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68章 寿辰伊始

第一卷 第68章 寿辰伊始

 热门推荐:
    “奇货可居?”

    云初夏眸光一闪,她纵然没读过多少书,不知道其中典故,也能联系上下文,猜出个七八分意思。

    “要是雪哥儿和云哥儿考上了,那二叔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往后要做个生意,收个东西之类,咱们也能帮衬帮衬不是?”

    云二老爷也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

    要不是云初夏是大房的庶长女,他都恨不得把人要过来,把她放下去当个掌柜。

    自家儿子能干是能干,可比起云初夏来,始终差了那么一丝聪明劲,守成有余,进取不足。要是云初夏过来,说不定还能把生意再拓宽一些。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老祖宗寿辰的时候你干你的,我只管帮着你说两句话就行了。成与不成,全在你自己身上。

    事到如今,云二老爷对掺和大房的事还有些犹豫,干脆在话里说开了。

    云初夏心知再强逼着二叔承诺,只会适得其反,便无奈地点头答应了。

    时如逝水,昨天还是初夏时节,转眼树梢上的叶子就黄了,府里准备良久的老祖宗寿辰,也正式开始。

    人生七十古来稀,在这年头,活到七十岁的人少之又少,本就应该大办。更何况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云府老太太做寿,赶着牛车马车上门的人就更多了。

    云初夏摸着已经加厚了的袖口,站在窗口,借红叶楼高出一截的地势,看着下面络绎不绝前来拜访的人影。

    来的有本地县令县丞家的女眷亲属,有先前云若雪得罪过的教谕一家,还有宋氏等平日就和云氏交好的人家……总而言之,下面迎来送往的门房忙得是脚不沾地,连喝口水的空闲都没有。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房里传来,那是金鸳青雀带着小丫头在整理待会要献上的寿礼。

    云初夏默默盘算着时间,扬声问道:

    “好了没有,待会儿人一多了,下去可就不方便了。咱们带着寿礼,万一有个磕磕碰碰的,那就不好了。”

    “姑娘,好了!”

    金鸳把屏风塞进装满碎布头和棉花的小箱子里,砰地一声关上盖子。

    箱子里不仅仅装了云初夏和周姨娘合力绣出来的两扇寿屏,还有郑姨娘陈姨娘假托自己儿子名义准备的东西。既然是假托了老太太孙子的名义,送过来托云初夏带上去的东西就十分粗劣拙朴,正符合六七岁小孩的手工水平。

    云初夏离开窗台,在菱花镜前最后一次整理仪容,把散落下来的碎发抿到耳后。

    这回可是第一次正式向老太太祝寿,身上又扛着几个姨娘的祈愿,可千万不能搞砸了。

    ……

    “姑娘,老祖宗那边来人了,说是要咱们下去。”

    芍药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气喘吁吁道。

    “那咱们赶紧过去,别迟到了。”

    云初夏只觉胸口扑通扑通的,有兴奋、有紧张,还有希冀,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想她之前还在墙角边那个漏风漏雨的小破屋里挣扎求存,现在已经是家里有头有脸的庶长女了,就连宋氏所出的嫡女也不能随意打压她。这次更是能向老太太献寿,可谓是庶子庶女里的头一份了。

    云初夏不敢怠慢,赶紧让人抬着箱子跟着收寿礼的人走了,自己也步履匆匆的往老太太做寿的的正厅赶去。

    老太太住的松鹤居地方不大,坐不下这么多人,因此另行挑了地方宽敞的荣寿堂,檐下处处张灯结彩,一派富贵荣华景象。一箱箱寿礼流水般送进来,先前腾出来的库房还不够,又得忙忙碌碌地另寻地方。

    走在其中,她不禁有些迷茫,等自己老了以后,也会不会有人大费周章地给自己庆祝寿辰呢?云初夏一时想得入神,脚步一错,便撞到了身边的另一个人。

    “哎哟,是哪个走路不看路的?”

    云初夏原以为撞到了身边跟着的丫鬟,结果一听声音就知道坏了,怕不是冲撞了哪个远道而来的宾客。

    云老爷虽然是捐的官身,但员外郎到底也是个从五品,等闲人物也只能送礼过来,并没有进府的资格。能堂而皇之在府里逛的,除了沾亲带故的族人,就只有身份地位都不差的那几家了。

    对面那姑娘一脸傲气,通身气派就连宋氏养出来的嫡女都比不上,身后跟着的丫鬟也是各个穿着不凡。单论家世,恐怕那姑娘家里比生了她的云家更强。

    既然官位比云老爷高,那就更得罪不起了。

    云初夏打起精神,对那被撞到的宾客赔笑道:

    “不好意思,我眼瞎,光顾着看那边的灯笼去了,没看到贵客在此,我在这儿给您赔罪了。”

    那女客张了张嘴,正要出口的斥责就卡在了嘴里。

    没办法,人家先自打嘴巴认了错,她还能怎的?再死缠烂打下去就成了不讲理了。

    “哼,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小姑娘撇着嘴,悻悻地转头去看身边装点一新的府邸。

    云初夏暗暗松了口气,幸好撞的人看起来傲虽傲,实则却并不难说话,要是来个像云若雪一样胡搅蛮缠的,那她今天的计划就得全盘落空了。

    一边想着,一边提高了警惕,拿出府中长女的气度,小心翼翼地给这个“宽宏大量”的小姑娘介绍起府中景物来。

    两人正沿着抄手游廊慢慢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

    “吴姐姐,刚才我还看见你在旁边呢,怎么一转眼就到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