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101章 威胁

第一卷 第101章 威胁

 热门推荐:
    晔王、叶家大少爷、谢少林?凭什么这些神一般的男子都跟云慕忻关系好?

    她区区一个王府庶女有什么资格!

    谢少林礼貌对她一笑,并未多说。

    沈宛如笑着走到云慕忻身边,拉着她手说道:慕忻,你的文采真好!

    云慕忻只觉得这笑容很恶心。

    沈宛如伸手摸了摸云慕忻的脸,惊讶带着关心的语气问道:慕忻,你脸上的疤是怎么回事?

    声音很大,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

    众人看了一眼云慕忻,会心一笑,都知道她这伤疤的来源。

    那时候,云慕忻出现在青楼,和慕容玮一起,后来被青楼女子所伤,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而现在的云慕忻只想给这个沈宛如两巴掌!

    前一秒不还是说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么?下一秒就巴不得害死自己。

    本来场合就比较乱,云初夏那个好表姐还喜欢火上浇油。

    你们可知道,这是忻儿爱慕容世子的表现和证据!肖瑾珍手捂着嘴轻笑道。

    不知情的人都会以为她这句话是在打趣云慕忻和慕容玮,可……

    在场的全是知情人呐!

    坐在云初夏身边的男人终于不淡定了,向肖瑾珍投来一个冷刀子,身上寒气逼人。

    居然这么大胆敢说他风晔璕的女人爱别的男人?

    只是肖瑾珍并没有在意这道眼光,她只感觉背后一股寒气袭身。

    云慕忻冷眼看了她一眼:表姐真会说笑。

    原来如此!沈宛如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看你们,慕忻都害羞了!

    噗嗤!众人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

    云王府三小姐绝对是史上唯一一个将爱表现的那么大胆的人了,都表现到了青楼,能不让人叹为观止么?

    云慕忻此时面对众人的言语,真想找个地洞钻出去。

    对着风晔璕投了一记责备的眼光。

    皇后将一切尽收眼底,笑笑不说话。

    云慕忻再继续待下去肯定会被这些人的冷嘲热讽所伤,而一向善良温柔的皇后,最看不得的就是这些人。

    皇后对着自己身边的小公主使了个眼色。

    小公主迈着娇小玲珑的步伐,走到云慕忻面前。

    对着云慕忻友好一笑,拉起她的手:忻儿姐姐,你跟我来,带你去个地方。小公主奶声奶气的对她卖萌。

    云慕忻礼貌的回了一个微笑,对于萌宝她还是挺有喜感的。

    抬头看了一眼皇后,在等她的意思。

    去吧!小公主有些事想请教你。皇后大方温柔的笑着说道。

    臣女告退。云慕忻福了福身。

    谁人不知皇后所出的小公主是风王朝最受宠的公主,即便只是个女孩子,皇上还是非常喜欢。

    能被公主认为是良师的人,这无疑又是给云慕忻长了面子。

    众人看云慕忻的眼光,少了一份嘲笑,多了一份羡慕。

    如果小公主找的是自己该多好?即使攀不上皇上皇后这等尊贵的人,晔王也算好的。

    据说这位小公主是被晔王捧在手心长大的,所以,能被小公主青睐,该是件多好的事?

    众人如是想。

    皇命难为,既然皇后都这样说,云慕忻也必须去,而且风晔璕没有制止,想必不会有什么危险。

    小公主牵着云慕忻的手,走出菊花台。

    忻儿姐姐,我叫佳然,你叫我然然就好,这样亲近!佳然公主拉着她的手介绍自己。

    绝代有佳人,好名字,然然这是要去哪?

    云慕忻看着这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奶娃,心情大好。

    不知道,我们到处逛逛吧。佳然公主鼓着两个腮帮子,好不可爱。

    云慕忻抵不住诱惑,伸手在她圆鼓鼓的脸上捏了两下。

    如果,前世她没有死的话,现在这个时候应该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吧?

    佳然公主抬头看了她一眼,伸出双手要她抱。

    这个姐姐她看到的第一眼就很喜欢,隐约之间她就好像自己的十四叔。

    云慕忻宠溺的摸摸她的头,伸手将她抱起,走咯,姐姐带你玩去!

    云慕忻用力过猛,将佳然公主举的好高,身后的宫女都被她这一动作吓坏了。

    云小姐,当心!宫女失声叫出。

    开玩笑,这可是当今皇上皇后最宠爱的公主,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们还有活路么?

    而当事人佳然公主却被她逗得咯咯直笑,完全顾不得危险。

    然然,行宫可有草地之类的场合?反正逛着也是无聊,云慕忻打算带她做游戏。

    佳然公主眼睛一亮:有啊有啊,忻儿姐姐我带你去!

    佳然公主在云慕忻怀中高兴的舞动起来,指着路告诉云慕忻怎么走。

    行宫很大,佳然公主带着云慕忻来到后院,还是花了不少时间。

    后院有一片草地,四周各个品种的菊花将这个草地围住。

    忻儿姐姐,到了!佳然从她怀里跳下来,指着面前的一片草地说道。

    云慕忻蹲下来,亲亲她的脸颊:忻儿姐姐教你做一个游戏怎么样?

    佳然公主听的有些糊涂,迷糊着一张小脸问道:忻儿姐姐,游戏是什么?

