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96章 让她深陷其中

第一卷 第96章 让她深陷其中

 热门推荐:
    云慕忻疑惑不解,避开他那冷厉的眼神。

    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好不好?云慕忻。

    她经历两世,还从来没没见过这样傲娇的男人。

    风晔璕有些失望,再度放开她,坐回凳子上,冷着一张脸。

    面无表情的盯着桌子上的东西,深黑的瞳眸中闪着怒火和失落,足可见他现在有多生气。

    云慕忻再次迎上来,捏着他那白皙的脸颊晃了两下。

    好啦!晔王莫要生气了,小女子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云慕忻向他福了福身。

    这个样子的风晔璕虽有些无理取闹,可冷酷惯了的他,能有这一面,还是挺可爱的,她喜欢!

    风晔璕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高兴,慢慢动摇了,却还是板着一张脸。

    师父?晔晔?王爷?见他还不为所动,云慕忻继续哄着。

    风晔璕抬起头:你可知你错在哪里?

    一句话,将云慕忻所有的热情浇灭。

    这个男人,不领情是不是?

    她都道过歉了,还想她怎样?

    她也是有底线的好不好!

    你爱理不理,姐姐我不伺候了!

    云慕忻突然起身,转身准备出去。

    突然手被一股力量束缚住,随后落入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中。

    你请客为什么独独不请本王?风晔璕俯身在她脸上蹭了几下。

    拿开你的脸。云慕忻推开他,翻了个身,以一个舒适的姿势躺在他怀里。

    云慕忻:你不要忘了我是别人未婚妻,而且以前闹得流言太难听。

    那时候,风晔璕为了她,血洗兰香苑,全京城都在传他们的绯闻,传的那么难听,虽然云慕忻并不在意,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风晔璕转而一想,是这个道理。

    这事就不和她算账了……

    女人的三从四德你知不知道?风晔璕兴师问罪。

    云慕忻好奇的看着他,问这个干嘛?

    出嫁从夫你知不知道?

    有屁就放!云慕忻用力拍掉他在她身上随便游走的手。

    风晔璕:……

    本王今天来是给你送样东西过来的。风晔璕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

    这是用皇宫中专用的金箔纸包裹起来的信封。

    云慕忻接过问道:这是什么?

    请柬。风晔璕低头吻了吻她的眉眼。

    后天在行宫举办菊花展,这是请柬。

    云慕忻起身,坐在他的腿上,一脸严肃的将请柬拆开。

    给我这个干什么?

    本王希望你去……因为本王也会去。

    他必须要陪云初夏去。

    云慕忻将请柬塞进他的怀里,不去不去,不喜欢这种场合。

    一般这种皇家举办的宴会,都不会太安全。

    而且她现在得罪了那么多人,个个比她权高位重,她去了会很危险。

    风晔璕轻声说道: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力?

    叶杭逸早就部署好一切,离开那日带着行李,来了倾心酒楼,等苏琴一起出发。

    云慕忻知道他们要走,特意早早过来相送,看到叶杭逸这么早过来,忍不住打趣他几句:这么早就来了?迫不及待的想见我表姐?

    叶杭逸:……

    饭可乱吃,话不可乱说。叶杭逸半开玩笑的回应她。

    哎,我问你,你可有中意的女子,或者说可有婚约?云慕忻捣捣他的肩膀,故意套关系。

    干嘛?想嫁给本公子?叶杭逸肆虐的笑着说道。

    云慕忻:我若嫁,你可敢娶?

    她发现这个叶杭逸有点惧怕风晔璕。

    呵呵……叶杭逸冷笑。

    这样的女人,他可招架不住,况且有风晔璕,就是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娶啊!

    叶杭逸,我表姐如何?云慕忻这话只敢在苏琴不在的时候问。

    很好啊,安静文雅,哪像你,毫无大家闺秀的气质。

    真的吗?云慕忻欣喜的问道。

    丝毫不为叶杭逸损她的话而生气。

    叶杭逸拍拍她的头:想说什么直说便是。

    他知道云慕忻想干嘛。

    既然她那么好,不如就娶为妻子如何?

    叶杭逸摇摇头:你知道我的想法,所以不必多说。

    苏琴根本不适合他,他的家世,他背负的一切,都不适合苏琴。

    你是觉得她配不上你?云慕忻即便知道不是这个原因,却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不是。叶杭逸。

    就在这个时候,苏琴走了过来。

    两人相视一笑,就像多年好友一般。

    苏琴走过来,拉着云慕忻的手,和她道别:忻儿,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的知道吗?苏琴拍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说真的,云慕忻很讨厌这种分别的时刻。

    眼中不知何时闪出了泪花,表姐,这一路奔波,会有些辛苦,可别累着了自己。

    云慕忻的声音有点诺诺的感觉,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该死,鼻子好酸!

