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77章 不学无术的老师

第一卷 第77章 不学无术的老师

 热门推荐:
    自从宋氏从沈嬷嬷哪里得了指点,就紧锣密鼓地开始操办起给庶子庶女找开蒙师父的事情来。许是怕老祖宗说她不够重视庶子庶女,还特意把市面上请西席的费用翻了一倍,大张旗鼓地在城里寻找。

    府里一时又开始对太太歌功颂德起来,和之前暗地里流传的谣言形成了鲜明对比。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城里那些考不上进士举人,又没能力自己吃自己的秀才就蠢蠢欲动起来。其中确实有不少人有真才实学,但投来的名帖都被心怀鬼胎的宋氏给挑了出去,只留下一堆肚子里没点墨水的臭鱼烂虾。

    沈嬷嬷又得了宋氏授意,把常年在府里乱跑的小鬼聚在一起,专门挑最调皮捣蛋的家伙,用来做云哥儿雪哥儿的书童。

    这么一番动作下来,不仅是云初夏,就连两个姨娘都隐隐觉出不对劲来,却又没什么好的理由推辞。

    ……

    在老太太规定的时间之前,宋氏总算圈定了几个庶子庶女开蒙的蒙师。

    首先叫过来的自然是雪哥儿和云哥儿的蒙师。无论再怎么争得厉害,宋氏始终都知道云初夏不过是细枝末节,真正有能力威胁到她地位的,永远都是那两个姨娘出的庶子。

    “先生请坐。”

    宋氏笑眯眯地让夕颜把人从门口迎了进来,又让丫头沏上好茶给这个秀才端去。

    过来应聘西席的段秀才神情畏畏缩缩的,连衣服上都打了一圈补丁,哪里喝过这样的好茶,只觉清香满口,回味悠长,顿时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不知先生贵姓,家住何方啊?”

    一碟子香喷喷的糕点就放了下来,鸡油和松子的味道直往鼻孔里钻。

    段秀才正饿得前胸贴后背,恨不得立刻就伸手往盘子里抓,闻言也只敷衍地拱了拱手,道:

    “免贵姓段,小人给夫人行礼了。”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活宝?

    宋氏隔着屏风差点笑出声来,这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样子,知道的说他是秀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外面逃难过来的流民呢。

    她心下大定,便盯着段秀才的肚皮道:

    “我看先生像是饿了,早上过来的时候可曾用过膳?先生要是没用过,正好厨房里还有些,我给先生拿过来。毕竟人得先吃饱了,才有力气做学问不是?”

    段秀才最初还有些犹豫,毕竟他一个清清白白的读书人,有秀才功名在身,就算见了官也能不拜,怎么就要吃嗟来之食呢?后来肚子实在饿得咕噜咕噜直响,突然间就想通了。

    不吃嗟来之食的那是别人,不是他!

    人不吃,就会死,人一死,就什么都没了。

    当下一口咬下松子鸡油卷,嘴里含含糊糊道:

    “早上来得太急,还来不及吃早饭,夫人莫怪,夫人莫怪!”

    实际上是他家徒四壁,只能喝粥度日,身上的铜钱昨天正好花完,连今天买早饭的钱都没了!他住的地方离云府这阔气的地方又远,一路上走过来,早饿得头昏眼花,在门口还差点被门房认成叫花子打了来。

    唉呀,这鸡油卷可真香,他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云府大太太可真是个慈善人!

    ……

    段秀才起初还想维持作为秀才的风度,结果越吃越起劲,粘在胡子上的鸡油混着漏下的茶汤把前襟都污了一大块。

    宋氏看着段秀才狼吞虎咽的模样,既觉得好笑,又不觉可怜,便在他吃完之后,柔声细语地把人请到厢房里洗漱一番,又捧上几套簇新的成衣给段秀才。

    洗漱完毕之后,段秀才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看起来也有了几分书生气度。宋氏这才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写好的条子,慢条斯理地念着上面的内容考校段秀才的真才实学。

    考着考着,段秀才的额头就出了汗。

    他是有秀才功名不假,但那也是从前考的了。这些年家里越发捉襟见肘,他为了讨口饭吃,早就把那些之乎者也抛到了脑后,这回来投名帖也不过是来试试,谁知竟然被选了进来。

    可他着实把以前的东西给忘了啊!

    “夫人……”段秀才不舍地看了眼桌上没吃完的糕点,咬咬牙,对着前面的屏风拱了拱手,“小人确实答不出来了,要不夫人另请高明吧。”

    屏风后一声轻笑。

    “何必呢?我也不过是随便问问,先生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可见是个实诚人。我不求家里的孩子能有多少出息,只求将来做个好人,千万别走歪路就是了。就算他们考不上,家里也不缺这点钱养着,先生这样的人,对咱们而言正合适。”

    正合适?

    段秀才懵了,听说之前也有不少人过来投名帖,肚里墨水比他多的比比皆是,怎么就选上他这个人了?

    “不不不,夫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云家大太太似乎有些恼了,声音也冷了下来:

    “我云家好心好意请你来,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你还挑三拣四起来了?只不过让你做个蒙师,给他们认几个字就行了。将来他们大了,自然另有塾师接手,你又怕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算不同意也得同意了,段秀才把牙一咬,道:

    “那束脩可真的是每月六百文?”

    “当然!”对方斩钉截铁地回道,“每月六百文,一分不少,还另配肉脯五斤,白米白面二十斤,全新的衣衫鞋袜两套,先生觉得这条件如何。”

    “够了够了,夫人当真是慷慨得紧!等我回家一趟,把以前的书卷带来,就能给贵府公子授课了。”

    段秀才顿时怦然心动,跟着丫鬟就去看宋氏布置的小院儿。

    宋氏望着段秀才竹竿一样瘦的背影,长长出了口气。。

    总算是搞定了,不然像这样教不了什么东西的秀才,可是真的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