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103章 阴险

第一卷 第103章 阴险

 热门推荐:
    云慕忻安抚她,也不敢再惹那个愤怒的男人,对佳然公主说道:然然,天色已晚,你先回去吧,皇后该担心了。

    可是,十四叔……她怕她的十四叔以后不理她了。

    没事,他不会不理你的。云慕忻安慰道。

    听到云慕忻这么说,她就放心了,乖乖的说道:好,然然先告退了,十四叔、忻儿姐姐,你们也早些歇息。

    送走了佳然公主,瞬间安静了好多。

    风晔璕二话不说直接将身旁的美人压在身下,来了一个长吻。

    直到云慕忻喘不过气来,他才舍得放手。

    云慕忻坐在他怀中,双手环住他的腰。

    今天……还好你来的及时。

    如果不是风晔璕来的及时,现在的她会变成什么样?

    估计都要被她们逼疯了吧?

    还好有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是他给了自己再爱的机会,是他给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

    而她,对于风晔璕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对不起。风晔璕握住她的小手,十指紧扣。

    所有他想说的话,最终都凝结成了一句对不起,他总是一次次让她受伤。

    别跟我说这三个字,我不喜欢听。

    既然她已经决定不管会面临什么样的事,都会和风晔璕一直走下去,那她现在遭遇的一切都不是风晔璕的错,错不在他。

    风晔璕,你要如何阻止这场婚姻?

    她问的是她和慕容玮的婚姻。

    不是本王阻止,而是皇上。他不过助了皇上一臂之力罢了。

    什么?云慕忻瞪大着眼睛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

    皇上可以这么闲?会去管这些小事?

    风晔璕轻笑,笑她的想法太单纯,皇上怎么可能那么好心?

    太后和皇上的意思都是在云慕忻嫁过去后,再处置忠勇侯府,如此,云初夏便没了威胁。

    太后与云王妃是多年的好友,太后宠爱云王妃的两个女儿,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多。

    所以,他风晔璕怎么允许他们那样做?

    忠勇侯府勾结玄锦宫,不只是皇上,江湖上的人也容不得他们。风晔璕解释着,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哦。云慕忻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能跟我说说,江湖的局部和划分吗?

    风晔璕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这片大陆分为四个国家,分别为风、西门、南宫、北唐四国,不过四国与江湖互不干涉。

    云慕忻听的很认真,江湖呢?

    江湖由个门派组成,小门派不计,大门派分别为霄雲殿、玄锦宫、轩宇宫、雷云帮、凌枭宫、云常阁、鸣凤殿。

    霄雲殿不是已经被你们拿下了吗?还要玄锦宫……

    自然迟早是本王的!风晔璕自信的说道。

    我很好奇,你有高高在上的王爷的身份,杭逸有天下第一庄叶庄庄主的身份,江湖上的事又与你们何干?云慕忻。

    风晔璕摇摇头,继续说道:杭逸虽是叶家山庄庄主,他在享受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好处时,还要承担责任。作为叶家唯一子嗣,叶杭逸有一个重任在身,那边是复仇。

    复仇?

    十七年前,叶家山庄独一做大整个江湖,同时也威胁到了四国,叶家山庄不断的扩大,对于南宫王朝威胁最大,四国皇帝怕被叶家山庄掌握了命脉,便由南宫王朝率各国兵马攻打叶家山庄,后来,有三国放弃,南宫王朝还是仅凭一国之力血洗叶家山庄,一夕之间,叶家山庄上下两千的多人死于非命。

    那个时候的杭逸,仅仅五岁,试想,一个五岁的孩子,如何在世上生存?风晔璕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所以,你现在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帮他复仇?

    自然,不过,整个江湖并不是那么好掌握。现在本王手里只有霄雲殿,而远在北唐的,还有一个人也同样在拉拢江湖中人。

    云慕忻变换了一种姿势靠在他怀里。

    那个人是谁?云慕忻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北唐王朝七皇子北唐痕轩。

    如此说来,日后你和那位七皇子必然要有一场争斗。

    风晔璕点头,他虽没有称霸天下的雄心,可一山难容二虎,这场争斗必不可少。

    ——

    一路,有了南宫晴,也给他们枯燥乏味的路程增加了些乐趣。

    她好像和谁都能聊的开,特别是叶杭逸手下的人,跟他们都能称兄道弟了!

    只是这叶杭逸……

    以前话最多的就是他了,现在经常沉默寡言,整天黑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他钱一样。

    特别是看到南宫晴和他那些手下人欢声笑语时,一双眼冷的吓人。

    这绝对是跟风晔璕待在一起时间长了!

    南宫晴驾着叶杭逸的马,和袁峰并排走在最前面。

    马车内做的则是苏琴和叶杭逸。

    车外传来南宫晴和袁峰欢谈的声音:每天待在皇宫里,都没有出来透过气,现在才发现这个世界有多大!南宫晴。

    那是,公主整天待在皇宫,只有那么大点地方,还是江湖好啊!天大地大,四海为家!袁峰毫不避嫌的和她聊起天来。

    对于他这个江湖人来说,南宫晴不是什么公主,只是一个女子。

    车内叶杭逸听着他们的对话,烦躁不已,想看书没心思,想打坐精神集中不起来。

    全然拜外面那个女人所赐!

