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四三、爷爷固执独做主,秀云暗里乐涟涟!

章节目录 四三、爷爷固执独做主,秀云暗里乐涟涟!

 热门推荐:
    其实,肖伯叔知道朱老爷子要做的事就能一定去做,所以,用不着他插手,更重要的是怕这事儿粘手上被朱铁匠埋怨  。

    肖伯叔和朱铁匠是穿开裆裤长大的小伙伴,关系特别好,他知道朱铁匠的性格,简直是朱老爷子的翻版。他担心朱铁匠因为大虎家庭贫困而不同意这这门亲事,自己还帮老爷子撮合,不敢找老爷子,一定会把火发在他身上,不骂死他才怪!

    朱老爷子一顿龙头拐杖,把肖伯叔打了出去,肖伯叔笑呵呵地跑了。

    晚上,朱铁匠回家,还没坐稳,就被老爷子喊了过去。

    朱铁匠在爹面前规规矩矩,没有老爷子的指令,连炕都不敢挨着边儿。

    朱老爷子严肃地说:“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爹!”朱铁匠柔声问道。

    朱老爷子自顾摆弄着他手中一块墨绿色玉石,看都不看儿子一眼,说:“我决定把秀云嫁给包生武的大虎。”

    爹的话一出口,把朱铁匠吓了一跳,他怔了一下,自己的女儿秀云这么大的事,老爷子是说决定就决定,和他这个当爹的连招呼都不打,真有点不满意,但他不敢表现出来,更不能用语言反驳。

    朱铁匠沉思了一会儿,很明显,他在思考怎样对老爷子说。

    朱老爷子见儿子不说话,便毫无商量余地地说:“我说这么办就这么办!”

    “爹!”朱铁匠终于脱口:“这么大的事,怎么能说办就办?不得让家里人坐下来掂量掂量?“那包生武家大儿子确实是个好后生,可他的家境实在太差,让人无法接受!”

    朱老爷子眼一横,说:“你懂什么?咱们孩子嫁的是人,不是家,家怎么啦?家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有人在,还愁家不富态!”

    “可大虎还有个双眼失明的娘和多病的弟弟,我怕孩子过去受苦!”

    “受苦?当初秀云她娘到咱家的时候,不也伺候你多病的娘?不也受过苦?现在咱家怎么了?在卧龙村还能找出i二家?你呀!真是目光短浅,告诉你吧!那大虎将来一定是个人物!”

    朱铁匠没话说了。最后,他无可奈何地说:“咱们先不要急促这事儿,晚上吃完饭,把秀云找来,看看孩子是什么意思?”

    朱老爷子一寻思,也对!宝贝孙女秀云是当事人,得听听她的意见。

    再说秀云,秀云是个内秀外稳的女孩子,她很早就对大虎有深刻的印象,尤其大虎的那些经典故事让她激动,让她动心,秀云连做梦都在想有这样的男人做终身依靠。只是那个年头,女孩子羞涩的心仿佛有一把铁锁锁着,根本就没办法外露。这会儿,可爱的爷爷了却了自己最大的心愿,叫秀云怎么不高兴呢?

    秀云当爷爷当着全家人的面问她时,秀云躲在娘的背后,挽着大辫子,羞红了脸不说话。

    朱老爷子看出秀云是怎么想的,就故意说:“秀云,你是爷爷最喜欢的宝贝孙女,爷爷一辈子没听过别人几回,这回就听你的!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朱铁匠和秀云娘也在催促女儿。

    秀云羞红了脸,挽着大辫子,还是不说话。

    朱老爷子就说:“不说话就是同意,这事儿我做主。”又转向朱铁匠:“你明天一大早就到包生武求亲!”

    “我?”朱铁匠哭笑不得,哪有爹到人家给自己女儿求亲的,让人知道没有面子。

    “对!就你!”朱老爷子一脸的坚决。

    秀云和大虎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

    没人的时候,秀云照着爷爷那布满皱纹的额头狠亲一口,乐得老爷子裂开大嘴,脸儿笑成秋霜下依然矍铄的老菊花,他早就明白宝贝孙女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