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乡村小说 > 乡村风流事 > 章节目录 一二、褪毛乌鸡到处窜,惹得小女羞遮眼!

章节目录 一二、褪毛乌鸡到处窜,惹得小女羞遮眼!

 热门推荐:
    山花在别人面前,总是拘谨得如一只受惊的小老鼠,对那些下流的言谈慌乱躲闪着。然而,在躲闪中,山花却又存在一丝侥幸,那就是她渴望自己的心在跳脸要红,她渴望一种和男人们一样莫名的快意流遍全身。

    大人们的疯狂到了极点,就是冲破常理的变态,他们似乎根本不在乎山花的存在,当着山花的面是大谈阔谈,谈得那么投机,谈到激情处,就动起手来。

    西山村很贫穷,粮草钱财生产的不多,但发展光棍事业还算蓬蓬勃勃,前后两条街,从东到西或者从西到东地数,每条街都有四个五个。

    有个三十岁还没开荤的老处男,在人群中是活跃分子,比那老光棍汉有过而无不及。

    于是,有人提议想看一看半辈子没沾到腥气的异物到底是个啥样子,也不知道霉了没有。

    老处男一听,坏了,人家冲着他来了,吓得撒腿就逃。

    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拥而上,给逮住了,强行按在地上,看热闹的人开始摇旗呐喊。

    老处男双手捂着裤裆,带着哭音地哀求着,但谁也听不进去,号子越来越响。

    小伙子们手忙脚乱地扒掉他的裤子,里面是真空的。有人找来一把长把铁锨,带补丁的裤子在铁锨把上挑着,像一面开了豁的灰色旗帜,在空中挥舞着,奔跑着。

    老处男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下身像被褪了毛的乌鸡,耷拉着脑袋,快节奏地甩动着;又像挣脱束缚的胖头鱼在人们的视线里跳跃着,跟着自己的裤子同节奏地奔跑。

    所有的人都在笑,笑呛了嘴,笑抻了肚皮。

    山花i一次看到这种场面,i一次看到被强行脱了裤子的男人如此惊慌,i一次看到那耷拉脑袋的乌鸡如此丑陋。

    小时候,山花看到娘被疯狂的父亲压迫着,不过那是暗夜,不懂事的小山花从来不知道男人有如此这般隐藏的被褪了毛的鸡。

    而今天,面对那条被憋得消瘦的乌鸡在眼前肆无忌惮地跑来跑去,山花把头低下去,低得很艰难,心里却开始敲起不安分的鼓点,总想乘人不备,偷偷瞄上一眼,她觉得那憋得消瘦的乌鸡虽然丑陋,却有一种说不清的吸引力。

    山花因为年龄太小,干不起抡镢头擎大镐的力活,旺才就安排她跟车。在乡下,跟车的活最轻松最自在,是老弱病残社员的专利活。跟车除了装装土卸卸粪外,大部分时间跟在牛屁股后面,或者坐在泥香粪臭的车上,哼着小调,看看光景。

    山花那台老牛车的车老板也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光棍,叫吴老七。

    这吴老七的爹娘可真够活跃的,一生没别的能耐,就会捏巴个小人儿,因此,在吴老七身上,有六个哥哥四个姐姐。那六个哥哥四个姐姐翅膀硬了,都飞出窝,把年过七十的老爹老娘甩给吴老七一个人。吴老七有一步三哼哼的爹和剩一只眼的娘在前面挡着,姑娘们谁还敢往里跳。往山上送粪的时候,i是花开日暖的好季节,漫山遍野的绿,冲破冬天残余的冷气,洋洋洒洒地映入眼帘。山间田头各色别致的山花,探出娇嫩的小脑袋,令人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