    苏琴看着他,好像知道了他的不对劲。

    叶公子为何事而烦恼?

    叶杭逸冷静片刻,说道:没事。

    叶公子,你没觉得你这两天有点奇怪吗?苏琴说出自己的疑问。

    自从南宫晴来了后,他就不对劲了……

    她印象中的叶杭逸,对谁都温柔体贴,嬉皮笑脸。

    只是这南宫公主,对于他来说却是个例外,他对她冷漠无情,每次南宫晴一出现,他好像就会刻意的变得冷冰冰,让人不敢靠近。

    叶杭逸眉头微挑:哪里奇怪?

    在南宫公主面前,你好像刻意的在封闭自己的心。

    这正是苏琴担心的,叶杭逸对南宫晴的冷漠不是好事,至少对于她来说。

    尽管她不敢想自己和叶杭逸有没有未来,但还是会有点希望和奢求。

    南宫晴的出现,让她有了危机感。

    叶杭逸皱起眉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苏琴见状,立马道歉:对不起,我逾越了。

    是啊,她哪有立场去管他的事?

    只是,只要是这个男人的事,她都好奇,想去管。

    叶杭逸轻笑道:苏小姐言重了。

    现在的他,就好像心底被人窥视了一样,感觉不安。

    为什么?在南宫晴面前,他会刻意的去封闭自己的心?

    难道不知道越是逃避就越要面对吗?

    叶杭逸一声不响的走到马车外,看着她逃离的背影,像一把刀插在苏琴的心口。

    自己是不是本不该说那句话?

    叶杭逸和马夫并排坐着,一语不发的看着南宫晴那个骑着马的娇小的背影。

    不知过了多久,最前面的两个人才发现叶杭逸。

    袁峰停顿一会儿,和南宫晴保持了些距离,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背后有一双凶狠的眼神盯着自己。

    庄……庄主,今晚估计又得露宿野外。

    看着西下的夕阳,他们现在却还在郊外,想赶到下一个城镇怕是来不及了。

    叶杭逸回过神:嗯,去安排一下,最好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房屋或者是破庙。

    是。袁峰领命驾马离去。

    南宫晴见叶杭逸出来了,也跑到他面前,跟他搭讪。

    叶公子,不如我们来比试一场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叶杭逸换了个坐姿,嘴角略勾:你还是省点体力的好。

    南宫晴扬起额头:本公主学骑术十几年了,就这么一会儿还能累到我?

    她和皇姐从小就开始学习骑术,那时宫里好多人都不允许,说什么女子就要有女子的样子,就连她母后都不赞同。

    但还好父皇答应了,父皇很鼓励她们去学。

    哼,你可别后悔。叶杭逸跳下马车,动作潇洒而不失优雅:备马!

    很快,一匹马出现在他面前,虽比不上他的汗血宝马,却也是条好马。

    南宫晴调转方向,一脸笑容的和叶杭逸并排:我们就比谁先找到可以投宿的地方,输了的人要回来接他们!

    随你!叶杭逸豪爽的道。

    驾!南宫晴趁叶杭逸不注意,直接驾着马先走了好远。

    看着这个欢快娇小的身影,叶杭逸脸上浮出一抹微笑。

    驾!叶杭逸紧追不舍,很快赶上了她,肆虐的说道:南宫晴,你耍无赖?

    南宫晴不说话,对着他傻笑。

    叶杭逸见她这个样子,也被她逗笑了,骑马超越了她。

    南宫晴一看急了,在后面大声叫道:喂!叶杭逸你等等!你怎么能抛下我,我好歹是个女子啊!喂!

    说完,使出吃奶的力气抽马鞭,不甘示弱的追上去。

    第128章追驸马2

    叶杭逸赶在南宫晴前面,南宫晴那个家伙却一直在后面嚷嚷。

    叶杭逸没办法,只好跟她并排走。

    今天的叶杭逸很奇怪,并没有对她的举动感到反感,反而觉得这样的她挺可爱。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的他看南宫晴少了一丝厌烦,多了一丝柔情。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血海深仇这道沟,也许这个女人会成为那个他想宠爱的人吧?

    皇天不负有心人,两人跑了六七里路,终于找到可以让他们投宿的地方。

    叶杭逸!你看,找到了!南宫晴第一眼看到了路边的一个草屋。

    叶杭逸顺势看了一眼,用力一抽手上的鞭子,直接冲到了草屋前。

    嘴角浮出一抹笑。

    好半天,南宫晴才反应过来。

    这个男人真够阴险!

    南宫晴气的炸毛,对着叶杭逸就骂:你居然阴我!混蛋!

    叶杭逸浅浅一笑,事不关己的说道:本公子可没阴你,这个规矩是你定的。

    那是我先看到的!南宫晴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

    她可不想再折回去通知那些人,她已经体力耗尽了。

    叶杭逸反驳:是我先到的。

    说话间,人已经下了马,走到草屋前敲门。

    南宫晴傲娇的跟在他身后,一张嘴翘得好高。

    片刻,屋内传来一个匆忙的声音:来了!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妇人,大约四十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