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零二、亲女恍如是孽种,恶父冷心摔恶脸!

章节目录 零二、亲女恍如是孽种,恶父冷心摔恶脸!

 热门推荐:
    两年后,兰有财抗着大工具袋一步三摇地回来了。

    丽珠抱着只有两岁的小山花,和邻居们在大街上一棵老梨树下乘凉。

    兰有财就像陌生的过路人,用大工具袋遮着脸,从丽珠母女身边溜过。

    邻居德浩叔家的二丫子小芬是个快嘴子,她连忙站起来,招呼道:“有财哥,你瞎蒙呀  !丽珠嫂子和你女儿在这,你都看不见!”

    兰有财没理会,像贼似的进了家门。

    小芬莫名其妙地看着丽珠,大家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丽珠,丽珠淡淡地一笑,那笑苍白得有些凄惨,小芬不再言语。

    因为丽珠没有为老兰家生个传种接代的把把儿,兰有财对丽珠的态度也由地上到地下。在丽珠母女面前,兰有财总是阴着天,仿佛生山花时骤变的鬼天气传染了他,让他中了魔法。

    兰有财不肯看亲生女儿小山花一眼,更不用说接过来抱一抱亲一亲,就像小山花是丽珠与别人的孽种。

    孤狼很小就失去叫他宝贝儿子的爹老子,老娘只管自己有上夜不管下夜的风流快活,所以,他几乎没有尝到多少父母的怜子温情;而野狐虽然有活蹦乱跳的爹,但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爹的爱是什么滋味,没有尝试过叫爹叫得甜蜜的感觉,她只看到人家的孩子有爹叫有爹亲有爹背着逛大街,只听说爹疼自己的孩子就像疼自己手心上的肉,爹爱自己的孩子就像爱自己的眼睛。

    可是,山花自己什么都没有!她只是看到听说而已,她不是爹手心上的肉,所以她疼的时候没有爹疼,她不是爹的眼睛,所以她没有爹来爱。

    小山花刚懂事的时候,一见爹从大门口回来,就眨巴着俊俏的小眼,一点一点磨蹭着靠近爹。可是兰有财一瞪眼,那副凶煞恶神相把可怜的小山花吓得缩着小肩膀,嘴含着小手,慌忙跑到草垛后面躲起来。

    有时,小山花看到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娇滴滴地叫爹,她就眼里冒着火,仿佛是蝴蝶结小女孩把她的爹抢走了,故意让她痛苦。

    别人家的孩子不到一岁就会呀呀叫爹,把爹叫得心花怒放。而山花只知道叫娘,以至于兰有财死的时候,山花也没有叫他一声爹,爹这个概念在山花幼小的世界里是一片冷凄凄的空白。

    兰有财对丽珠和小山花的不搭不理,引起邻居们的强烈不满。

    德浩叔听二丫子小芬回家叨咕的情形,估摸着这个兰有财一定现在还不给丽珠母女好脸看,就去找兰有财。

    德浩叔坐在兰有财家的炕沿上,对站在地上的兰有财说:“有财呀!我过来是想跟你说点事儿!”

    “德浩叔,什么事您说吧!”别看兰有财在丽珠母女前是那个脸儿,可在别人面前总是阳光灿烂。

    “咱们爷们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吧!”

    兰有财愣着看德浩叔。

    “我听小芬说你还不理丽珠母女,有这回事吗?”

    “这——”兰有财平日挺怕这位邻居三叔的,所以,支吾着答不上来。

    德浩叔顿时抹下脸来,严厉地说:“这什么这?你心虚了吧!丽珠是多么好的婆娘,又俊俏又贤惠,你就躲在被窝里乐,也够你乐八辈子!丽珠生山花的时候,你跑出去躲难,害得丽珠一身病,你不但不知道疼,还变着法子不理人家,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一副臭猪肝的模样,还嫌人家生了女娃!”

    兰有财涨着猪肝脸,连连说:“德浩叔,我、我……”

    德浩叔把话给抢过去,气冲冲地说:“你也不用我我的,告诉你,生男生女不是女人的责任,而是你的种子不对路,再说,女娃怎么了?女娃就不知道疼爹疼娘吗?”

    德浩叔一顿劈头盖脸的抢白,把兰有财搞得猪肝脸火辣辣的,他知道德浩叔有抱打不平的犟脾气,别说自己不敢驳他,村里的人敢和他顶牛的少。

    兰有财说:“德浩叔,你给我点时间,让我缓缓气儿!我一定让你满意!”

    “哦!这还差不多!”德浩叔点点头。临走时,德浩叔扔给兰有财一句话,“我盯着你,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i眼对待丽珠母女!”

    兰有财点头哈腰地把德浩叔送出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