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104章 幸福生活

第一卷 第104章 幸福生活

 热门推荐:
    妇人将门打开,看到两个陌生的面孔:二位可是有什么事?妇人一身蓝色粗布群,三千青丝被绳子束起。

    看打扮和这草屋的样子,应该是这里的居民。

    叶杭逸挂出招牌笑,说道:我……我们是来借宿,不知大婶这里放不放便?

    大不了事后给银子就是。

    方便方便,快进来吧!妇人很热情的将两人请进去。

    端茶倒水,妇人面面俱到,看来是个好人。

    谢谢大婶不用这么麻烦了!南宫晴接过她递来的杯子,礼貌的说道。

    两位夫妇这是要去哪?妇人坐下来,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

    一句夫妇,叫的两人不知该怎么回答。

    呃,我们不是夫妻,我们要去北唐。南宫晴解释道。

    余光扫了一眼叶杭逸,他的目光深不可测,盯着杯子,不知在想什么。

    妇人闻言,立马道歉:看我嘴笨的,这里不远就快到北唐了,你们先歇着,我去弄点饭菜。

    妇人是个很热心的人,将院子留给这两位客人,自己一人则在厨房忙前忙后。

    叶杭逸?南宫晴伸手在叶杭逸眼前晃了两下,这才拉回他的神情。

    叶杭逸抬头看了她一眼,不明所以。

    你该去通知他们了!叶杭逸命令道。

    南宫晴闻言,伸了个懒腰:好累,我没有精神。

    赶紧去接!

    不去……南宫晴撒娇的摇摇头。

    规矩可是你定的,不许耍无赖。叶杭逸笑着瞪她。

    我真的好累,你去好不好?

    不行,刚刚是谁说来着……

    叶杭逸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小手堵住了嘴——我什么都没说过!

    哦?叶杭逸反扣住她的手腕:你想赖账?

    南宫晴顺势倒在他身上,装作睡着的样子。

    然后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我是真的累了,求求你了!

    不行,要不我们一起去。叶杭逸退一步。

    他貌似很想和这个女人待在一起。

    南宫晴摇摇头,推开他往屋里跑。

    站住!叶杭逸见状追上去,拉着她就往马旁边走:不要跟我得寸进尺……

    还有,不要妄想从我手上逃开!

    叶杭逸强迫她逼着她上马,南宫晴挣扎半天最后还是输了。

    委屈的眼神看着他:你怎么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叶杭逸噙着嘴唇,翻身上马,就坐在她身后。

    双手越过她的腰,拉起缰绳。

    娇小的身影让他有些安心。

    南宫晴靠在叶杭逸身上,感受这个温暖的怀抱。

    自己和他的关系算不算更近一步呢?南宫晴如是想。

    两人很快找到了队伍,叶杭逸跳下马,袁峰也已经回来了。

    庄主,不远处有座破庙。

    嗯。我们已经找到了。

    袁峰听完目瞪口呆,庄主的速度这么快?

    南宫晴笑着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骄傲的说道:兄弟,加油啊!

    既然前面有破庙,我们便去那里,袁峰,你们先过去,我随后就到。叶杭逸吩咐道。

    他们人太多,去那妇人家太不方便,倒不如就在破庙过一夜,那个地方,就当是他陪南宫晴玩的好了。

    是。

    叶杭逸再次上马,带着南宫晴。

    你不是让我们先走吗?你这是干嘛?南宫晴不想折腾了,真累了。

    你以为我会放过你?还有一匹马在那里。

    马,对于他们这些赶路的人来说很重要,多一匹马,得少走多少路?

    不等南宫晴回答,叶杭逸直接驾着马离去。

    南宫晴无奈的嘟嘟嘴,虽有些不情愿,但是能跟他单独待在一起也是挺好的。

    到了那间草屋,叶杭逸找来妇人,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去牵马。

    南宫晴在外面待着有些着急,特别是现在天都黑了,一个人站在外面真的有些害怕。

    她从小就怕黑。

    见叶杭逸还没出来,直接冲到草屋里去,而迎接她的是香喷喷的米饭。

    好香啊!南宫晴摸摸肚皮,肚子好饿。

    今天运动量太大,她到现在还一口米未进,问着这响喷喷的饭菜,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妇人端着一碟菜,从屋外走进来,看到南宫晴,很是惊讶。

    姑娘肚子饿了吧?要不要吃点什么?妇人一看到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脸上浮出善良的笑容,这个小丫头挺可爱的。

    南宫晴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我……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不会,我做了好多,快来吃吧!妇人拉着南宫晴入座。

    南宫晴也不客气,拿起碗筷就开始夹菜往嘴里送。

    最吸引她的就是妇人自制的腊肉,南宫晴边吃边问:大婶,这是什么肉?为什么这么香。

    妇人乐呵呵的说道:自己腌制的腊肉,在我们民间一般只有春节时期才有,不过我自己喜欢吃,平时也就做了些。

    像南宫晴这样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公主,哪里知道民间的小菜。

    大婶真是好手艺。

    叶杭逸牵好马,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靠近一看才发现南宫晴这家伙在享用美食。

    大步走进屋内,就看到南宫晴那个馋猫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

    有什么好吃的能让她高兴成这样?

    南宫晴看到走进来的叶杭逸,放下碗筷,邀他入座:叶杭逸,快过来。你看这道菜是大婶腌制的味道很好哦!

