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三四、斗胡中龙威大作,懦孤狼叫苦连天!

章节目录 三四、斗胡中龙威大作,懦孤狼叫苦连天!

 热门推荐:
    胡中转过脸儿来,笑嘻嘻地问道:“大虎同志一定是为肖队长的事儿来的吧?”

    “没错!”大虎没好气的回答。

    孤狼把水端上来,手剧烈地抖动着,满满的一杯,只剩下四分之三杯。

    “哦”胡中装出有些为难的样子,殷勤地说:“来!大虎同志,有事呆会儿慢慢说,先喝水!”

    他看着大虎抿了一口水,然后慢腾腾的说:“大虎同志,实话对你说,肖队长的事,恐怕达不到你满意,他身上有一条人命,很严重的,你知道吗?”

    “一条人命?”

    “对呀!一条人命!”

    大虎猛地放下水杯,激动得叫起来:“你知道那条人命是谁吗?”

    “谁?”胡中装糊涂地问。

    “那是我爹!”

    “哦  !是令尊!”胡中像是松了口气,显出向死者默哀的神情。

    “是的!”大虎的每一个字都像锅里快炒熟的豆子,啪啪作响。

    “这——大虎同志的令尊,我们更得重视呀!”

    突然,胡中握着拳头在空中挥舞,信誓旦旦地叫喊:“我们一定要给他老人家讨个公道!不能让他老人家死得不明不白!”

    其他大队干部个个表现出义不容辞的神态,迎合胡中。

    “胡说!”

    大虎的一声霹雷,把胡中和他的手下们又打回原形,个个张大嘴巴,瞪着大虎。

    “什么讨个公道?什么不明不白!我爹是得病死的,和肖队长无关!”大虎几乎是吼着出去的。

    胡中平静了,小眼睛骨碌碌被震了好几个圈,心平气和地说:“我说大虎同志!你说的可有证据?我们要用证据说话呀!”

    “你要证据,是吧!”

    “对呀!革命就讲个证据。”胡中小眼睛又骨碌碌转了一圈。

    “那好!”

    大虎忽的站起来,从布兜里掏出那张发黄的诊断书,气愤地说:“你不是要证据吗?这就是!”

    “啪”的一声,诊断书被拍在桌上,桌子上五六个水杯同时跳了起来。

    孤狼连忙赶过来,抓起诊断书,双手递到胡中的眼前。

    胡中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抬起小眼睛,马上骨碌碌转了几圈。

    “我说大虎同志,那封大字报是革命群众写的,我们不能打击革命群众的积极性,所以呢,我们还是要处理肖队长的,况且,还有一袋谷种的事。”

    胡中很明显软了下来,不过,他还要给自己找个借口。

    “一袋谷种?”大虎反问着。

    “对呀!”胡中高兴了,看来这一袋谷种管用了。

    “你调查过吗?胡主任!”大虎又喝了口水,突然客气起来。

    “这、这,革命群众的检举就是我们的调查,我们是相信革命群众的。”

    胡中没想到这只可怕的老虎会这样发问,大虎的客气他有点毛,胡乱搪塞着。

    “哈、哈、哈......”大虎大笑起来,笑声震得房檩子都在颤。

    大虎站起来,马上又严肃地说:“胡主任,这一袋谷种,你断定是肖队长干的?”大虎的眼睛在放光,刺得胡中的小眼睛又小了一圈。

    “是呀!”胡中觉得自己的额头痒痒的,动手摸了一下。

    “不是他还会有谁?肖队长利用职务之便”

    “哈、哈、哈”大虎又一阵长笑,笑得屋里所有人头皮发麻。

    胡中一双小眼睛不再骨碌了,圆圆的,莫名其妙看着眼前这只的确让人心惊胆寒的老虎。

    大虎笑完了,严肃地说:“那好!胡主任!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一袋谷种的事,你去问——他!”

    大虎故意把韵儿拖得很长很长,突然一转身,“他”字与手同时指向忐忑不安的孤狼。

    那造型,那动作,多么像当初让孤狼下水的动作,把整个孤狼吓得差一点钻进桌子底下。

    其他人的目光随着大虎的手投向孤狼,把孤狼臊得恨不得有个耗洞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