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三一、急三火四赴县城,丁三慌张把兵搬!

章节目录 三一、急三火四赴县城,丁三慌张把兵搬!

 热门推荐:
    一路上,丁三根本不知道上坡下坡,只知道闷头蹬,蹬得破自行车喀喀作响,要散架似的,道路两旁的树木嗖嗖后退,他一憋气甩掉好几辆加大油门的手扶拖拉机,把拖拉机手气得直翻白眼  。

    不到半个小时,丁三就赶到县水泥厂。他把自行车往水泥厂大门左侧一靠,噔噔噔跑到警卫室前。

    丁三小心地敲了敲警卫室的小窗口。

    一个戴眼镜的脑袋伸出来,丁三一看,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叔,请帮个忙!我找包大虎,有急事!”

    老人家把眼镜压了很低,仔细看了看站在外面满脸通红的年轻人,问道:“你是哪儿的?和包大虎是什么关系?”

    “卧龙村的,是包大虎的表哥。”论起来,丁三确实是大虎的表哥,大虎的娘是丁三不远的姑姑。

    “哦!”老人家出来把门打开,说:“小伙子,你就坐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就去找他。”

    丁三说了声“谢谢!”

    不大一会儿,老人家领着一身灰蓬蓬的大虎来了。

    丁三见大虎来了,急忙迎了出去。

    大虎吃惊地问:“三哥,你怎么来了?”

    丁三沮丧着脸儿,看着大虎说:“大虎,出事了!”

    “出什么事?”大虎一边急切地问,一边把丁三领进屋里,让他坐下。

    这时,老人家倒了一杯水递给丁三,说:“别着急!慢慢说。”

    丁三双手接过老人家的水杯,感激地看了老人家一眼,把出事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最后,丁三重复了老姚的话:“大虎呀!你不回去会出人命的!”

    大虎“呼”地站起来,对老人家说:“王伯,让我三哥在这儿呆一会儿,我去找厂长请个假。”

    说完,一阵风似的走了。

    几句话的工夫,大虎回来了,对丁三说了一声:“三哥,我们走!”就出了警卫室的门。

    走出老远,王伯在后面吆喝:“大虎,你不换下衣服?”

    大虎回头向王伯摇摇手说:“不用了,王伯!”肖伯叔的处境是板凳上的鸡蛋——要多危险就有多危险,大虎哪有时间去换衣服。

    在路上,大虎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卧龙村。

    大虎自己没有自行车,只好委屈丁三了,把丁三累得张着嘴巴乱喘气。上坡时,大虎就跳下来追着自行车跑。

    要说肖伯叔出了事,大虎就是头拱地也要去管,这不单单是肖伯叔为人特殊的好,更重要的是肖伯叔是大虎家的恩人,大字报上提到的寡妇,就是大虎的娘。

    大虎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开始闹病,按老辈人说,父亲是半身子进棺村只有等死的废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是在炕上度过的。大虎的娘鼻涕一把泪一把伺候着丈夫和还小的孩子。

    做为生产队长的肖伯叔看在眼里,觉得从情理上应该帮助这苦难的一家子,所以,总是想尽法子为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上级每年拨给下面的救济粮,肖伯叔都去尽心尽力地为他们争取;大虎的娘是个体格瘦弱的女人家,孩子又小,自留地里的活干不上去,肖伯叔就发动全村人去帮着做。

    等大虎到了十四岁,乡里给了村上一个县水泥厂工人的指标,肖伯叔又在村里做了许多说服工作,才让还没到年龄的大虎去了。

    肖伯叔这些恩情,大虎永远不会忘记。

    丁三领着满头大汗的大虎回来了,老姚和大家高兴地出门迎接大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