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71章 贵客驾临

第一卷 第71章 贵客驾临

 热门推荐:
    “姑娘,你为什么对那庶女另眼相看,奴婢看她除了脸好看,别的也没什么啊?”

    在云初夏走后,一直跟着的丫头忽然出声,看向吴大姑娘的眼里充满了不解。

    吴大姑娘沿着回廊悠悠然往前走,闻言笑了一笑。

    “脸好看就行了,问这么多干嘛?你都跟了我这么久了,还不明白,咱们织造府之所以屹立不倒,每年除了进贡绸缎,还干什么?”

    丫鬟不吭声了。

    他们吴氏的确是江南望族,还有人进了宫当了从前三皇子的奶娘,等三皇子登基之后,他们家就一飞冲天了。

    可光是这些还不够,江南官场污秽,吴氏身在其中,也难以独善其身。之所以霸占织造府这么多年,除了把绸缎和贪污的银两拿去填国库之外,京城里各个公侯府邸可不缺少吴氏送过来的江南美人。

    这却是不能摆到台面上来说的暗手了。

    “她人长得漂亮,又聪明,还不认命。我记得咱们送上去的人里面,陛下最为宠爱的沈妃娘娘就是这样的款吧?现在官场还不太平,咱们就算和圣上有关系,也得早早就预备起来。”

    吴大姑娘漫不经心地说着,身后跟着的丫鬟们飞速交换了个眼神。

    ……

    云初夏在荣寿堂门口见到了宋氏和云若雪,云若雪一见她身后没跟着半道遇见的织造府嫡出姑娘,难看的脸色立刻就蒙上了层幸灾乐祸的笑意。

    “我还道你有多了不起,能说动府上的贵客跟你走,原来根本就是人家在耍着你玩么?庶女就是庶女,是不是?”

    云初夏满脑子都是之后拜寿的事情,心里一遍遍过着祝寿词,也不和云若雪搭话,只把那柄泥金扇子从袖筒里滑出来,打开半面。

    云若雪的脸色就立刻变得极为精彩,语气更是像喝了醋一样酸溜溜的:

    “你也真会钻空子,就这么一会儿,你就把人勾搭上了。在这方面,我确实不如你。”

    宋氏脸当时就黑了,扯着云若雪的袖子道:

    “若雪,你也消停点,老祖宗好不容易过次生,你要再闹什么幺蛾子出来,我饶不了你。”

    云若雪这才消停下来,扯起一张僵硬的笑脸,抢在云初夏面前进了门。

    ……

    云员外是朝官,作为生母妻子的老太太和宋氏皆是按品大妆,一身凤冠霞帔,好不威风。

    云初夏坐在荣寿堂正堂里,看着宋氏和二嫂李氏满面笑容地迎来送往,不禁有些恍惚。

    上辈子她连坐在这儿的资格都没有,这回总算凭借自己的努力到了这儿,哪怕宋氏刻意给她排了远离老太太的位置,她也是满心欢喜。

    正想着,却见织造府的吴大姑娘并织造府夫人走了进来,满堂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她身上。吴大姑娘浑身珠玉琳琅,面上虽勾着唇角,语气里却有些隐晦的傲然:

    “我给老寿星祝寿来了!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老夫人膝下两位老爷又个个都有出息,可谓是福寿双全呢。”

    说着瞥了一眼左右陪在老太太身边的宋氏和二婶李氏。

    李氏正怀着胎,又跟云二老爷走南闯北,很是见了些市面,因此底气十足地回视了过去。而宋氏在她利刃般的眼神下,竟然缩了一缩,心虚地别过了头。

    老太太看看一脸福相的李氏,又看看宋氏畏畏缩缩的模样,便有些不太高兴。

    人家织造府的姑娘看你,那是你的福分,躲什么躲,你看看旁边李氏就做的多好。果真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先前从翰林院学士出来的那个就好得多。

    “老大家的,给人家回个礼。”

    老太太看在大房的面上,在宋氏耳边提了个醒。

    宋氏猛然醒悟过来,她刚才竟然在织造府的夫人姑娘跟前失礼了。宋氏捏紧了帕子,低头给过来参加寿宴的织造府夫人杜氏和吴大姑娘福了一福,语气上并不露出半点。

    “原来是杜夫人和吴姑娘当面,有失远迎,哈哈,有失远迎。二位能抽空到寒舍来,真是令此处蓬荜生辉啊。夕颜,快给夫人姑娘上茶。”

    表面上的客套话说过,杜夫人把头点了一点,神情淡淡地上了座,安排的位置正好是除老寿星之外最显眼的地方。云初夏和众人一块,一直盯着织造府母女,忽然看见吴大姑娘回过头,对着她的方向笑了一下。

