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53章 宋氏教女

第一卷 第53章 宋氏教女

 热门推荐:
    等到两个姨娘退去,门口珠帘突然哗啦一响,云初夏满怀不甘地冲到宋氏怀里。

    “不就是两个姨娘吗,就算卖出都不见得有人管,娘何必对她们这么客气!这几天红叶楼的那贱人天天往周氏那里去,好像郑氏和陈氏也跑得勤,说不定就在谋划什么,娘还不下手,就迟了!”

    “你以为我不想下手?”宋氏捏紧了佛珠,苦涩至极的味道从舌根上漫出来,“但是我下得了手吗?说起来我是当家的,不过就是个妾,随便找个人牙子卖出去就行了。可这种事说出去要被笑话的,到时候别家的太太小姐一聚,说我犯了嫉妒,把府里生育过的姨娘扫地出门,老爷能干吗?!”

    “老爷要是一开始就娶的我,何苦还要我在元配灵位前行侧室礼!我要是有个儿子傍身,又哪里会对那些狐狸精低声下气?云哥儿雪哥儿都大了,就算是把他们抱到我这里来养,心里念的也全是生他的亲娘!我要是把他们娘打发出去,现在人小还不能把我怎么着,可以后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云若雪低着头不说话,只把腕上的两支细细的金镯子拨弄来拨弄去。

    宋氏捂着胸口,心里想的全是云若雪能是个儿子该多好。

    生不出儿子,而姨娘又有儿子,这就是她最大的缺陷。别看现在把府里上下打理得妥妥当当,任谁都要称一声当家主母,可那也是表面风光。

    当年丁氏生女儿死了那件事,也不知是不是松鹤居里那个老不死察觉了什么,她还在月子里就差人去郑秀才家里说亲,硬是以她无子为由,去官府登记造册,把人写成了良妾。结果郑氏肚皮争气,一举得男,把老太太欢喜得什么似的,好的贵的流水一样往郑氏房里送,虽然碍着家法规矩不好明目张胆,可私下里的补贴可一样不少。

    现在这几个庶女姨娘联起手来同进退,她要是敢当着郑氏的面发落周氏,回头郑氏就能告状。正可谓是投鼠忌器,必须找个法子离间她们。

    宋氏拨着念珠,心念飞转,嘴上苦口婆心地教育道:

    “若雪,看什么事都要长远些,只图一时痛快,将来是要遭罪的。你虽是好意,也查清楚了你大姐和那几个狐狸精勾结起来的事,但为个寿礼把那几个东西发卖出去,不清楚的还以为是不许人献孝心呢。老祖宗马上就要七十大寿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你这不是在折老祖宗的福气吗?”

    云若雪喉咙一哽,本朝天子纯孝,下面的人也跟着有样学样,要是这种流言传出去,信不信云员外当场就能给她一巴掌?但要就这么轻轻放过,她实在不甘。

    “难道就让她们就这么逍遥自在?”

    “这你就不懂了。”宋氏差点白了一眼云若雪,“你平时又不往佛堂来,怎么知道捡佛豆是个什么东西?捡一颗豆子就念一声阿弥陀佛,豆子准备得多,就算跪上三天三夜都捡不完。”

    “有谁要是得罪了你,别明火执仗地打骂,得找个让人挑不出毛病的理由来。就算让人去领罚,也不能让别人觉得你苛待了别人。你跟朱先生学了这么久,难道她没教过你师出有名,名正言顺的道理?”

    “知——道——了——”

    云若雪拖长了声音敷衍道,眼神乱飞,俨然并没有听进心里。

    宋氏又急又气,又舍不得骂她,耐着性子继续道:

    “你呀,什么时候能让我放心就好了。你大姐有心计的,跟那几个搅在一起,无非就是看上她们有儿子,还能在你爹跟前说得上话。她这是在府里拉帮结派,扶植党羽呢。”

    “你要是想扳倒她,就得先把她的羽翼剪了,首先随便找点什么事,让她们相互之间难以顾及,或者使点手段,让她们自己闹内讧。无论如何,都要让那些姨娘跟她不是一条心,然后你才好下手。”

    “不是有娘你在吗,她和姨娘你来对付就得了。”云若雪依旧把宋氏的话当做耳旁风,浑然不觉这有什么不对,“之前寿礼的事,我让彩鸾去打听了,好像是在周氏那弄个什么东西,可惜还没等彩鸾看到,那贱人就把东西藏起来了。”

    宋氏说教无果,也知云若雪是不会听她说的了,便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老祖宗就要七十大寿了,该你准备的东西准备了没有。这次老爷准她献寿,你可别被她比下去了。”

    云若雪脸上陡然浮现心虚之色,随即又用不屑一顾的表情掩饰了下去。

    “哼,她?跟周氏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怕是手上没钱,只能自己做吧。她那个份例,就算补上了也没多少,托人去也找不到好东西。送给老祖宗的东西,我自然会让人去找,这点就用不着娘操心了。”

    然后二姑娘预备给老祖宗送寿礼的事,一夜之间就流传了出来。

    宋氏查来查去,却也弄不明白到底是谁先传的闲话,只能各自罚钱了事。云老爷听见这个传闻,还以为是嫡女终于懂了事,连着好几天都宿在宋氏的百子园里。

    消息传到云初夏这里,她忽然想起打算租个铺子做生意的事,招来青雀问道:

    “你远房表叔的事,有眉目了没有?”

    青雀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张口就道:

    “姑娘怎么知道奴婢要给您说的?我表叔看上了个铺子,地段是顶好的,就是要的银钱比想的要多二十两。表叔才从外面回来,手上的钱都换成了货,一时不凑手,正在和房东砍价呢。”

    二十两银子,要是省着吃,都够一家五口吃上一年多了。

    云初夏一阵肉疼,但寻思着柜子里那一百多两也花不出去,索性把心一横。

    “二十两就二十两,你姑娘我还没有钱么。让他之后也不用还了,我借他的全都折成干股,以后拿每月给我把分红送过来。”

    青雀他远房表叔经营的都是些远方的稀奇货色,花销大,可回本也快。这时候借钱,不一定就是亏的,说不定以后分红比本金还多呢。

    云初夏寻思着也不能这么大手大脚下去,便招来青雀,又在她耳边嘱托了一通。

    青雀面带喜色地蹦了出去,云初夏却是无暇生意上的事了。。

    因为,他们府上离家日久的二老爷云环,马上就要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