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二九、为要人群情激奋,呈血书自找难堪!

章节目录 二九、为要人群情激奋,呈血书自找难堪!

 热门推荐:
    肖伯叔家吵吵闹闹的,像赶了集市一般。一番激烈的讨论之后,最后拿出个只能试试看的方案,以卧龙村全体社员的名义,派老姚和丁三去找大队革委会主任胡中交涉。老姚和丁三两人临走前,挨家挨户在联名信上签了字,又画了押。

    老姚等几个和肖伯最要好的人还咬破指头,用自己的鲜血表了要人的决心,那殷红的血迹闪着惨淡的红光,老姚暗自嘀咕着:胜败就看你的啦!

    其实,这个要人方案谁心里都无底,大家都知道那个胡中是什么角色,他比孤狼好不到哪里去,孤狼只是他手底的一颗棋子,完全由他的摆布  。胡中刚到红卫大队的时候,肖伯叔因为交白卷而给他钉了一个大钉子,他一定怀恨在心,说不定这是他主谋,指使孤狼干的。就算没有他的份儿,有这么个好机会,他哪能不去理会,报这个仇!

    老姚一边走一边担心,但确实没有别的办法可行,就是龙潭虎穴,也要碰碰运气。不过二十分钟,他和丁三急三火四闯进大队革委会主任胡中的办公室。

    胡中i翘着二郎腿,歪斜在椅子上,乐滋滋的哼着《智取威虎山》中的选段《打虎下山》,见有人闯进来,立刻停止了噪音,端i一下不规矩的坐姿,喝道:“干什么?干什么?还有没有规矩?出去!”

    老姚和丁三吓了一头冷汗,慌忙退出来。

    二人在门口稳定了下情绪,老姚颤抖的手敲了门。

    “进来!”屋里传出胡中极具权威的声音。

    老姚和丁三仔细地推开门,低着头进去,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

    胡中眯缝着小眼睛看了来人一眼,不慌不忙的问:“哪的?”

    老姚连忙上前一步,必恭必敬的说:“胡主任,我们是卧龙村的。”

    “哦,卧龙村,有什么事?”

    “我们俩来保人的!”后面的丁三也满脸陪着笑,迎合老姚。

    “保人!保什么人?”胡中似乎没怎么在意,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老姚和丁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蒙!心想,出了这么大的事,做为红卫大队大当家的胡中怎会不知道呢?

    老姚连忙从布兜里掏出那封画了血印的联名信,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胡中。

    胡中又眯着小眼睛大致看了一眼,说了声:“呀!还是血书。”然后没好气地给甩在一边,神情马上严肃起来,冷冷地盯着老姚和丁三。

    老姚和丁三的心里“咯噔”一下,同时打了个冷战。

    “你们要保肖伯!”胡中的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扫视着。

    “是的!胡主任!”老姚仍然陪着笑,点头哈腰。

    “为什么保他?”

    “他、他是被冤枉的!”老姚鼓足勇气,挤出这几个字。

    “冤枉!你们敢做证他是冤枉的吗?”胡中站起来,把屁股后面的椅子使劲往后一震,吓得老姚和丁三心里毛了起来。

    “敢!”老姚和丁三不知哪来的勇气,同时出口。

    胡中斜眼瞟着他俩,声色俱厉,“我看你们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敢到我这儿为他开脱罪名!”

    “这——”老姚和丁三是大眼瞪小眼,没了话。

    “你们还不知道肖伯他有多大的罪名吧?”胡中继续说,那双小眼睛开始聚光,像两把利剑,插在老姚和丁三的身上。

    “这......”老姚支吾着。

    他想说肖队长没有做那些事情,都是别人栽赃诬陷的,可是,看到胡中那双可怕的小眼睛,话又咽了回去。

    “肖伯不但偷窃集体财产,而且还有一条人命在他的身上!”

    胡中猛然间语气强硬起来,像晴天的一个霹雳,吓得丁三差点尿了裤子,一条人命!那可是犯死罪的呀!

    老姚的汗水从头发丝里往下滚,他感觉自己已经受不住了。

    “你们回去吧!不要猪八戒照镜子一一自找难堪!”胡中轻蔑地看着惊慌失措的二人,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