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二五、小人得志要整人,无辜肖伯遭暗算!

章节目录 二五、小人得志要整人,无辜肖伯遭暗算!

 热门推荐:
    卧龙村是孤狼的出生地,也是他倒霉受辱的伤心之地,于是,孤狼开始算计着要在卧龙村下手整人。

    整谁呢?先拿谁开刀呢?可恶的包大虎?

    一提包大虎,孤狼就像癞蛤蟆垫了床脚鼓起一肚子气,恨不得一下子把包大虎碎尸万段,抛进差点要他命的臭水坑喂鱼。

    在红卫大队,再没有i二个人敢把他孤狼怎么样,再没有i二个人能把他孤狼像头绵羊一样抗在肩上,再没有i二个人能把他孤狼甩进井里,然后不管死活了。

    孤狼一想起那码子伤心事儿就心儿麻,脚儿凉,甚至路过曾经差点要他命的臭水坑,也要狠狠地吐一口,甩几块大石头,激起冲天水柱,发泄心中的怨气和怒气。

    按说孤狼春风得意后,i一个收拾的就应该是包大虎,包大虎不但是他孤狼现在最大最恨的仇人,恐怕也是他一生中最大最恨的仇人。

    但是,孤狼怕大虎,怕得刻骨铭心,怕得已形成定型,那两个烂手下蛤蟆眼和鳖头精更是只能装不能干的酒囊饭袋,早就听说头儿当年悲惨的遭遇,所以,一听说“包大虎”三个字,蛤蟆眼就直翻白眼,活脱脱囚在网里的死鱼相;鳖头精把头使劲儿缩进衣服里,缩成被砍掉树头的烂木桩。

    孤狼暗暗那两个烂手下的窝囊,同时也骂自己窝囊,自己实在比那两个烂手下勇敢不到哪里去。

    经过权衡再三,孤狼决定暂且不去理会包大虎,现在羽毛还未全丰,如果惹怒了这只老虎,让他反咬一口就得不偿失,但这仇一定要报的,只是时间问题。

    孤狼和两个烂手下商量着,蛤蟆眼和鳖头精也巴不得不去骚扰包大虎,于是,举着双手赞同头儿的想法。

    孤狼说:“要想报仇,唯一的办法就是剪其羽翼,包大虎咱可以不去理会,但咱可以让他老虎发威也无法下口,要让他不疼不痒,让他万分恼火,当下的首要任务是要瞅好机会,拿一个包大虎身边的人开刀。”

    蛤蟆眼提出疑问:“找包大虎身边的人开刀,一旦他恼火了怎么办?”

    孤狼自信地说:“不怕!有胡主任为我们撑腰,也没挠到他包大虎的头皮,他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孤狼把卧龙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统统过滤一遍,最后,把目标锁定在生产队长肖伯叔的身上。

    肖伯叔是孤狼名i言顺的仇人。

    有一年,孤狼把队里的花生偷走了一捆,肖伯叔自己不能处理,便去找治保主任兰相和来处理。兰相和把孤狼叫了去,因为孤狼的一双狼眼很横,兰相和就没敢把他怎么样,只是教育教育了事,而肖伯叔自己却遭到孤狼的算计。

    孤狼天天在道上堵肖伯叔i在上学的三小子,堵着了,把三小子的书包扯下来扔到一边的水沟里,对三小子就是一顿狠扁。

    扁完了,孤狼恶狠狠地交代,赶快回去告诉你老子,这叫父债子还,如果你老子不肯向我认错,今儿还,明儿还,后儿还得还,三小子吓得干脆书不念了。

    肖伯叔的大儿子肖强听说后火冒三丈,他提着镐头要找孤狼拼命,肖二婶哭着喊着拉住肖强的衣襟不让去。

    肖伯叔说:“强儿,我们是i经人家,和那滚刀肉缠不起!就忍一忍吧!”

    肖强见两位胆小怕事的老人实在太可怜,把镐头一摔,蒙上大被生闷气去了。

    肖伯叔提了二斤小饼干,亲自登门向孤狼道歉,说当初做事太卤莽,没调查清楚就找大队,乡里乡亲的,实在不应该,孤狼一双贪婪的狼眼看着二斤诱惑的小饼干,得意洋洋地说:“你知道自己错了吗?知道错就好!我收回对三小子说的话!”

    三小子被肖伯叔逼着又返回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