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119章 这是他9第一次吃闭门羹

第一卷 第119章 这是他9第一次吃闭门羹

 热门推荐:
    他若残忍起来,云慕忻绝对没好日子过。

    看来,西门彦华早已盯上他们了啊!

    同时在书房筹办婚事的西门彦枫,也在好奇云慕忻为何还未回来。

    两个时辰过去了,云慕忻到底去干嘛了?

    逃走应该还不会,他派了两个女侍卫跟着,芷兰也还在他府上,深知云慕忻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不可能撇下芷兰不管。

    来人,去西厢房看看芷兰姑娘在干嘛!有些事,还是查证比较安心。

    可偏偏,老天爷就是不让他安心。

    王爷,看着芷兰姑娘的两个侍卫身中暗器而死,芷兰姑娘……已不在房间……

    西门彦枫闻言,双手僵了僵,瞳孔放大,低吼着:出动皇城所有人马,将云小姐和芷兰姑娘找出来!

    皇城所有人马,只为了找两个女人,确切的说只为了一个女人。6云慕忻……云慕忻……

    四个字犹如石头砸向他的心口,闷的慌。

    她还真的敢逃!

    皇城内,三大势力玩着你追我躲的游戏。

    西门彦枫一边要和西门彦洛斗,一边又要找西门彦华,三人势力不相上下。

    所有人,都只为了云慕忻。

    一间暗房内,云慕忻被绑的五花八门,西门彦华怕她逃跑,将她看的很严。

    此时,云慕忻还躺在地上昏睡中着,实在是迷药味太重。

    冷水,浇!西门彦华一身黑色锦衣,如同一代君王一般,坐在椅子上。

    就好像地下的阎罗王,正在宣判着人的生死。

    很快,一个人提着一桶冷水走过来,毫不怜惜的直接泼向云慕忻。

    快入冬的天气了,冷水浇在身上,云慕忻很快被冻醒,微微颤抖着身子。

    睁开眼,云慕忻模糊的看见四周很黑,只有几只燃烧的蜡烛,面前坐着的人,酷似西门彦枫。

    西门彦枫?云慕忻挣扎着身子。

    难道她被抓回来了?然后西门彦枫这是在惩罚她?

    哼!西门彦华冷笑,真是夫妻情深,不过我可不是你的丈夫西门彦枫。

    这个女人一失踪,西门彦枫便调动皇城所有势力,而她一醒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西门彦枫,可不是夫妻情深么?

    你是谁?云慕忻的眼里带着些许恐慌。

    西门彦华微微挑眉,你应该知道。

    华王爷?云慕忻脑子转的很快,她听西门彦枫提起过。

    听说他是个狠角色!

    够聪明,怪不得能将本王的皇兄迷得神魂颠倒。西门彦华捏住她的下巴,脸上若是没有这倒伤疤,或许还是个大美人……

    西门彦华的笑,让她不够大心里发寒。

    你想干什么?

    你说,西门彦枫爱你能爱到什么程度?西门彦华嘴角轻扬。

    有话你就直说!云慕忻怒瞪他。

    哈哈!西门彦华大笑两声,脾气不好,你果然与众不同啊!

    云慕忻:……

    你说,如果你嫁给我,西门彦枫会怎样?

    把云慕忻娶回家了,才能更好的威胁到西门彦枫。

    我才不会嫁给你!云慕忻怒吼道。

    为什么,她这么轻易的就落入这些皇子的游戏中去了,还变成了他们的工具!

    你以为你有得选择么?西门彦华逼近她。

    一股热气扑来,是云慕忻身上的热气。

    她已经有了发烧了迹象了。

    西门彦华咧着嘴唇:知道吗?外面有两股势力在搜查你,你还真是个抢手的人物。

    你滚开!云慕忻推开他,可惜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

    哈哈!保存些体力吧!说完,西门彦华快速起身,他对女人不感兴趣。

    去通知枫王,今晚,本王大婚!

    西门彦华就是这样,做事果断说一不二。

    他只要比西门彦枫早些成亲不就好了?皇上赐婚算个屁!

    二十年了,他就不信他永远都得活在西门彦枫之下!

    王爷,这位小姐发热了!一个看管着云慕忻的暗卫说道。

    这深秋的天气,一桶冷声浇在身上,就是一个男子也扛不住,更别说云慕忻了。

    西门彦华冷眼看了她一眼,那个躺在地上身体冻得发抖的女人。

    他的眼底没有一丝怜惜。

    王爷,这若是还这样冻着,晚上如何大婚啊!暗卫见西门彦华不为所动,再次说道。

    先送回王府,稳定病情即可。他就是要让西门彦枫看看,他心爱的女子,正在遭受着什么。

    是。暗卫小心点将云慕忻抱起,隐秘的离开这里。

    此时的华王府,全是重兵把手,有华王府的人,也有枫王府的人。

    整个华王府比过节还要热闹,因为府上上上下下都在忙碌着华王爷的婚事。

    暗卫则带着云慕忻混入其中。

    西门王朝的三个王爷为一个女子搅乱了整个皇城,忙的不可开交。

    皇宫内,西门皇上也没有闲着,而是在招待一个贵宾……

    金碧辉煌的勤政殿,西门皇上坐在龙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下面坐着的人,说不出他此时的心情。

    别国的王爷来自己国家,他时刻不担心着那个王爷别有目的。

    这个王爷显然是风晔璕了!