    苏琴可以说是她在这个时代唯一能聊的开的那种人,久经书香的洗礼,她的思想不像别人那般古板,和云慕忻话题最多。

    所以,到了这种时候,云慕忻不难过才怪。

    苏琴安慰她:好了,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说了,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不要这样了。

    苏琴的脸看向远方。

    她根本不敢面对云慕忻,因为她怕自己也会舍不得,怕自己会当众哭出来。

    这个表妹,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那么优秀,有时那么坚强,却坚强的让人心疼。

    云慕忻点点头,算是回应她。

    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要好好的活着,如果你和晔王……能成便好,不能成,也不能勉强。苏琴嘱咐道。

    她最不放心的就是云慕忻和晔王的事了,诚如云慕忻所说:宁为寒门妻,不为贵门妾。

    她可是见识过云初夏的手段,她真担心日后云初夏会再次伤害这个表妹。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云慕忻抬头对着她笑。叶杭逸,照顾好我表姐,她若是受了半点伤害,我拿你试问!

    云慕忻警告的眼神看着他。

    叶杭逸向她招招手,示意他知道了。

    忻儿,那我走了。苏琴放开云慕忻的手。

    和叶杭逸一前一后上了马车。

    云慕忻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这一别,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

    送别了苏琴,云慕忻刚准备转身回酒楼时,身后传来一阵威严而又嚣张的声音:

    云慕忻!

    说话的是一个女子,她的声音毫无女子柔软之度,仿佛是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才会有这种不怒自威的语气。

    云慕忻回头看了一眼,是南宫倩和一个女子。

    显然说话的是那位女子。

    可是云慕忻打量了半天表示自己不认识她。

    女子身着淡白色宫装,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

    云慕忻想了片刻,此人应该就是长公主明月公主吧!

    云慕忻款款走过去,在风明月面前,双腿屈蹲:臣女见过长公主。

    起来吧!风明月撇了她一眼,不屑的语气说道。

    谢长公主。云慕忻站起来,直视她。

    风明月不理会她,径直走进酒楼,双眼不停的打量这里。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欣赏,其实她眼底充满了嫌弃与鄙视。

    南宫倩一直拉着风明月的手,好似两人关系很好一般。

    这个南宫倩果然不可小视,来风王朝才多长时间,就结交了这么些朋友。

    上一个是云初夏,下一个便是风明月了。

    云慕忻走在她们身后,冷笑看着两位主。

    这酒楼生意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好啊,云小姐可真是会做生意。风明月时不时嘴里冒出些表面赞赏实则嘲讽的话。

    云慕忻莞尔一笑,谦虚的道:臣女不过是出资,至于做生意,掌管酒楼的是掌柜。

    风明月闻言,冷哼一声,气高指昂的说道:云慕忻,本宫今日前来,是给你送请柬来的。

    风明月从袖中掏出一张金箔纸包裹的信封,和那日风晔璕拿来的一样。

    这是菊花宴的请柬,后日将在皇家行宫举行,你要知道本宫晴亲自给你送过来,是你多大的荣幸!

    云慕忻露出一抹微笑:多谢长公主。

    本姑娘又没亲自让你送,少自恋了。再说了,你送的,本姑娘就必须用么?

    (宸宸:那是,有晔晔送的,她的算个球!)风明月傲娇的扬起头,既然如此,云慕忻,后天我们……不见不散!

    风明月阴笑的看着她,拉起南宫倩便走了。

    不见不散?

    云慕忻唇角勾起,浅浅一笑。

    听风明月那话,怕是在菊花宴上免不了要针对自己吧?

    堂堂一朝长公主,居然是这么个记仇的家伙。

    她倒是要看看,风明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沉思中,西门彦枫走到她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在想什么呢?

    一巴掌拍的云慕忻吓一跳。

    大哥你吓死我了!云慕忻推了他一把,你看,这个。

    西门彦枫接过她手中的请柬:菊花宴?

    是啊!云慕忻走到桌子旁边坐下。

    西门彦枫坐她对面,那天我也会去。

    噗嗤!云慕忻笑出声,这不是女人的宴会么?

    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什么女人的宴会,我师兄还不是一样要去。

    嗯,那我们一起。跟着西门彦枫,至少有些保障。

    风晔璕毕竟是云慕忻的未婚妻,做什么事都会有些不方便。

    求之不得!西门彦枫对她微笑。

    那我先回府准备准备了,毕竟是皇家的宴会,不能失体。云慕忻告别了西门彦枫,就回了王府。

    她现在反而何很期待这场菊花宴呢!!

    在前世也参加过不少上流社会的宴会,不知这古人宴会又是怎样小打小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