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13章 质疑行否

第一卷 第13章 质疑行否

 热门推荐:
    “咳咳!”风晔璕呛了两声,完全没想到云初夏竟然会对他强行灌酒。

    看到风晔璕将酒喝的一滴不剩,云初夏在心中默数着。

    三,二,一,倒!

    风晔璕皱了皱眉,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倒在床上。

    云初夏心满意足看着自己的研究成果,这次下的量刚好,她就说嘛,她怎么可能失手,就算风晔璕体质再逆天,最后还不是会栽在她手里。

    看了看风晔璕,这里只有一张床,该怎么睡?风晔璕是男人,要懂得让着女人,所以,他就睡地板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云初夏将风晔璕拉起来,真的……好重。

    云初夏喘了口气,看看自己,这身体真是身娇肉贵,手无缚鸡之力,简直弱爆了。

    看了看昏迷的风晔璕,云初夏叹了口气。她就善良一回,这床就让给他算了。

    想想自己,真是太善良了!云初夏在心中忍不住为自己鼓掌。

    将风晔璕推到床上,云初夏疲惫的趴在桌子上,就这样睡着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云初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床上。

    心中一惊,赶紧坐起来,她什么时候睡到床上的?她竟然不知道,敲了一下自己的头,该死的,她的警惕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低了!若是有人昨晚想要杀她,那她不就早死了。

    “你醒了?”身旁忽然想起一道声音,云初夏吓了一跳,对着声音的主人就来上一拳。

    “是我。”一个温暖的手掌包住她的拳头,映入云初夏眼帘的是一张俊美的容颜。

    对于云初夏突如其来的一拳,风晔璕也是十分震惊,他没想到云初夏竟然会武功,而且看那出手的速度及力道,想来身手也不凡。

    不过又很快的反应过来,这世上,没有几个不是戴着面具生活,他何尝不是一样?生在这个贵族圈子里,就要学会生存。他们这些人,注定不可能毫无忧虑的生活着。

    说到底,他们也是同一类人。

    云初夏收回拳头,看了看他,扶额想了一会,问道:“我怎么在这?”

    “昨日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不在这在哪?”风晔璕丝毫没问昨日喝酒的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云初夏:“……”风晔璕该不会是知道她在酒里下了药的事吧!

    云初夏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反正又没有人看到,风晔璕也没有证据证明她下了药。而且,她也算是在救风晔璕,她还没问他要医药费呢!

    “起来一下。”风晔璕温润如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风晔璕手中拿起一把锋利短刃,在自己手腕上划了一刀,鲜红的血液流在床上。

    “你干嘛?”云初夏抓住他的手,心疼的道,原本鲜红的血液慢慢变成黑色。

    好好的药引子,就这样被风晔璕给糟蹋了。这血液还可以做毒药呢!那么多毒素混合在一起,一定可以瞬间毒死人的。

    说不定还能解了风晔璕体内的毒呢!

    风晔璕定定的看着她,除了母后,她是第一个心疼他的人。

    云初夏此时也不管风晔璕心中如何想的,从衣柜上拿下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纱布,又拿出一个小瓶子,在风晔璕伤口处接了几滴血,再包扎好。

    “愣着干什么呀,你傻啦?”云初夏抬起头,看到风晔璕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说道。

    摇了摇手中的小瓶子,对风晔璕说道:“这个归我了。”

    这个就当作她为他包扎上药的报酬好了,怎么说也是风晔璕的血,她只是通知一声,才不是询问。再说一遍,才不是询问。

    “你弄这个干嘛?”风晔璕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自残。”她是一名医者,对于自残自杀这种消极行为,站在医者的角度,她……其实并不反对。

    “难道你不是处子?”风晔璕反问。

    新婚之夜没有落红,这说明什么?要么是她和风晔璕没有那啥,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要么就是新娘失了贞洁。

    要是新娘失了贞洁这件事传了出去,丢脸的可不止云家。

    自己娶的新娘没想到是个不守妇道的女子,对自己来说很光荣么?

    还有,若是新婚之夜只是单纯的睡觉的话,谁会信?或者说,是新郎哪方面……

    “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不行。”云初夏翻了个白眼,还好意思说她,说不定就是风晔璕他自己的问题。

    现在外面都在传夜王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纳妾,是因为他不行,所以皇帝陛下才会下旨为他配婚。

    难不成,风晔璕中的毒,还能让人举不起来?

    他不行?她竟然说他不行?

    要知道,你可以嘲笑一个男人任何地方,但就是不能嘲笑他那方面不行。

    风晔璕挑挑眉,他感觉身为男人的尊严都被云初夏践踏了。

    看着云初夏没有施任何粉黛的容颜,风晔璕艰难吞了口水,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怀里带。

    风晔璕凑到她耳边,声音略带沙哑地说道:“我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云初夏俏脸一红,没想到风晔璕说话竟然这么露骨。将他推开背对着他,“那个,我先出去了,你自便。”

    说着,急急忙忙地开门走出去。

    风晔璕看着云初夏急促的背影,嘴角不由得向上翘起。

    ……

    马车内,云初夏坐在风晔璕旁边假寐。

    刚嫁过来,就要进宫面对皇帝老头和太后,她真的很不想好吧!

    风晔璕这几年过得确实不容易,皇帝挤兑,朝中重臣排挤,估计宫里面也只有太后是真心对待风晔璕的了。

    当今圣上不是太后所生,风晔璕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只是因为当今圣上先出生,又是先皇最宠爱的妃子所生,所以他才会当上太子,登基为皇。

    不然,风晔璕身份能力都在当今皇上之上,如果不是风晔璕当时太过年幼,现在的皇上大概就是就是风晔璕了。

    也难怪皇上如此挤兑风晔璕。

    这就算了,还要拖她下水,拉着云家和他绑在一起,真的真的真的好可恶。

    一想到这,云初夏睁开漂亮的眸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风晔璕看了她一眼,他大概也知道云初夏为什么会时不时莫名其妙的瞪着他,说起来,这也算是他的不对。本来云初夏可以在云家无忧无虑的生活着的,凭云家的势力,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只要云家一天不倒,多的是人巴结她。

    只可惜,现在就这样被风晔璕给捡了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