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零五、初恋情结遭人指,恶徒斗胆报仇怨!

章节目录 零五、初恋情结遭人指,恶徒斗胆报仇怨!

 热门推荐:
    丽珠为初恋情人刘玉堂的啼血誓言流了很多泪,但只能偷偷的往肚里咽。有了山花后,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传统思想完全束缚了她所有不敢张扬的异想天开。为了女儿,她要一心一意和兰有财过日子。

    丽珠漂亮众所周知,实在是惹其他男人上眼,但兰有财不怕,他知道自己那一发怒就边成淤了血的猪肝脸要怕的人不多,但怕他的人不少。

    兰有财心理变异的i二个表现就是在简单猜疑下的极度疑心,他根据丽珠在夫妻生活上的长时间冷漠的表现,便怀疑自己的婆娘对他一定不忠,尤其他离家出走的那两年,他怀疑丽珠一定与刘玉堂不止一次的苟合过,一定干些不可告人的勾当。所以,兰有财心理上开始全副武装,有重点防御的一级戒备,把提防丽珠和刘玉堂的私通当做重要事情去办。

    丽珠早就知道兰有财对自己起了疑心,于是,小心翼翼地活着,生怕有什么闪失被兰有财抓住莫须有的把柄而受到他的伤害。

    然而,没做亏心事鬼也要来敲门,丽珠防不胜防,终于没有躲过兰有财强加的罪名和残酷的暴虐。

    有一次,丽珠去大队代销店买火柴,途中i巧遇到了刘玉堂。

    旧日情人相遇,彼此的渴望自然是激情飞扬,无须更多的表白,不说谎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主人最薄弱的心理。然而,昔日的情怀已是束之高阁,如今面对陌路人的刘玉堂,丽珠虽有满肚子委屈要倾诉,却怎么能一一袒露?他们根本没有怕什么人,只像遇到家乡人一样,站在路边的老树下淡淡地说了几句嘴边话,就匆匆分手。

    然而,这次偶遇,却被人添枝加叶向兰有财告了密,密告里说丽珠和刘玉堂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幽会,在去往大队的路边亲热得让过路人都没办法通过,说他们鬼鬼祟祟跑到一片小树林里,然后再衣衫凌乱惶恐不安地逃出来  。

    兰有财的眼里当然是容不进半粒沙子,自己的婆娘瞒着他做这等丑事,让那张猪肝脸放在哪里都不是脸。于是,他先前的怒火被激发起来,疯狂的加速膨胀,他要惩治,惩治给他戴了一顶小绿帽的丽珠。

    中午吃饭,兰有财喝了酒,饭桌一收拾下去,仗着酒劲冲得变了形的猪肝脸布满了浓重的乌云。

    丽珠i在刷碗,就听炕上的兰有财大喝一声:“你给我过来!”

    丽珠手中的碗“吧嗒”掉在地上,摔成八瓣,也顾不得去拾,就来到兰有财面前,她发现兰有财那张猪肝脸比任何时候都扭曲,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丽珠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忐忑不安地问:“有财,什么事大呼小叫的?”

    “什么事?你背着我找野男人!”兰有财被酒精熏红的眼睛开始射出野兽的光,射得丽珠惊慌失措。

    丽珠镇定了一下,掩饰着脸上的恐惧,说:“你听谁说的?我什么时候找过野男人?”

    “哈哈!”兰有财狂笑起来,“听谁说的?还用听谁说!不用听谁说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i经东西!快告诉我你和谁鬼混来?”

    兰有财越说丽珠越糊涂,她的眼泪滚了出来,没了话语。在兰有财面前,她知道什么辩解都是枉然。

    “你快点儿坦白交代,免得受皮肉之苦!”兰有财终于说出他的目的,他跳下炕,从腰间拽出皮带。

    丽珠知道厄运就在眼前,但没有逃脱,反而平静下来,盯着兰有财手中的皮带质问:“你凭什么说我和别的男人鬼混?”

    “凭什么?就凭这个!”兰有财使劲晃动手上的皮带,叫唤着。

    丽珠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叫她怎么去坦白,她说:“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兰有财哪儿肯去听,恶狠狠地说:“哼!你没有!你以为老子是睁眼瞎!快说!你和刘玉堂到底干什么来!”

    丽珠明白了,兰有财原来是冲着她和刘玉堂路遇那件事来的,便坦然地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你不说!我偏让你说!”

    兰有财冲过来,扯住丽珠的头发,丽珠挣扎着,却怎么能挣脱掉兰有财凶悍的大手。

    失去人性的兰有财把弱小的丽珠用绳子捆在炕沿上,剥下她身上的衣服。

    兰有财一手提着皮带,一手拽丽珠的头发,涨着猪肝的脸,暴跳如雷,一口一个“破鞋”“婊子”地叫骂着,非要丽珠说出奸夫淫妇的丑行不可。

    兰有财的皮带落下来,丽珠身上就出现一条惨不忍睹的暗红色伤痕。丽珠眼泪暴滚。

    兰有财的皮带又落下来,丽珠身上又是一条惨不忍睹的暗红色伤痕。

    丽珠开始痛苦地呻吟。

    这时候的小山花躲在里屋,听娘的呻吟和父亲的狂叫加皮带的声音,又恐惧又愤怒,她恨不得手中有一把杀猪刀,杀了眼前这个恶父亲。

    邻居们听到兰有财变了态的声音和丽珠的哭声,纷纷赶来。

    小芬看到丽珠遍体鳞伤的残状,抢下兰有财手中的皮带,给摔在地上,又一把把他推倒在地,含着眼泪骂道:“你个畜生,想打死人不成!”

    兰有财踉跄着爬起来,刚想发火,看见小芬眼里燃烧着比他还旺盛的怒火,就没再发作。

    有人给丽珠解开了绳子,找了件衣服给的丽珠穿上。

    小山花从里屋跑出来,扑到娘的怀里,哭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