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9章 疑心重重

第一卷 第9章 疑心重重

 热门推荐:
    云初夏出来之后,看了一眼身后,后面的人依旧紧追不舍

    “fuck!”云初夏在心中暗骂。后面的人越来越近,看来想甩脱是不可能的了,要是交手的话……

    她云初夏在二十一世纪是厉害,但放在这高手如云的古代,恐怕就不好说。

    云初夏跑到一条巷子里,转身停了下来,看向追着自己的人。

    那人见云初夏停下来,也跟着停了下来。看着云初夏。

    “阁下对我如此紧追不舍,这是何意?”云初夏看着带着面具的凌洛枫。

    “阁下跑得如此之快,莫非是心里有鬼,心虚了?”凌洛枫冷冰冰地说道。

    云初夏翻了个白眼,“你若不追我,我会跑?还是说,你看上我了?”

    “……”凌洛枫嘴角抽搐,“我不是断袖,不喜欢男人。”

    “是么?”云初夏狐疑的看着他,脸上明显的写着“我不信”三个字,“可我偏偏就是喜欢男人。”

    你喜欢男人很我有什么关系?凌洛枫黑着脸,瞥了云初夏一眼,本来还有些不以为意的表情收了起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

    想不到,天岚王朝的女子都如此大胆。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云初夏被他打量的有些不自然。

    帅哥?

    “你再看我就高喊非礼了啊!”云初夏双手抱胸,一副要被人非礼的样子,“我知道我长得比你帅,你嫉妒我也是人之常情。”

    谁嫉妒你呢!

    差点忘了正事。凌洛枫眼中戾气闪过,人影一闪,来到云初夏面前。

    好快!云初夏心中一惊,也不闲着,转身来到凌洛枫身后,左腿勾住他的膝盖,抓住他的手臂,一个过肩摔摔了过去。

    凌洛枫被这突如其来的过肩摔摔得有些迷糊,竟然有人能够放倒他。

    凌洛枫站起来,脸上的鬼面具被打掉,露出那英俊的面容。

    云初夏不屑的“切!”了一声,不过是一个小白脸罢了。

    凌洛枫这时也开始正视起来,手中运起内力,给云初夏一掌。

    眼看着躲不过去了,接还是不接?她又没有内力啊。云初夏咬咬牙,手中捏住一根细针,接下这一掌,同时手中银针射过去。

    云初夏喉咙一甜,红色的血液在嘴角溢出,云初夏瞪了他一眼,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她练好武功再来。

    凌洛枫手臂一痛,本来还不在意,刚想追,却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

    再看自己手臂上的银针,上面有毒。

    该死!自己竟然在一天内且在同一个人女人栽了两次坑。

    那边,云初夏捂住胸口,该死的,那人下手真重,真不懂怜香惜玉。

    “小姐,你怎么了?”回到将军府,熙儿见云初夏脸色有些白,担忧的道。

    “我没事。”云初夏推开房门,“没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来。”

    坐在床上,云初夏调节好自己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她体内一直有一股气流在流动。

    “唔……”云初夏痛苦的呜咽一声,香汗淋漓,透湿了衣裳。

    那感觉,就像有东西在自己丹田里乱撞,有两道真气在她的经脉里游动,相互排斥。

    她可以肯定,有一道真气是凌洛枫那一掌带来的,而另一道好像就是她体内的一样。

    两道真气打架,受苦的是云初夏。

    也不知过了多久,云初夏晕死过去,又醒过来,吃了一颗丹药。这次,她感觉身体好多了,从床上起来打坐,她体内,竟然又内力。

    她根本就没有修炼过,那就是原来云初夏体内有的,或许连云初夏都不知道,自己体内会有内力。

    云初夏怎么说也是一个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而且,这内力应该有十七年左右,也就是说,云初夏从小就开始修炼内力。

    不过这不可能,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云初夏服用了一种丹药,即使不修炼,内力也会随时间而增长,所以,云初夏现在十七了,她体内的内力也就有了十七年,可能是因为凌洛枫那一掌,打通了她的筋脉才使她的内力出现。

    虽然凌洛枫收了些力道,但原本的云初夏只是一介弱女子,他还下得去手。

    凌洛枫,他就是一个王八蛋,下手那么重,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这笔帐,她记下了,要是那个人被她碰见了,她肯定要毒死那个人。

    “小姐,小姐……”门外,熙儿焦急的声音响起。

    “进来!”

    “小姐你怎么了?”熙儿一进门就看见云初夏全身湿透。

    “我没事,去帮我打一桶水来,我要沐浴。”

    “是。”熙儿嘴唇动了动,还是忍住没问云初夏到底怎么了。

    她只是一个奴婢,下人,没有资格过问主子的事。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其他的,与她无关。

    云初夏看了看天色,按照二十一世纪北京时间,现在差不多快六点了,她竟然睡了一晚上,难怪熙儿如此着急。

    水打来了,云初夏慵懒的躺在浴桶里,经脉打通后,她整个人都清爽了好多。

    看在凌洛枫误打误撞的打通了她的经脉的份上,她决定了,要是下次碰到那个人,她保证手下留情,不让他死,因为……她会让他生不如死。

    “小姐。”

    “什么事?”云初夏有些不耐烦。

    “将军让你过去一趟。”

    “这么早?”云初夏不悦的皱皱眉,“就说我不舒服,要晚点才去。”她还要睡个回笼觉。

    “可是小姐……”熙儿有些迟疑。

    “可是什么可是,别废话。”云初夏穿好衣服,一头栽进被窝里。

    “是。”熙儿退了回去。

    等到熙儿走远了,云初夏原本迷茫的眼神顿时清醒过来。

    这个熙儿,有问题。

    难不成将军府里面有别人的人?这不可能,熙儿是父亲亲自挑选的,能够让云封放心的人,肯定是父亲的亲信。是不可能出问题的,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熙儿和往常不同。

    虽然她刚穿越过来没多久,但云初夏和熙儿相处的记忆她都有,难道熙儿是别人的人?

    又或者说,其实熙儿根本就不是父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