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116章 朕帮你试探试探

第一卷 第116章 朕帮你试探试探

 热门推荐:
    大夫!快叫大夫!

    云慕忻轻笑道:你们都是活该!

    她一语惊醒这些人,要知道枫王可是很在乎这位云小姐的!

    发发牢骚还可以,可这人要是受伤了,王爷会怎么处置自己?

    几个丫鬟恐慌的不知所措。

    西门彦枫听到后面马车的动静,立马跳出马车来到后面。

    都在干什么?不知状况的西门彦枫怒吼着。

    一个丫鬟壮着胆子接话:是……是云小姐……她……她受伤了!

    西门彦枫闻言,终于按捺不住,一把推开面前的丫鬟,冲到云慕忻面前。

    西门彦枫一眼便看到了她颈部血淋淋的那到伤口,心里一阵抽痛。

    你这是做什么?西门彦枫现在很恼火,可对着云慕忻却发不出火来。

    语气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你自己也看到了!

    整个马车被云慕忻弄的乱七八糟,金银首饰打翻在枫王妃宫装上,宫装掉在地上。

    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心意的?西门彦枫心痛的窒息。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配不上那套宫装。云慕忻冷声说道。

    或许,态度越坚决越好。

    西门彦枫轻笑,拿起手中的帕子给她擦拭血迹。

    那些血,就好像从他的心里流出来的一样,鲜红的刺眼。

    真想把我的心挖出来,因为太痛!西门彦枫一字一句咬着牙说道。

    云慕忻微微一怔,愧疚感再次升起。

    西门彦枫继续说道:更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是用什么做的。

    为何能对他那么无情,为何能对自己那么狠?

    片刻后,大夫才赶过来,西门彦枫冷声命令道:给她医治,留了疤本王就唯你是问!

    随后就直接离开,不再理会云慕忻,也没有丫鬟再去逼她换衣服。

    马车颠簸着,很快到了皇城城门口。

    来迎接西门彦枫的是西门皇上的七皇子西门彦洛。

    排场之大犹如边疆打了胜仗的将军归来。

    西门彦枫坐在马上,心思却一直在身后的马车上。

    西门彦洛骑在马上,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西门彦枫身后的马车,好像要将那马车看穿一样。

    听说皇兄这次回朝可是带了皇嫂一起回来?西门彦洛话语里有些吃味。

    因为只要西门彦枫一完婚就会被封为太子,这表示她们剩下所有的皇子都没了机会。

    西门彦枫撇了他一眼,并未理他,而是对身后的侍卫说道:送云小姐回王府,本王先进宫了。

    今天云慕忻不宜进宫。

    是。侍卫领命准备驾着云慕忻的马车先离开。

    却被西门彦洛拦住:慢着!

    西门彦洛骑着马拦在路中央。

    皇兄,本王若是猜的没错,车内的人应该就是皇嫂吧?

    不是。西门彦枫回答的很干脆。

    西门彦洛闻言,眉头微挑:可是本王亲耳听到你的人说你和皇嫂一起进京了!

    西门彦枫闻言,脸色微变:送云小姐回府!

    随后,一个人骑着马往皇宫的方向行驶。

    西门彦洛跟在后面,就好像在看一场戏。

    马车内,云慕忻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跑,却都被芷兰否决了。

    现在来到西门王朝,逃到哪里都没用。

    倒不如先顺从西门彦枫的意思,等云老王爷来救她。

    云慕忻现在才发现,她能依赖的只有云老王爷了。

    枫王府内,云慕忻被当做贵宾对待,甚至有人叫她王妃。

    云慕忻被送到后院最大的院落,据说是枫王妃的院落,她本不想住进去,可权势的力量让她无法抗衡。

    房间里淡淡的水果香味充斥在身旁,镂空窗户上稀稀散散的阳光照射进来,一张柔软的大床上,锦被整整齐齐的叠在上面,金缕丝滚边的床帐毫不显示着皇家风气。

    据她所知,西门彦枫好像并未娶妻,可这间房怎么好像时常有人住一样,没有一丝潮气。

    王妃,您该沐浴了!一个声音突然从云慕忻身后发出。

    是西门彦枫派来照顾她的丫鬟。

    云慕忻收起打量这个房间的目光,跟着丫鬟走。

    房里有一条通道,直接通往浴池,在这中间有各种洗浴用品和衣物。

    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原来那个家,她的房间结构也是如此。

    丫鬟想要上前为她宽衣,却被她拒绝,她可没有懒到能接受一个人打量自己全身。

    你先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是。

    待丫鬟走后,云慕忻才将衣服解下来。

    这个浴池长约三米宽约两米,池中的水更是精贵,直接连通后山的天然温泉。

    池中飘荡着玫瑰花瓣,香浓的气息扑鼻而来。

    自从来到这古代,她还没享受过泡温泉呢,今天有这个机会,倒不如好好享受一番。

    —————————————————————皇宫内,西门彦枫一身黑色宫装,面前坐着的是年近四十、穿着龙袍的皇上。

    父皇!西门彦枫恭敬的向他行礼,语气中带着重逢的激动。

    西门皇上脸上浮起幸福的笑容,走下龙椅伸手扶起西门彦枫,嘴中笑意难掩:终于回来了!

