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42章 暗埋伏笔

第一卷 第42章 暗埋伏笔

 热门推荐:
    因宋氏并没有强令两人多久离家,因此凌霄到周家倒还过了个不算美满的洞房花烛夜,次日一早,周管事媳妇就躲着人来敲云初夏的院子门。

    “奴婢给姑娘请安了。”

    周家媳妇真心实意地跪下,把怀里揣着的东西送了上来。打开一看,是几个银闪闪的大银锭,成色十足,约莫有一百五十两。

    这可谓是重礼了。

    云初夏不动声色地让金鸳收了,锁在床底下的柜子里。

    云员外本就是当地大户,每年光是田庄进项就不知有多少,周管事一家给太太老爷办事,也不知从中揩了多少油水。她柜子里正好空得很,周管事这一来送礼,可谓是久旱逢甘霖,当即就笑纳了。

    “起吧,周妈妈大老远跑这一趟,也辛苦了。”

    周管事媳妇连连摆手,说不辛苦。府里面但凡有女儿的人家都不肯把女儿许给她的丑儿子,这桩事早就成了她夫妻俩一桩心病。如今山儿身边能有个可心人儿陪着,眼见就能有后,她夫妻俩怎能不对大姑娘千恩万谢?

    虽说大太太罚了家里三月月钱,那不过是毛毛雨,就算舍上三年份例,要是能为儿子娶个媳妇,她也是千肯万肯的。

    “姑娘言重了,咱们做奴婢的,为主子效力是本分,哪有姑娘反过来为奴婢操心的道理?难得姑娘善心,为咱们家山儿指了个标志的丫头,以后咱们家也能有个后了。”周管事媳妇满面红光,眼睛几乎眯成了月牙,“以后姑娘要是想要庄子上的什么鸡鸭鱼肉,竹笋菌子,只管给咱们说,保证给姑娘挑最肥的过来。”

    果然是做善事结善缘,周家这就投桃报李来了。云初夏想着他家掌管田庄这头的进项,有心拉拢,当下也妙语连珠,引得周妈妈笑声连连。就连周妈妈走时,云初夏也亲自送她到门口,做足了礼贤下士的姿态。

    等送走了周管事媳妇,云初夏对着柜子里的大银锭,简直笑开了花。这周管事就是肥得流油啊,把她上辈子领到的月钱加一块,恐怕都还没有这三个银锭多。

    眼下既帮了人,又得了利,还能有心底仁善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这边周管事媳妇欢天喜地,凌霄头上却是一片愁云惨淡。好端端的管事闺女,放在府里也是做一二等丫鬟的料,只跟错了人,就要被打发到庄子上去,一辈子当个农妇。

    可真要怨,那也怨不得谁,只能怪自己眼瞎,竟然把个地痞无赖看成了员外老爷,在院子里胡来,这才引得太太大怒。

    凌霄不情不愿地给公婆敬了茶,坐到榻上,回头一想,这绝对是被人给坑了。

    可坑她的是谁呢?莫不是大姑娘吧?

    她坐在榻上,一时咬牙切齿,一时泪下如雨,心乱如麻。

    正胡思乱想间,凌霄听见有人在外面徘徊不定,开了门发现是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圆圆脸上带着笑意。

    “凌霄姑娘,太太找你呢。”

    凌霄被无声无息地跟着丫鬟走进堂屋。

    宋氏见她头上挽了妇人发髻,走路姿势也不大对,整个人又想起昨晚的一幕,脸色便沉了下来,问道:

    “你跟周山是怎么回事,要是有半点隐瞒,仔细我拔了你的皮。”

    凌霄咬住嘴,恨得浑身发抖,口中却把事情来龙去脉一点不漏地交代了出来。

    “回禀太太,这话说来就长了。奴婢原本在红叶楼当差,去给姑娘送东西,在院子里碰到太太房里的朝颜,说是太太要我去办个事。”

    头两句话刚说出来,宋氏眉头就深深皱了起来,她什么时候吩咐过朝颜去找凌霄的?

    怕不是有人自作主张。

    “朝颜说老祖宗赐了个丫鬟给红叶楼,这丫鬟是在老太太房里待过的,见过些世面。大姑娘要是用它,往后难免成了气候,就要奴婢把金鸳给除了。奴婢就想拿了大姑娘首饰,放到金鸳柜子里,借口她偷东西把她赶出去。谁知……反而她赶了出来。”

    当真是蠢货,这点儿事情都办不好,宋氏暗道。

    凌霄说到此处,又想起那一堆堆碎成渣滓的玉环钗钿,整个人心都在滴血,便添油加醋地说了云初夏如何当众骂她,又背后下手,把她首饰砸烂,衣裳撕破云云,把自个说得凄惨无比。

    宋氏凝神听着,却并未有多少触动,直到凌霄不小心说漏了嘴,那天晚上她刻意打扮停当,去池塘边等的不是别人,正是云员外时,却忍不住勃然大怒。

    啪——

    一个茶盏摔在地上,汤水横流。

    宋氏气得扭曲了脸,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地上跪着的丫鬟。

    难怪,难怪……还以为她那会儿转了性,找不到差事就索性勾搭个有钱的,谁曾想心里还是惦记着老爷!要不是周山把她娶了,怕是要爬到老爷榻上都没完!

    当真是个好·丫·头!

    这下子她到不觉得周山那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无赖恶心了,反倒打心底觉得这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烂锅配烂盖,真是绝了!

    宋氏缓了好半天,才把心情平复下来,努力让做出一副慈祥表情来。

    “又是谁告诉你,老爷晚上要去池塘吹风的?”

    凌霄也是一脸委屈,泪珠子在眼睛里摇摇欲坠。

    “奴婢……奴婢不知道……奴婢除了这一桩,别的没和人结仇过,怕是大姑娘恨我,才让我落到这番田地!”

    个蠢丫头,平日里好吃懒做惯了,看你不顺眼的不知有多少,想让你跌到泥里的人多了去了。

    宋氏心中不屑,可想着凌霄那股针对庶长女而发的恨意,一时竟也忍下滚到喉头的怒意,缓和了脸色道。

    “你也是被人算计得狠了,才落到这种地步。现在你嫁到周家去,你老爹老娘也没给你准备多少嫁妆,东西也被姑娘砸了精光,想来手上也没什么东西,这样,夕颜——去给把箱子底下的几件衣服拿出来给凌霄。”。

    拿几件过时的旧衣打发走了凌霄,宋氏揉着额头,又把朝颜叫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