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50章 和姨娘结盟

第一卷 第50章 和姨娘结盟

 热门推荐:
    陈姨娘听说云初夏能给老太太拜寿,整个人欢喜不尽,便想让云初夏送礼的时候顺手捎上她和郑姨娘,好在老祖宗面前露露脸。

    云初夏没有当场答应下来,回头细细思量了一晚,才给郑姨娘和陈姨娘递了帖子,让两位抽空过来聚聚,哪怕吃顿饭也好。

    陈姨娘怀里揣了一坛子酿好的椒柏酒,心里七上八下地进了院门。

    老实说,大姑娘到底愿不愿意捎带她们一程,她心里也没底,不过既然能有丫头来请,应当还有一两分希望。

    陈姨娘怀里抱着酒瓶匆匆而行,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叫她,回身一看,原来是府上生了老爷第一个儿子的郑姨娘。

    郑姨娘生得容长脸儿,身上穿了一套素净的楝色衣衫,向她温和地笑了一笑,珍珠钗在发间摇摇晃晃。

    “陈姨娘,你也来了?”

    陈姨娘笑着寒暄道:

    “郑姐姐,你不也来了?大姑娘叫我来吃酒,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就往郑姨娘鼓鼓囊囊的衣袖上瞥了一眼,都是来求大姑娘的,郑姨娘还得承她的情呢。要不是她在大姑娘前面顺嘴提了一句郑姨娘,郑氏怕是知都不知道这件事呢。

    怕不是吃酒,是来送酒的吧?你大哥别说二哥,咱俩都差不多。

    郑氏地盯着陈姨娘怀里的酒坛子一阵,最后什么也没表态,伸手挽过了陈姨娘胳膊,两人一起亲亲密密地进去了。

    云初夏早早就等在了外面,两人刚一进来,就被簇拥去了里屋。

    屋子摆了酒席,酒器里正温着一壶女儿红,几样滋味可口的小菜,香气刚刚散发出来,两位姨娘就觉得肚子咕噜了一声。

    郑氏有求于人,才吃了没几口,就端着酒杯向云初夏敬酒。

    “来,姑娘,我敬你一杯。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姑娘也算是平平安安地长成了。看姑娘头上这块朱砂,我就知道姑娘是个有大福气的。”

    “从前姑娘是不如意,可谁知道姑娘是个有后福的呢。往后只等老爷给找户好人家,姑娘就能舒舒服服地过完下辈子了。”

    可惜啊……她就怕云老爷给她找的人家“太好”了。

    云初夏自嘲地想,手上的杯子也跟着一扬。

    “我这辈子这样就行了,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要能到个踏实肯干的人那儿做个主妇就行了。要是人家太好,我恐怕担不起那个福气。”

    “姨娘你的雪哥儿,陈姨娘的云哥儿,那才是真正有造化的人,将来他们成家立业,说不得还要把你们接过去享福呢。”

    这话简直说到两个姨娘心坎儿里去了,尤其是陈姨娘,自从云哥儿大病之后,她就天天提心吊胆,生怕老天看不顺眼,哪天又把儿子收回去了。

    陈姨娘举着帕子擦了擦眼角,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只要云哥儿一辈子平平安安就成了,哪里还能想其他。姑娘这儿的酒甘甜柔润,倒是把我带过来的东西比到泥里去了。”说着叫人把带来的椒柏酒拿了出来,“自家酿的,味道不怎么样,好歹也是个吉祥的意思。姑娘要不嫌弃,平时倒一杯喝喝也行。”

    郑氏见状,也从袖子里摸出几根珠花,塞到云初夏怀里。

    “我酿不得酒,画的画不如小院里的朱先生能卖钱,就只有这些了。雪哥儿马上就七岁,眼看就到开蒙的年纪了,我报上去,那边却连个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姑娘要是有心,平时请安的时候,能不能帮姨娘在老爷面前提上个一两句,这些就当姨娘谢谢你了。”

    云初夏仰头把酒一饮而尽,神情朗然。

    “横竖这里没别的人,我也就说句心里话。我当年能活到现在,不还是姨娘们一人一口饭把我给拉扯大的吗?就算我现在跟宁彩轩里的那个没什么两样,那也不能忘了本,不去帮你们,反而去帮外人?我要帮着那边那位欺负你们,那还叫人吗,那叫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在床上翻了一晚上烙饼,她算是想明白了一个道理。

    庶女就是庶女,就算平时再怎么捧着宠着,真到有事的时候,那也越不过嫡女去。在府里掌事的人心里,永远都是嫡女最尊贵,而非庶女。

    她的基本盘就在庶子庶女这儿,天然和嫡子嫡女的阵营对立。这些姨娘就算脾气不同,那也是从前有过一饭之恩的人,不去想着帮她们,反而上赶着巴结宋氏那群人,是脑抽了还是脑抽了?

    更何况,家里以后究竟是谁继承家业,也还说不准,宋氏至今都没生出儿子呢!

    说句大不孝的话,就算寿宴上开罪了老太太又如何,她还能蹦跶几年?

    为了将来的生活,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云初夏把陈姨娘的酒,郑姨娘的珠花推回去。

    “我这边过得还好,倒是姨娘们又要伺候父亲,又要教养雪哥儿云哥儿,才是真不容易。这些东西也是你们辛苦得来的,我就不收了,回去给哥儿不比给我好?”

    姨娘们眼眶又是一热。

    郑氏离席起身,就要行礼,云初夏连忙侧身避开。

    “姨娘是长辈,长辈的礼,我可受不得。说到底,我也是有私心的,将来我要嫁人,宋氏是万万不肯让我过得好的。我要想在婆家过得好,还不是得指望雪哥儿云哥儿给我撑腰。现在我帮了你们,将来你们也帮我就行了。”

    一想到宋氏那副形状,姨娘们心中也是隐隐发酸。

    “也对,姑娘这次帮我们,以后就是我们帮姑娘,礼尚往来。”

    说罢相视一笑,算是彼此之间交了心。

    云初夏放下酒杯,给两个姨娘一人夹了一筷子下酒菜,又道:

    “姨娘们想要在老太太面前露脸,我也知道,可东西不能这么送。到时候老太太做寿,看见姨娘和庶女一块送礼,外面的宾客怎么看?我要是送上去了,不止名不正言不顺,老祖宗也要不高兴,反倒不如云哥儿雪哥儿一起,给老太太做个东西,精贵不精贵倒在其次,关键是小辈的孝心。”

    郑姨娘的手一抖,接着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

    “姑娘说的是,咱们只想让姑娘把东西带上去,却没想到姑娘有什么难处。我们自己送不上礼,还让别人送,难道不是让老祖宗以为咱们是要挟了大姑娘争宠?”

    陈姨娘原本没想这么多,现在也反应过来。。

    “姑娘好不容易才出了头,咱们不能这样害她,就照姑娘说的,做个小玩意儿,说是哥儿孝敬的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