    云初夏捏紧了刚刚得来的泥金折扇。

    在吴氏母女之后,又陆陆续续地来了不少宾客,只是在地位上,就不如织造大臣天子奶兄这层身份这么显赫了。

    这宋氏也不知是安的什么心,宾客进来得越多,放下的椅子就越是排在她前面,一副要用成堆宾客淹没老太太视线的样子。还是二婶李氏看不过眼,借着让她讲笑话的功夫,把她偷偷拉过来,弄到老太太身边凑趣。

    云初夏感激地看了一眼李氏,之前在院子里枯等到傍晚的功夫,总算没白花。接着就使尽浑身解数,把脑子里准备了不知多久的说辞一一吐露,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好好地露了一次脸。

    “这是你们家的大姑娘么,怎么之前没见过啊?”

    宾客里当即就有人如此问道,看向云初夏的眼神满是欣赏之意。

    “就是就是,要是咱们家姑娘长得这么好,又会说话,我就是做梦都要笑醒了。怎么你们家还藏着掖着的,莫非是怕哪个坏小子看上了?”

    紧接着又有人看热闹不怕事大地起哄出声,说得宋氏脸都红了。

    也不知道是天气热的,还是羞的。

    “这孩子身子不太好,这几年汤药不断,我才没敢把她带出来。”

    云初夏脸色微变,宋氏果真看不得她好,这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把她打成病秧子啊!

    就算是平常人家,娶妻纳妾的时候除了容貌品格,身体状况也是要细细考察的。万一像云老爷之前的原配夫人,身份清贵是清贵,可身子不好,两三年就没了,那就亏大发了。

    往小了说,宋氏给她安个缠绵病榻的名声在头上,就是限制了她出门交际,往大了说,身体病弱的谣言一传出去,就算有条件好的人家,在说亲之前也是要好好考虑这一条的。

    再加上之前周姨娘的病……

    云初夏火冒三丈,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指着自己吹弹可破的面颊,对着老太太撒娇道:

    “老祖宗——你看我这样子,像是生病的模样么?我从小到大连火上熬的药都不知道是什么味儿,绕着府上跑个几圈都不觉得累,要是我还病弱,那……”

    “行行行,我看你壮得就像头小牛犊,天底下要是你有你这样的病弱,那就没谁敢叫健壮了。”

    老太太颇为不满地给宋氏投去个眼神,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当着宾客颠倒黑白。

    不就是个庶女,至于这样么?让人看见了还以为你这嫡母小肚鸡肠,没有容忍之量呢。

    “这不是她前面病了一场,把媳妇吓得个半死么。”

    宋氏笑得脸都僵了,旁边看笑话的李氏突然横插一脚:

    “嫂子也不用这么紧张,小孩子哪里有不生病的呢,就是要让她出去走走,这样才长得皮实。这里怕那里怕的,哪里都不许人去,这么养才不好。”

    这么一打岔之后,不管是起哄还是没起哄的宾客,看向宋氏的眼神都有些微妙了。

    自己和庶女处不好就算了,在家里老寿星寿诞的时候出来挑事,这不是自曝家丑是什么。更别说人家庶女也没想招惹嫡母,是你自己先撩者贱,被庶女打了脸也算活该。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过来拜寿的宾客虽然三三两两地聊着天,但总有不少视线落在宋氏身上。

    被晾在一边的嫡女脸色也是越发难看,云初夏只觉得眼神要是能杀人,她那好二妹早不知道用眼睛杀了她多少回了。

    云初夏用眼角余光注意着云若雪,赶在她全面爆发之前出来打圆场:

    “什么健壮不健壮的,今儿又不是我过生,母亲可别揪着我说话。不知母亲准备了什么东西,给老祖宗庆寿啊?”

    这个话题一打开,看热闹的、吃瓜子的全都放下了手上的事情,一个个正襟危坐地看着丫鬟蒹葭抱着一叠礼单出来,声音清澈地念出各家所送的寿礼。

    织造大臣一家率先登场,随手就赠了两幅百子千孙瓜瓞绵绵的织成蜀锦,里面加了金银丝线,花纹五色灿烂,富贵异常。云老爷送的是中规中矩的百寿图,云二老爷则送了两饼千方百计搜罗来的丹霞天香,上面印出王母献寿的花样,也是堪称佳品。

    其余道贺的宾客也是各显神通,什么佛珠、如意、摆件更是琳琅满目。

    等轮到小辈们献礼的时候,云初夏信心满满,云若雪却有些神色慌张起来。

    蒹葭双目扫过礼单,一如既往地念下去:。

    “大姑娘献寿屏两副,二姑娘献天竺佛像一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