    嗯……游戏就是娱乐的东西,可以给人带来快乐的东西!大概要怎么解释云慕忻也不清楚了。

    佳然公主听着感觉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欢快的拍着手掌:好啊好啊!忻儿姐姐快教教然然。

    佳然公主跳到草地中央,跳起舞来。

    云慕忻看着那个单纯天真的她,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走到佳然公主身边,将佳然公主的贴身丫鬟叫了过来,她打算教她玩老鹰捉小鸡。

    这是每个孩子童年时期最喜欢玩的游戏。

    云慕忻让佳然公主抓着她的衣袖,她做老母鸡,两个宫女在佳然公主身后,一边玩游戏一边保护佳然。

    而老鹰则让另一个宫女来演。

    忻儿姐姐,快快,她抓过来了!佳然公主一边躲着老鹰,一边欢快的提醒云慕忻保护好她。

    几轮下来,云慕忻发现佳然公主不管玩多久一直都不觉得累,而她和三个宫女……

    早已累的爬不起来。

    忻儿姐姐,休息好了,我们继续玩!佳然公主拽着云慕忻的衣袖。

    一张脸由于玩的太久早已红扑扑,她却一点不觉得累。

    不行了不行了……下次吧!云慕忻喘着气说道。

    佳然公主看了一眼云慕忻,还有那四个坐在地上喘气的宫女,兴高采烈的脸色瞬间全无。

    有的只是扫兴和郁闷。

    公主,我们回宫午睡吧?佳然公主的贴身宫女走过来抱起她。

    好。佳然公主揉揉眼睛,确实有点累了,忻儿姐姐,下次再带然然玩好不好?

    佳然公主不舍的看了一眼云慕忻。

    一定!云慕忻很大方的答应。

    就这样,佳然公主在依依不舍的情绪下被宫女带回了行宫中皇后居住的院落。

    云慕忻抽出帕子擦擦额头上的汗,好久没有玩的这么累了!

    肚子有点饿,云慕忻打算回前厅去找点吃的,顺便看看什么时候宴会才会结束。

    这个无聊而又胆战心惊的宴会!

    云慕忻来到行宫前院时,所有人都从菊花台出来了,散布在行宫各个地方赏着菊花。

    不管在什么季节,行宫中都有那个季节盛开的花,以桃花、莲花、菊花、梅花为主。

    不过每年只有九月举办菊花宴,也只有九月是最好的季节。

    在这行宫中,云慕忻一直在躲避着长公主等人,生怕她们还想玩什么。

    一个人走在这行宫之中,云慕忻显得形影单只。

    一个宫女走向她,对她行了个礼:云小姐,长公主请你到鸢碧亭一座。

    云慕忻闻言,心想这长公主换手段了?来明不来暗了?

    真的有点不敢去,却又不得不去,人家是当朝尊贵的长公主,皇上的妹妹,你敢违旨么?

    还请姑娘带路。

    看着这个趾高气昂的宫女,云慕忻猜想一定是狗仗人势,不过也懒得跟她计较。

    三步并两步走,很快到了鸢碧亭,这真是个极好的地方,建立在溪水之上,四周坐落着各种菊。

    长公主这不会是想在鸢碧亭上玩谋杀吧?

    云慕忻如是想,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

    见过长公主、南宫公主。云慕忻向她们行礼。

    南宫公主便是南宫倩。

    不必多礼,快坐。风明月热情的起身迎接。

    云慕忻这时才发现慕容玮也在这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和玮世子的婚前将近了是吧?长公主关心的语气问云慕忻。

    慕容玮抢答:七日之后便是了!

    慕容玮虽不喜欢云慕忻,却也不排斥和她完婚。

    对于他这种多情的公子哥来说,和谁成婚都是一样。

    娶回家来都是个摆设,他一样可以过他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

    这是本宫亲酿的米酒,在这里,本宫提前祝贺你们新婚燕尔,百年好合!

    风明月拿起一个小酒壶,亲自给在座各位斟酒。

    云慕忻看了一眼小酒杯中的酒,犹豫片刻始终没喝。

    喝了,她就完了。

    怎么不喝?这可是长公主亲酿的。慕容玮嘴角勾起,似关心似威胁的问道。

    我……云慕忻欲言又止。

    云慕忻?长公主开口催她,甜美的口气重带着些威胁。

    云慕忻赔笑,举起酒杯一口喝下去。

    管她的呢,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一杯酒下去,云慕忻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

    好酒!云慕忻赞叹道。

    哈哈,云小姐豪爽!风明月大声吟笑。

    不一会儿,一股燥热冲向心头,云慕忻只感觉头晕。

    这个时候,云慕忻终于知道了这是一杯什么酒。

    长公主,臣女身体不适,想先行告退,求长公主原谅。云慕忻起身赔罪。

    再不走,她是真的完了!

    长公主扶起她,关心的问道:刚刚不是好好的么?现在这是怎么了?

    大概是旧疾复发,从小落下的病根。云慕忻强忍着体内燥热的感觉。

    好,那你先回去吧,玮世子,送云小姐回王府。长公主命令道。

    慕容玮还未开口,云慕忻便拒绝:不用麻烦玮世子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若是慕容玮送她,他们的阴计就得逞了!

    都这个样子了还逞强,玮世子快点!长公主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下令。

    云慕忻没法,只能答应,看来只能靠他自己摆脱这个臭男人了。

    慕容玮扶着云慕忻,一步步走下鸢碧亭,嘴角浮出一抹阴笑……。

    云慕忻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