    这次来西门王朝,是带着晔王应有的仪仗,所以到达西门皇城第一件事自然是来见西门皇上。

    不知晔王来西门王朝所为何事?游玩还是选妻?

    本王是来夺妻的!风晔璕直截了当。

    哦?此话怎讲?西门皇上有点不满他的态度。

    可他知道风晔璕一直都是这样,不管对谁。

    风晔璕嘴角轻扬:皇上,您还不知您的爱子西门彦枫带回来的女子和本王已有婚约?

    当他知道西门彦枫要成亲时,他真想拿出所有自己处在暗中的势力,将西门一族铲除!

    云小姐?西门皇上一脸茫然。

    他整日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去研究一个小丫头片子。

    风晔璕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他绝不允许云慕忻嫁给西门彦枫!

    此事朕会查证,给晔王一个交代。西门皇上说出这句话,也算是送客了。

    风晔璕自然听的懂,正随他意,他也不想待在这个让人窒息的皇宫,天知道他现在迫不及待想去枫王府,将云慕忻夺回来!

    风晔璕微微欠身便走了。

    他并不知宫外此时到底有多乱。

    加快速度来枫王府,风晔璕实在没有心情管皇城的事。

    看来爱真的能让一个人失去理智。

    枫王府内,西门彦枫正在等着手下人的消息。

    王爷……一个侍卫边跑边喊。

    西门彦枫听到声音,立马起身去看。

    华王爷刚刚派人送来消息,说今晚大婚,让王爷务必参加。侍卫说话有点急。

    你说什么?西门彦枫放大瞳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华……华王爷今晚大婚……侍卫被这个样子的西门彦枫吓的不清。

    这几日枫王府总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再不像以前那样,欢声笑语,下人们见了西门彦枫也不敢轻易去惹。

    枫王真的变了好多。

    滚!西门彦枫一把将他推开,回屋拿起随身佩刀往外走。

    进宫告诉皇上,本王要血洗华王府!

    也许,这个样子的西门彦枫才是西门皇上最爱看到的样子,杀伐果断,粗暴狠绝,才有帝王风范。

    若真让那个温柔善良的西门彦枫做皇帝,他还真有点不放心。

    即便手心手背都是他的儿子,他也愿意牺牲西门彦华,来改变西门彦枫。

    还未走出枫王府,便又有下人来报:王爷,风王朝的晔王来了……

    这句话,绝对比前一句话还要有爆炸性。

    风晔璕来了……

    云慕忻心爱的人,他最大的情敌啊!

    此时的心,就像被撕开一样,痛彻心扉。

    他不过是想和自己心爱的女子在一起,就有这么难?为什么个个都来阻拦他。

    他不信,他一定要娶云慕忻!

    西门彦枫略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皱起的衣服,坐在大厅等候风晔璕。

    师兄。西门彦枫依旧如此唤他。

    风晔璕眉头微挑,眼中带着不屑,枫王还记得本王这个师兄。

    当初怎么没有想过他是他师兄,若是当时他没有将云慕忻带走,估计现在他已经将云慕忻娶回家了!

    西门彦枫笑笑,没有什么不满。

    风晔璕径直坐在副坐上,却像一个主子。

    忻儿在枫王府借宿多日,实在是打扰了,本王今日来是接她回去。风晔璕厚颜无耻的说道。

    借宿?回家?西门彦枫轻笑,师兄怕是还不知道,本王与她已有婚约,在本王的府上住着不叫借宿,而枫王府也是她家。

    是吗?风晔璕隐隐有些生气,一听到他们有婚约了,他就想杀人!

    成亲需要六礼,即便是皇上赐婚,礼不可废,枫王连亲都未提,算什么婚约。

    六礼完成才算真正的婚姻。

    你!西门彦枫拍桌吼道。

    风晔璕却并不将他放在眼里,他的师弟他清楚。

    本王要见她。风晔璕的话带着威胁的味道。

    你看我会不会让你见!西门彦枫说完甩袖走人。

    他现在也想见可是见不到啊!

    风晔璕:……

    这是他第一次吃闭门羹!

    天已渐黑,西门彦枫的人已经杀到华王府,风晔璕也知道了一切。

    西门彦枫真是废物!

    这是风晔璕所想,而他不知道,后来,他比西门彦枫还要废物!

    风晔璕知道了华王爷的意思后,并不是太担心,至少西门彦华对云慕忻没有兴趣。

    华王府内,红色喜字贴满门窗,红色的大花朵更是挂的到处都是,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息。

    而后院里,云慕忻微弱的气息呼吸着,身上滚烫不已。

    她头戴凤冠、身披霞帔,脸上浓妆艳抹倒是盖住了她此时惨白的脸色。

    西门彦华身着红色喜服,冷峻的面孔与之毫无违和感。

    他坐在床头,眼神盯着床上虚弱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恨意。

    西门彦华从袖口掏出一个很小的琉璃瓶,深眸中不知在想什么。

    不要怪本王狠心,要怪就怪父皇太过偏爱与他……

    红色薄唇微动,带着一股骇人的冷凌。

    西门彦华轻手掰开云慕忻的唇,一课黑色药丸顺口掉进去。

    给你毒药不过是为了掌控西门彦枫,待本王登上皇位自然会放你走,不过你若是不听话……

    西门彦华嘴角微扬,做完一切事后,转身离开。

    带云小姐出去,准备婚事。。

    有解药在手,他不怕西门彦枫会抢走也算云慕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