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三二、听细节满腔怒火,拍桌子咬紧牙关!

章节目录 三二、听细节满腔怒火,拍桌子咬紧牙关!

 热门推荐:
    老姚连忙又把大字报上的内容详细地给大虎叨咕一遍。

    大虎没等听完,就气得拍了桌子,差点把王德友家的小饭桌拍散了架。

    大字报上说死得不明不白的那个男人是大虎的父亲,父亲是患肝硬化死的,父亲是死在医院的病床上,这是大虎亲眼所见,县医院的诊断书还放在娘的红漆柜里。

    大字报上还说肖伯叔和娘有暧昧关系,大虎恨得咬牙切齿,头发都跟着站了起来。

    娘是大虎一生中最敬佩的人。

    娘自从进了包家的门,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娘生二虎的i二年,父亲就患病而丧失了劳动能力。娘一边辛辛苦苦地拉扯着他和弟弟二虎,一边照料天天压炕头的丈夫,这种境况对于单薄的娘来说,比守寡还要艰难几十倍,可娘没有一句怨言。

    娘怕有病的丈夫难过而病情加重,总是变着法子安慰他会好起来的,鼓励他与病魔抗争,其实娘在背地里不知哭过多少回,因为丈夫的病根本没有治好的机会。

    在当时贫穷的乡下,拉帮套成为一股潮流,男人因有病无力支撑家庭,女人需要再找一个单身男人来帮忙,这个女人法律上是一个丈夫,生活上却是两个丈夫,因为是特殊家庭导致特殊情况,没有人笑话的。有人找到娘,要她走这一步,娘断然拒绝,娘说,就是背着丈夫拉扯孩子去要饭,也不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更不能让孩子出门抬不起头。

    娘是个极传统的女人,平日里不肯与别人多说一句话,尤其父亲有病,她更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家上。

    肖伯叔是个一心向善的i人君子,不可能乘人之危,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把这样的两个人硬扯在一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大虎咬着牙发誓,不但要救出肖伯叔,而且还要找到写大字报的人,把他碎尸万段。

    老姚和大虎商量着,当务之急是怎么能救出肖伯叔,并且越快越好,因为肖二婶不知从哪得到肖伯叔被诬赖杀人的消息,已经哭死过好几回,至于是谁炮制的大字报暂且不去理会。

    老姚说:“今天晚上就开审判大会,会开完了也就为肖伯叔定了罪,因此,要抢在胡中他们开审判大会之前把肖伯叔给弄出来,否则就来不及了!”

    怎么弄?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大虎,等待大虎的表态。

    大虎坚定地说:“我们去向胡中要人!”

    老姚已经尝到和丁三去要人碰的大钉子,就面有难色地说:“要人?恐怕要不出来呀!”

    大虎沉思片刻,猛地站起来,从嘴角里斩钉截铁地吐出四个字——动手抢人!

    动手抢人?有些人感到有点胆怯。

    大虎说:“大家不用怕!如果实在要不出来,就动手抢,有我在,谁也不敢把咱们怎么样!”

    一切在老姚的预料之中,软的不行,大虎一定会来硬的。

    老姚站了起来,看了看大家,又拍拍大虎的肩膀,激动地说:“事到如今,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这样做了,大虎,真难为你了!”

    老姚吩咐大家回去做好准备,马上跟随大虎到大队革委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