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杀手毒妃惹不得 > 第一卷 第0120章没救了

第一卷 第0120章没救了

 热门推荐:
    然而他不知道,门外有一个比他还要阴狠的人,在等着他。

    礼堂外,酒席占满了前厅,皇城的达官贵人亦聚在一起,华王爷大婚也算是件大事了。

    即便是这场婚礼来的突然,旁人也不敢怠慢。

    西门彦华给云慕忻吃的药丸,是他刚结识不久的一个江湖朋友自制的药丸,此药物有瘾,服用后会让人精神倍增,但长期服用只会危害人的健康,而且一旦停用,只会觉得生不如死。

    就如现代社会的白粉,只是西门彦华这个古代的人不懂罢了。

    云慕忻微微挣开眼,发现自己被两个丫鬟扶着,身上穿着的还是大红色婚袍?

    你们干什么?云慕忻用力挣开两个丫鬟。

    丫鬟被吓的松开手。

    怎么,今日可是你与本王的大婚之日!西门彦华冷声说道。

    云慕忻抬头看向他,怒瞪道:我凭什么要跟你成亲,你放开我!

    省点力气,你又走不掉。西门彦华捏紧她的手,拉着她往外走。

    云慕忻无奈,被他拽到前厅。

    这是第二次了,每一次都是被逼上婚礼的殿堂!

    西门彦枫坐在前厅主坐上,等着西门彦华,完全不把他那个主人放在眼里。

    风晔璕则是站在外面,焦急的等着,等那个女人出现。

    当一对红喜服的两人走出来,全场人都看着那二人,云慕忻被红盖头盖住,看不到脸色。

    耀眼的红色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吸引眼球。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啊,多有夫妻相。

    这是每场婚宴里必出的两句话。

    而当这两句话传入风晔璕的耳朵时,他承认他怒了!

    华王爷,今日大婚?风晔璕走到两人面前,讽刺的语气问道。

    西门彦华并不认识他,想了半天也不知是谁。

    只是这声音一出,云慕忻只感觉心中猛的一怔,是他?

    本王风王朝风晔璕,今日刚到西门王朝做客。风晔璕这话是对云慕忻说的。

    眼神像钉子一样定在云慕忻身上。

    久仰晔王大名,晔王能来,本王甚是荣幸。西门彦华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哈哈!风晔璕大笑,你还应该有一种危机感才对!

    说时迟那时快,风大掌一挥,将西门彦华震退两步,伸手将云慕忻拉入怀中。

    久违的淡淡莲香味,引起了风晔璕的思恋之情。

    云慕忻还未反应过来,她已在风晔璕怀中。

    熟悉的味道,让她有了安全感,眼中不知何时泛起泪花。

    晔王这是何意?西门彦华站稳身子,怒视风晔璕。

    风晔璕站在高处,犹如一个王者:你有种娶本王的女人,就该有种接受相应的代价!

    西门彦枫冷眼看着两人,不知在想什么。

    有师兄在的地方,他永远都只是陪衬,他心爱的女人,又归回那人的怀抱……

    哼!西门彦华冷笑,本王不管你们什么关系,云慕忻本王娶不娶也没什么所谓,只不过,云慕忻,你应该知道,你现在还在发着高烧,本该昏迷不醒,却怎么还有能力站在这里?

    你什么意思?云慕忻脊背发凉。

    西门彦华不会是下药了吧?

    西门彦华咧着嘴唇,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风晔璕脸色微变,并没有太担心。

    他已经打听到乔弈筱的下落了……

    有神医在,还怕什么。

    只是西门彦枫并不知道乔弈筱的存在,听到云慕忻被下药了,便按捺不住。

    五弟,你最好交出解药,否则本王血洗了这华王府!西门彦枫冷剑直指西门彦华,眼底是嗜血的杀气。

    哈哈哈!西门彦华看着剑,仰天大笑,本王倒是要看看,你杀了本王,谁给你解药!

    反正现在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西门彦华除了王位什么都没有,他还怕什么?

    本以为能用手中的解药控制西门彦枫,因为西门彦枫一直都是一个善良单纯的人,可惜他不知道,风晔璕岂是他随随便便就能威胁的?

    风晔璕冷眼旁观二人拌嘴,终于等不住了,冷声说道:师弟,西门彦华本王就交给你了,本王先走了!

