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78章 郑姨娘的忧虑

第一卷 第78章 郑姨娘的忧虑

 热门推荐:
    庶子庶女找到先生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云府,不管是松鹤居还是云员外的书房,都得到了这个消息。

    老太太闻言一笑,宋氏这媳妇不警告一番是不会动的,随手也赏了些东西下去,权做寿辰时落了她面子的安抚,紧接着又叫人备了两份礼去两个蒙师。

    姨娘们一听自家孩子有先生开蒙了,也收拾收拾东西,带着自家孩子前去拜师。

    ……

    结果才教了没几天,郑姨娘就又到云初夏的楼子里哭诉来了。

    “你是不知道,那个段秀才根本没有真才实学,就连字也写得烂,我怎么放心把雪哥儿交给他教啊!”

    云初夏闻言倒还不很吃惊,宋氏要是转了性子不害人,她才要惊掉眼珠子呢。之前宋氏这么安安分分地给庶子找蒙师,开出的价钱还丰厚,她就觉得奇怪,原来是应在这里。

    她家的嫡母大人根本就没想要庶子们学出个什么东西,甚至一无所获才是最好,也难怪府里有小道消息说,有不少学识尚可的秀才名帖被扔了出去,上门的却是个衣衫褴褛的老秀才。

    “姨娘你先别急,好好说完,咱们在一块儿想办法。”

    云初夏亲手给郑姨娘倒上一杯从二婶那边拿来的顾渚紫笋,看着她哭丧着脸喝得一干二净。

    郑姨娘喝完了茶,就是一声长叹。

    “我到底还是太天真了,满心以为这次把先生请过来了就完了,结果她竟然还能弄出事来。”

    “之前她让人挑什么伴读,找了好几个孩子过来,外面看着倒是齐齐整整,可爱得很,结果一张口就露馅。我一查才知道,这些孩子都是从那些游手好闲的家里出来的,家里大人不是成天喝得烂醉,就是出去赌。你想想,这样的家里哪能出什么好孩子?”

    云初夏闻言也是心有戚戚,她上辈子不得好死就是这样。老太太还在的时候,宋氏不敢对她明目张胆地下手,就索性不让她念书,还让许多品格败坏的人勾着她出去玩。她本就在府里受尽嫌弃,一听能出去,当然就答应了。

    结果一出去,性子就野得不成样子,最后遇上了一生中最大的劫难。

    嫁给那赌棍之后,带过来的东西就一天比一天少,最后连自己骗过来的老婆也要卖出去抵账,直接让她万念俱灰,挂在房梁上一了百了。

    足见这“赌”之一字,实在是沾不得。

    见云初夏陷入深思,郑姨娘更是来了劲,在她耳边喋喋不休道:

    “她找一群坏孩子过来当伴读还好,到底是给雪哥儿云哥儿当差,要住在咱们这儿的。咱们是大人,好歹还能够出手管管。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先生要是找得不好,咱们还能管到他头上不成?”

    “之前雪哥儿上学的时候,我偷偷在房子外面听过了,讲得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狗屁不通的东西。肚子里就这点墨水,拿来考童生都不够格,就只会写几个字而已!雪哥儿心善,云哥儿敦厚,都还顾着段秀才的面子,说是还好,要不是我不放心,一准还被蒙在鼓里呢!”

    说着就哽咽起来,整个人哭得梨花带雨。

    ……

    对于郑姨娘的评价,云初夏是信的。

    因为郑姨娘原本就是从郑秀才家里嫁过来的,家里有几亩薄田。郑秀才更是差一点就能到举人的程度,至今老秀才办的私塾都还人满为患。

    郑姨娘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从老秀才那里学了点东西过来,之前先生没来的时候,就是郑姨娘自己翻了书给雪哥儿开蒙的。

    她要是这样说,那就一定是先生有问题。

    这蒙师一职,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反正就在两可之间。

    俗话说得好,师云领进门,修行靠自身,蒙师就是起的领进门的作用。

    好的蒙师开蒙,教出来的弟子便会举一反三,一点即通,对日后学习经义和春闱都大有裨益。坏的蒙师开蒙,便只会照本宣科,写几个字而已,不仅枯燥乏味,日后弟子往往也没什么潜力。

    因此,越是富足的人家,就越是注重给自家子弟挑选名师。只邀请来了会教书的先生,那就意味自家孩子在一开始,就能比别人领先一步。

    ……

    云初夏想着,不仅也对之后到来的蒙师起了几分担忧。

    不是要他有多么才高八斗,惊才绝艳,至少开蒙的水平得达到吧?

    不然她还不如自己翻书啃。

    云初夏端着茶盏,把脑子里千头万绪的念头理顺,慢悠悠道:

    “姨娘急也急不来,要是真不好,还是姨娘先教着吧。毕竟现在出钱的不是咱们,想要换掉段秀咱们也说不上话。要是这么冒冒失失地报上去了,百子园里那个恐怕又要抓着不放,说有人就不错了,咱们还非要挑三拣四的。”

    也许是她镇定的情绪感染了郑氏,姨娘也慢慢冷静下来,道:

    “就是这一点为难啊!我又不是没有钱,省吃俭用的也能自己请个人过来教。我爹那儿有的是人,又何必非要指定一个不学无术的东西过来教书?偏偏我只是个姨娘,这种事上我又不能自主。”

    “雪哥儿要是被他教坏了,我就是拼了命,也要从宋氏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云初夏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得给郑姨娘出了个折衷的主意:

    “这样吧,我那儿的先生说是有事,还要耽搁几天才过来。姨娘你先等等,让我先去探探我这个先生的底,要是好呢,咱们就让这边这个先生过来教书,要是也不好呢,咱们再想想办法给父亲和老祖宗说说,看能不能换个人来。”

    郑姨娘愁眉不展,却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只好道:。

    “唉,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