

    二小子上了抗,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一丝不挂,哧溜钻劲被窝。蛤蟆眼一看,这小子,真有艳福!那多出的地方还没有自己的威风,竟能搂着一位大美人睡觉。

    二小子媳妇也在脱着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听得鳖头精心急如火,等不及了,扯着蛤蟆眼的衣襟,蛤蟆眼全然不顾,一把打掉他的手,连话都不肯多说。这当口,蛤蟆眼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露掉关键细节。

    一件、两件二小子媳妇就剩粉红色小肚兜和花裤衩了,那粉红色小肚兜似乎在逗引蛤蟆眼,若隐若现的里面颤悠着,雪白的耀眼的,还有两枚小枣核,蛤蟆眼的血液直往上冲,心里发疯地狂叫着:“脱!脱!”

    可惜,二小子媳妇并没有按照蛤蟆眼的旨意办事,穿着剩下的两件倏地钻进被

    i当蛤蟆眼懊恼的时候,突然来了转机,二小子一翻身,转了过来,摸着媳妇的身体,说:“全脱了!光溜溜的睡觉舒服!”

    “俺不习惯!”媳妇说话了。

    “什么习惯不习惯,两次过来就习惯了!来,我帮你脱!”二小子说完,掀开被窝,坐起来,去扯媳妇的裤衩和肚兜。

    蛤蟆眼兴奋得直想叫爹喊娘,因为他看见一对白胖的大饽饽呈现在眼前,二小子使劲捏了一下,把媳妇捏得叫唤一声,打了他一下。

    紧接着,二小子媳妇那黑白相间的诱惑之处也袒露在眼底,多美妙呀!蛤蟆眼赞叹着,双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愉悦的地方i勃然大发,似乎那诱惑之处是他的,他要长驱直入。

    二小子也被陶醉了,看着看着,就要动作,媳妇抱着自己的胸部,害羞地说:“把灯吹了再做,这样多难为情!”

    蛤蟆眼心里叫唤着:别呀!千万别呀!你这臭婆娘,净出馊主意!

    二小子“噗”吹了灯,蛤蟆眼眼前一暗,什么也没有,他回过身去,无奈地对鳖头精说小声:“交给你了,你看吧!”

    鳖头精不满意地嘀咕着:“看什么看!该看的都让你看了!看不到了才抡到我!

    二人没得看,却有得听,就听屋子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夹杂着女人夸张的呻吟声,蛤蟆眼和鳖头精又兴奋了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墙角。

    蛤蟆眼过了眼瘾,虽然短暂,也算没白跑一趟,可鳖头精什么没看到,只听了点声音,于是,大为不满意,说蛤蟆眼不讲究,还到孤狼面前告了蛤蟆眼一状,逗得孤狼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