    父子两人平起平坐,好像感情很好。

    两人完全没有皇室该有的礼仪和规矩,反倒像平凡百姓的父子。

    听说你带着媳妇回来了,怎么没见她过来?西门皇上的口气没有一丝君王之气,只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在和儿子说话。

    她……西门彦枫欲言又止,别开脸,还不是儿子的……

    不知是觉得丢人,还是可惜,西门彦枫竟有些不敢去看西门皇上。

    哈哈!西门皇上大笑,看来你在那位眼中还不是很优秀啊!

    西门彦枫无言以对,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明日将她带来,朕帮你试探试探,今日朕也不留你了,你且先回去吧。西门皇上慈祥的说道。

    他深知西门彦枫现在的心情,有娇女在家,哪里还有心情陪他这个老头。

    父皇……西门彦枫难以抉择,一边是心爱的女子,一边是最亲近的父皇。

    去吧,朕还有事要做。西门皇上并不介意他的选择。

    西门彦枫福了福身便退下了。

    刚出宫门,就看见西门彦洛一直在宫门口等着他……

    西门彦洛的马车,就横在宫门口,等着西门彦枫。

    来来去去的车很多,侍卫虽很想把他驱走,碍于他的身份不敢动。

    王爷,洛王的马车在宫门口。马夫低声对车内的西门彦枫说道。

    过去。西门彦枫吩咐道。

    他的心情很失落。

    是。马夫驱动马儿,将车停在西门彦洛的马车旁边。

    西门彦枫掀起帘子,提高嗓音:七弟,皇宫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你停在一边吧。

    他的语气很温和,对待谁都是如此。

    西门彦洛闻言,嘴角扬起:皇兄你终于出来了。

    西门彦洛跳下马车,走到西门彦枫车内,挥退了自己府上的人。

    你这是何意?西门彦枫有些疑惑他的举动。

    西门彦洛友好的坐在他身边,好像两人关系很亲密一样。

    皇兄,你刚回来,不请我聚聚么?

    他其实很好奇西门彦枫带回来的人。

    西门彦枫其实早已过了婚嫁年龄,西门皇上给他物色了好多达官贵人的闺秀,只可惜西门彦枫一个也看不上。

    他曾说过他会找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成婚,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好不容易见西门彦枫说带了王妃回来,他当然会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西门彦枫动心呢?

    西门彦枫撇了他一眼,薄唇微动:今天没时间,下次。

    皇兄就这么着急见皇嫂么?小弟也想见见未来皇嫂何等风采呢!西门彦洛戏谑的看着他。

    西门彦枫无可奈何,只能说道:走吧。

    两个王爷同坐一辆马车,两人都不说一句话。

    马车停在枫王府,西门彦枫招呼不打一声,先行进去。

    西门彦洛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是看看皇嫂,他有必要这样么?

    府中的管家亲自来接,本来听到西门彦枫回来挺高兴的,但是,当他看到西门彦枫的脸色时……

    王……王爷,您回……回来了。管家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是他胆小,实在是怕了西门彦枫这个样子。

    西门彦枫从小就是他带大的,他的性格管家一清二楚,西门彦枫的性格很随和,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态度。

    而此时,这个脸色冷漠,眼神冰冷的男人,谁来告诉他这是真的西门彦枫?

    太可怕了,出去了一趟性情大变啊!

    管家恭敬的跟在他身后,心里却在想:真好,这样的王爷终于有了些君王之气,只有这样的性格,才是一个真龙天子该有的!

    准备洛王爱吃的晚膳,招待好他,云小姐在哪?西门彦枫边走边吩咐。

    王妃在后院。管家如实说道。

    一句王妃,让西门彦枫感觉心中暖暖的。

    如果未来的日子里,他下了早朝,会有人跟他说王妃在等他,该多好!

    嗯。西门彦枫嘴角轻扬,直接朝后院走去。

    管家看着他急促的脚步,一阵无语。

    皇兄这么着急是去干嘛?西门彦洛突然出现在管家身后。

    管家闻言,立马转身向他行礼,回洛王,王爷去看王妃了。

    王妃?西门彦洛假装不知道,本王怎么不知道皇兄娶妻了?

    这……管家不知该如何作答。

    还未行册封大礼,就能叫王妃?西门彦洛追问。

    开玩笑,他家王爷娶妻还需要经过什么册封大礼么?

    只是时间问题。管家捏了一把冷汗,洛王你需要这样么?

    洛王,王爷现在有些事还未处理,奴才先带您去休息。管家不想再和他周旋。

    因为他不是西门彦枫!

    西门彦洛闻言,微微一笑,跟在管家身后离开。

    后院里,云慕忻刚泡好澡,正准备去休息的,西门彦枫便回来了。

    王爷。西门彦枫路过,便有丫鬟行礼。

    听到她们的行礼声,云慕忻才知道他回来了。

    西门彦枫大步走进房间,好像很急的样子。

    怎么样,休息好了没有?西门彦枫的语气极尽温柔。

    云慕忻从凳子上站起来,对上他的眼眸,说道:我想出去走走。

    她来西门王朝是来散心的,不是来当什么王妃的,况且没有自由,再多的人服侍也不是她想要的。

    好啊!西门彦枫笑着回答,明日就带你进宫。

    你知道,我不想进宫,也不想当什么王妃。云慕忻怒瞪着他。

    西门彦枫脸色微变,语气更加的轻快:那要看你有没有能力改变这个现状。。

    不管云慕忻说什么,他都不会放她走,如此难得的机会,他已经放手很多次了,再放手,他是彻底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