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四九、一颗暴牙命里带,二虎娶亲竟无源!

章节目录 四九、一颗暴牙命里带,二虎娶亲竟无源!

 热门推荐:
    娘眼泪唰地掉了下来,童子命会给孩子一生造成多大的委屈,她恳求小老头儿:“老先生!有没有破解的法子?”

    小老头儿又闭上眼睛,鹰爪般的手指又捏了好长时间。

    娘的心像被上了弦的钟摆,焦急地等待。

    忽然,小老头儿睁开眼睛,面带喜色。

    娘更是喜出望外,她着急地问:“有吗?”

    小老头儿说:“有!我给破了一下!”

    “结果呢?”

    “破是破了,但你儿子必须等到三十六岁才可以娶妻。”

    三十六岁!娘在心头思虑着,虽然久远了点,但毕竟还可以成家立业,她放心了。

    临走时,娘从腰间颤抖着掏出一只手帕包裹,那里是零零碎碎的一点钱儿。

    娘一张一张理顺,小老头儿贪婪的眼睛死盯着。娘好容易给凑成两元钱,双手递给小老头儿,小老头儿也没作推辞,喜孜孜的收下。

    娘谢了小老头儿,小老头儿又叮嘱一句:“记住啊!那颗门牙!”

    回来的路上,娘一直在惦记着二虎的那颗门牙。

    从此,娘开始精心呵护二虎的那颗门牙,一刻也不放松,因为那是二虎的命呀!

    有一次傍晚,二虎放学回来,哭着告诉娘,同学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暴牙,大家都叫,叫得他躲进厕所整整一下午,是老师去把他领了回来。

    二虎一边哭,一边到外面找来一只小锤子,他要敲掉这给他带来耻辱的东西。

    娘大叫着扑向二虎,双膝跪在地上,死死按住二虎手中的小锤子,泪流满面,失声哭喊:“二虎呀!不要啊!你敲掉它,娘也不活了!”

    二虎看到可怜巴巴的娘,软了心,慌忙丢掉小锤子,跪在地上,扶起浑身无力的娘,母子哭成一团。

    因为娘每时每刻都在看管,二虎的那颗门牙依然活得好好。二虎再也没有敲掉这颗门牙的念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侮辱,他总是默默地忍受着,他怕可怜的娘再伤心。

    二虎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偶尔有人想给他介绍对象,娘总是婉言谢绝,娘确实不敢忘算命先生的话。

    二虎有时想埋怨娘,可他又放弃了这种愚蠢的想法,娘的心,比他还苦。

    娘在病重时,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就把大虎叫到床前,悲悲切切的说:“虎儿,你和秀云,娘放心了,就是你弟...弟......”

    娘说着说着就哭,其实早就没有了眼泪。

    大虎握着娘枯瘦的手,安慰娘说:“娘,大虎知道!”

    “二虎那颗牙千万要保住,如果有什么闪失,娘会不安的!”

    大虎把娘的手紧紧握着,心里像搅翻了五味瓶,许多滋味一股脑涌出来。当初,娘给二虎算命的事,大虎也想去反对,可大虎没有做,那是娘的一片怜子之心,叫大虎怎么去忍心反对呢?

    “二虎命苦!娘求求你!要好好待你弟弟,等他到了三十六岁上,给他安个家,娘就放心了!”

    娘一个劲的哭。

    大虎一个劲儿地呜咽:“娘,大虎知道!”

    娘恋恋不舍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