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零三、天有阴晴人有难,一对连理不相连!

章节目录 零三、天有阴晴人有难,一对连理不相连!

 热门推荐:
    自从德浩叔批评了兰有财后,丽珠感到家庭气氛缓和了许多,兰有财虽然仍然对她和山花不搭不理,但脸由阴天转化成多云,似乎有一丝阳光隐藏在云的背后。

    丽珠从心底感激德浩叔,感激他把兰有财这头犟牛拽回头望了一望,就这一望,对丽珠和山花来说,也充满了无限希望。

    月有时转阴晴,人有不测的祸福,可惜,德浩叔还真的没等到兰有财i眼对待丽珠母女的那一天,就突然间去了。

    德浩叔赶着马车上山送粪,走到山坡的时候,马被一只跳起来的山兔惊得发了毛,拉着车在山坡上狂奔,把他甩在车下,车轮从德浩叔身上碾了过去。等人们把德浩叔送到医院的时候,德浩叔杂牌已停止了呼吸。

    丽珠的伤心到了极点,他不但伤心德浩叔好人没有好报,而且伤心德浩叔走了,兰有财对他的承诺就可能成了一句无法兑现的空话。

    丽珠牵着山花的小手给德浩叔戴孝送殡。一路上,丽珠望着德浩叔的灵柩,眼泪始终不干,山花呀!山花!咱母女的命怎么那么苦!

    丽珠是红卫大队后山村人,俗话说穷乡僻壤的山水能养育天地精华的美人坯子,丽珠在周围十里八村也蒜是上乘的漂亮人儿,她白皙如水的皮肤,桃花盛开的面庞,娇娆婀娜的腰肢,惹无数男人掉眼球;尤其两条乌黑光亮的大辫子垂在脑后,走起路来颤颤悠悠,哪个男人见了如果不动心那就是变态。

    丽珠为姑娘时,和村里一个叫刘玉堂的小伙子好,好得如胶如漆,并且私定了终身。

    可丽珠的父亲偏偏是个就高不就低的势利眼,他嫌刘玉堂家太穷,怕自己的女儿过门后受苦,生生拆散这对水里畅游梦里畅想的苦鸳鸯,把女儿嫁给会手艺活儿的兰有财。

    丽珠是个孝顺女,虽然哭着闹着不答应,可拗不过固执的父亲,也只好认命。

    丽珠出嫁的那天,一大早天色阴暗得令人窒息,紧接着下起瓢泼大雨,一下就是一上午。

    丽珠哭哭啼啼,冒着不肯休止的雨丝,上了兰有财的大马车,被兰有财乐颠颠地拉回家。

    洞房花烛夜是天底下最令人兴奋的夜晚,可丽珠的眼泪老是不干,别说兴奋,就是平常心也难以应付。

    兰有财乐得像得了猪癫疯,他做梦都没想到曾经在路上遇到让他想入非非的美娇娘,竟然投到自己的门下,成了自己名i言顺的婆娘。

    一整天,兰有财就盼着天黑,天黑了才能洞房花烛,天黑了才能尽情享受美娇娘温润柔软的身体,才能发泄压抑已久的激情。

    傍晚时分,客人们陆续散去了,兰有财匆匆忙忙把大门关好,他要尽快进入角色,尽快在如花似玉的丽珠面前表现男人的威猛。

    兰有财脱下新解放鞋,规规矩矩地放在一边,跳上炕。

    此时的丽珠心里像揣着一百只小老鼠,抓扯着她惊恐万分,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进入人生的另一条轨道,而牵引的不是自己心爱的男人。

    丽珠后悔了,她闭上眼睛,让眼泪往肚子里流,她想玉堂,想玉堂是不是在那棵老树下伤心流泪,想玉堂有没有抓着自己的头发质问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