    叶杭逸坐下来,对妇人礼貌一笑,然后砖头看向南宫晴:估计就你没吃过了。

    什么意思?南宫晴不明所以。

    没什么,快吃吧。叶杭逸拍拍南宫晴的头。

    妇人看着这对婧男靓女,脸上浮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两位……是什么关系?妇人问道。

    叶杭逸:朋友。

    嗯很好!要好好珍惜。作为一个旁观者,妇人很清楚这个男子对这个女子的宠爱,只是看两人的样子恐怕都不自知。

    叶杭逸顿了顿,眼中一丝不明的情绪一闪而过。

    南宫晴起身,拉着叶杭逸的衣袖说道:我吃饱了,谢谢大婶!

    你先出去,我还有点事。叶杭逸指着漆黑的外面说道。

    南宫晴摇摇头,她要是敢出去,刚刚也不会进来了。不去,我怕黑!

    一会儿就好,不会让你等太长时间。叶杭逸安慰道。

    南宫晴犹豫片刻,最后还是乖乖出去了。

    妇人知道这位公子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说:公子可是有什么事?

    能否把那道腊肉的方子给我?叶杭逸发现他竟有些难以启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好好好,当然能给你!你等着!妇人闻言很爽快的答应了,走到里屋里去。

    她就知道这男子是个值得那个女人依靠的,是个好男子汉!

    片刻后,妇人拿出一张纸递给叶杭逸:这便是方子,拿好,大婶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妇人脸上是满满幸福的微笑。

    叶杭逸苦笑接过方子。

    百年好合?

    白头到老?

    他和南宫晴根本不会有这一天!永远不会!

    可是为什么要为她做这些?

    叶杭逸看了一眼方子,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这种笔风,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索性也就不想了,叶杭逸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妇人:这是在下一点心意,大婶收下吧。

    总不能白吃白喝别人的吧?

    不行不行,我不能收。妇人连忙拒绝。

    大婶还是收下的好,我们在这里已经叨扰多时。

    公子,你说这话大婶可不高兴了,你快回去吧,她在外面会害怕。妇人虚为提醒,实为拒绝。

    听到南宫晴会害怕,叶杭逸也有点急了,直接将银子塞到她手中,大婶我先走了!后会有期!说完撒腿就跑。

    院子里,南宫晴站在两匹马之间。

    叶杭逸突然有个很坏的想法……

    呀!

    叶杭逸轻走到她背后,大叫一声。

    啊!紧接着就是南宫晴的惨叫声。

    南宫晴退后几步,双手捂着脸。

    叶杭逸坏笑一声,扳开她的手说道:是我。

    南宫晴看了一眼,疯了似得冲上去就揍他:你有病是不是,都跟你说了我害怕,你还吓我!

    不……不好意思……哈哈,我逗你玩的……叶杭逸笑着躲避她的攻击。

    叶杭逸你就是个混蛋!

    前两天尽给她摆臭脸色,对她那么冷漠,好像自己差他钱一样!

    今天呢?尽欺负她!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们快些走吧。

    叶杭逸一手牵起两匹马,一手牵着她。

    身后,妇人透过窗户看着小打小闹的两人,不由得浮出一抹微笑。

    梦里,她看见一个身着黑色玄衣的男子,他的肩膀上靠着的是一个身着红色玄衣的女子,看打扮像是江湖人。

    两人携手打下一片江山……

    后面的内容她看不清,总觉得很模糊。

    但是她很肯定,那个女子一定是她自己,而那梦中幸福的生活,一定是她曾经拥有过的……

    两人借着月光前行,这样黑的夜晚,又是在郊外,冷风飕飕的,让南宫晴感到害怕。

    即便叶杭逸在她身边,她还是会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

    你在干什么?叶杭逸发现她一直左顾右盼,忍不住问道。

    南宫晴慌张的摇摇头:没什么……

    噗嗤!叶杭逸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你在害怕么?

    南宫晴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心没肺的男人,看到自己害怕很高兴么?

    叶杭逸没说话,却离南宫晴近了些,伸出自己的手想要牵着她。

    哼!南宫晴傲娇的扬起头,避开他。

    叶杭逸嘴角勾起,手一用力,将南宫晴带入自己的马上,落在自己怀中。

    不知为何,这样他才会安心。

    南宫晴被这突如其来的怀抱吓坏了,挣扎着。

    再动我就给你扔下去!

    叶杭逸一只手越过她拉着缰绳,另一只手拉着另一匹马的缰绳。

    你今天怎么回事?中邪了?

    南宫晴觉得奇怪,前两天对自己冷漠疏离,今天却对自己这么好?

    一句话问倒了叶杭逸,为什么会这样他也觉得奇怪。

    叶杭逸没有说话,一双眼眸冷了下来,嘴角的笑也消失不见。

    对,他本不该对她那么好的,她可是杀父仇人的女儿啊!

    南宫晴瞬间觉得周边温度下降了几分,不安的扭动身子。

    叶杭逸,做我的驸马?南宫晴低下头,小声的询问。

    叶杭逸闻言,顿了顿手中的动作,心更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牢了一样。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说出这句话。

    你若是再说一句话,我便将你丢下去。叶杭逸冷声威胁她。

    他应该将自己的心护牢,不允许她靠近。。

    怀中的女人竟不知不觉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