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32章 暗生毒计 上

第一卷 第32章 暗生毒计 上

 热门推荐:
    云若雪鼻子一下子就酸了,喉咙也堵得慌,含着眼泪就要跑回屋里撒气,也不看路,正正和人撞个满怀。

    “咣当——”

    “哎呦——”

    她只觉身上一痛,继而就有什么东西洒了满地。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把拿东西的媳妇(古时候年轻少妇的意思)给撞翻了。想起先前宋氏说的话,云若雪既有些心虚,又不肯低下头给个奴婢认错,转身就要跑掉。

    “疼死我了,哪个小贱人走路不看路的……这可是要送到宁彩轩的,撞坏了赔上十个你也不够。”

    那媳妇揉着腰起来,张口就骂,云若雪都准备走了,冷不丁听到那婆子一句“小贱人”,硬生生又扭过头。

    “小贱人说谁呢?”

    说的就是你。

    媳妇刚要开口,猛然发现宁彩轩的那位主正横眉冷目,立在自己跟前,硬是把涌到嘴边的脏话又吞了下去,堆出一副讨好的笑脸。

    “哎哟,奴婢无状,冒犯姑娘了,姑娘恕罪,姑娘恕罪。”

    说着扬起手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又一巴掌。

    没办法,太太生的姑娘那脾气,那叫一个不好惹。大姑娘烈是烈,到底是个没根基的庶女,他们还能扯一扯皮,二姑娘就不同了,发起脾气来下手不知轻重,偏偏还只能受着。

    云若雪刚想让人惩罚一通,但那女人鬼精鬼精的,竟然先打了几个嘴巴,连下手的余地都没有了,不由撇了撇嘴,没好气道:

    “原来是张妈妈,过来干什么呀?”

    看二姑娘口气,这事情也就轻轻揭过了。

    张妈妈放松之余,也摇头晃脑地抖起太太手下陪房的架势来,两个浓绿的耳坠子不住摇摆,手上戴的三个虎眼石戒指金光闪闪。

    “回姑娘的话,这些是新进的时新料子,最是鲜亮轻薄不过,用来裁春衣正好。”

    说话间,跟着的两个丫头已经把散落的衣料捡了起来,云若雪眼尖,一下就看见布匹上沾着的几缕污痕,不由紧紧皱了眉。

    “东西脏了,再重新买。帐从公中走,就说是我要的。”

    “这……”张妈妈一时有些犹豫,“要不要知会太太一声?”

    提起宋氏,云若雪就火冒三丈。

    “提她做什么,难道我要什么东西她还会不给?叫你去你就去,丢了也好,你们自己穿也行,反正别把这东西弄到我房里。”

    几个小丫头喏喏而退。云若雪盯着张妈妈准备告辞的身影,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你过来,我有事给你讲。”

    说罢扯着张妈妈,绕过回廊到了个没人的角落。

    “我听说那蹄子屋里添了许多人?张妈妈,里头都是些什么人,有没有你认识的?”

    云若雪眼光微闪,神情不善。

    这怕是又撞上姐妹斗法了。如今大姑娘眼看就要起来了,二姑娘却遭了训斥,张妈妈是真不想掺和到这堆破事里来,无奈二姑娘把她逮了正着。

    “姑娘莫着急,待奴婢想想。”

    张妈妈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竟真的想起了一个人选。

    “若说里面谁是我认识的,好像还真有一个。”

    “哦,凌霄?”

    被张妈妈这么一提,云若雪也想起来了,不就是那个天天往房里拱的丫头么?每次来都打扮得妖妖娆娆的,故意挺着胸,捏着嗓,那腰恨不得细到两只手就能掐过来,走路还一摇三晃,跟后宅里那些姨娘一个路数。

    哪怕是个傻子,看见她那做派也该知道她求的是什么了。

    “不就是个天天想爬床的贱婢!你要用她,我还嫌她脏呢!”云若雪狠狠往地上呸了一口,恨声道,“想飞上枝头做凤凰,没门!”

    “唉,姑娘消消气。”张妈妈早知她有这样的反应,“咱们要用她,又何必让她得偿所愿呢?奴婢这里有一计,保管让她当了咱们的刀子,最后还能除了这个祸害。”

    云若雪眼神一亮,把耳朵凑到张妈妈嘴边。

    按理说最近大姑娘里的丫头都过得好,作为一等丫头的凌霄也该高兴才是。

    事实上并非如此。

    也不知道大姑娘如今是走了什么运,转瞬之间,老祖宗给她撑了腰,云老爷也改了脸色,在姑娘搬家的时候送了好多箱笼过来,金闪闪的让人眼花。就连掌家太太也不得不服了软,比照着嫡亲姑娘的份例亲手挑了不少人给大姑娘送去。

    照家里的规矩,庶女身边只有一个一等大丫头,两个二等小丫头,几个扫洒的粗使丫头听命。实质上大姑娘先前并不得宠,房里有门路的小丫头早就托了关系跑了,身边伺候的人根本不够,只有她、青雀并芍药几个,她作为一等丫头在房里呼风唤雨,好不自在。

    哪怕大姑娘看不惯她,除了吵几句嘴,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自打老太太派了金鸳过来后,日子就难过了。先是提拔了金鸳做二等丫鬟,再提拔了平日根本看不起的小角色上来,和她分庭抗礼。

    待遇比照嫡女后,更是把金鸳拉上来和她分庭抗礼,连放东西的库房钥匙也不让她管了。一等丫头的月例钱还是一动不动,赏赐却不如其他人的丰厚,这让凌霄更是难以接受。

    就连往常随意进出的院门也不许走了,说什么一切都要按着规矩来,下值前无事不许出门。

    凌霄素来散漫惯了,哪受得了这种拘束,便扯了个送东西的谎,躲到外面来透气。

    “凌霄姐姐,原来你在这儿,让我好找。”

    来的丫鬟上身穿蓝色短袄,下面穿鲜红的茜裙,鬓边蝴蝶钗微微颤动,展翅欲飞。

    凌霄认出她是太太房里伺候的朝颜,忙露出笑容迎了上去,两人彼此心照不宣聊了一阵,朝颜忽然神神秘秘道:

    “凌霄姑娘,我也知道你想进太太房里伺候,可是你也知道,太太身边可从不缺人,要想进去,得多加努力才行。”

    这就是有戏了?

    凌霄心里一阵激动,握住朝颜的手。

    “太太想要奴婢做什么,奴婢一定尽力办到!奴婢不怕差事难做,就怕太太不给奴婢差事。”

    “倒也不算太难,”朝颜意味深长道,“事成之后,太太自会让你如愿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