    他还没忘记刚刚西门彦华说云慕忻发着高烧。

    说完,脚轻轻一掂,直接驾着轻功离开,只有这样,他才能抱着她,才会觉得安心。

    喂!西门彦枫抬头看着离开的两个人,气的跳脚。

    五弟,你说本王应该怎么解决此事?西门彦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西门彦华对上他的眼眸,略有惊讶,本王不知,皇兄何不明说,反正皇兄只有两个选择。

    很好!西门彦枫拍拍巴掌,与以前那个温顺善良的西门彦枫完全不一样。

    自上次回来,西门彦枫就变了好多,变得会生气、变得冷漠、变得不能轻易招惹。

    今日本王便让这华王府从九州大陆上消失!

    在西门王朝,他就相当于半个皇帝,他做什么事,西门皇上都会无条件支持,当然,只要不威胁到西门王朝。

    西门彦华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双瞳中带着一丝恐慌,那个女人,你不救了?

    当然要救。

    解药只有本王有!西门彦华轻笑,没有解药,那个女人会生不如死……

    西门彦枫闻言,冷眼扫了他一眼,像是没听到他说的话一样,来人,将华王爷送进皇宫,华王府上下所有人带到枫王府!

    触碰到他的底线,他都不会放过!

    西门彦华似是不敢相信西门彦枫会这样做,心中生起一种恐慌。

    这还是西门彦枫么?

    皇兄,你真如此狠心?西门彦华明知结果如何,还是忍不住问他。

    西门彦枫之冷冷看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很快便有几个侍卫走过来,就要架住他。

    西门彦华一个跳跃,红色的身影腾在半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既然如此,这王位我也不要了,西门彦枫,从此我们不再是兄弟,再相见,我们是仇人!西门彦华站在半空,薄情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

    西门彦洛站在角落,冷眼旁观,不知在想什么。

    而西门彦枫却是不理他,径直走出华王府,他迫不及待的想去看云慕忻,因为他怕再晚一步,师兄便要将她带走了。

    —————

    枫王府内,风晔璕将云慕忻带回房间,即时给她医治。

    只是她的药效还未退,哪里会乖乖的让风晔璕摆弄。

    盖头下,是一张绝色倾城的面容,哪怕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疤挂在脸上,也抵不住浓妆艳抹的她。

    风晔璕亲手掀起盖头,好像他们两人的婚礼。

    想要靠近,却被云慕忻一把推开:你滚开!

    这人干嘛又来招惹自己!

    风晔璕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愣住片刻。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云慕忻指着门怒吼道。

    她承认她刚刚贪恋那个怀抱了,也承认自己真的想他了……

    可是,有些东西,即便是再喜欢,但对自己有危害,那种东西,碰不得。

    就像毒品一样,他风晔璕就是她的毒品……

    忻儿,你生病了。风晔璕蹲在地上,和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王爷完全不一样。

    声音更是温柔的能滴出水来,黑眸中只有深深的怜惜。

    关你屁事!云慕忻躺在床上,根本不去看他。

    风晔璕咧着嘴唇,想着如何去讨好他。

    伸手去摸云慕忻的额头,滚烫的如同一把火。

    传太医!风晔璕回头,对着门外怒吼。

    烫成这样,她怎么还能如此精神?

    云慕忻背对着他,坚决不理他。

    不管这次他做什么,她都不会傻傻的受骗了!

    忻儿,你在呕什么气?风晔璕微微挑眉。

    你看你,将自己弄成什么样子了,你若不来西门王朝,今日便是我们的大婚之日了。

    他本来相等玄锦宫的事忙完后,就和云慕忻成婚的。

    云慕忻的心猛然一怔,随即收复情绪,依然不说话。

    你就打算一辈子不理本王?风晔璕苦苦哀求着,想这个女人回头看他一眼,或者会会回他一句话。

    有什么本王做错的地方,本王像你道歉,千错万错都是本王的错,本王对不起你。

    云慕忻依然不为所动,她只感觉他就像一只苍蝇一样,一直在她耳边嗡嗡叫个不停。

    如果风晔璕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估计得郁闷死。

    本王带你回京可好?然后我们成亲?风晔璕反问,这其实一直都是他的想法。

    你若不说话就代表你同意了?等你病好了,本王便带你回去……

    之后风晔璕说的什么,她完全听不见了,因为他他他她此时已虚弱的昏过去,陷入深度高烧中。

    忻儿?醒醒?风晔璕恐慌的看着那个熟睡的她,生怕她不会醒来。

    忻儿……忻儿醒醒……忻儿,再不醒本王便不客气了!风晔璕慌乱的抚摸她的脸颊。

    刚好这个时候,太医和西门彦枫都来了。

    给她医治,治不好本王灭了你们太医院!

    风晔璕无时无刻不像一个王者。

    西门彦枫挑眉,冷眼看他,你以为这是你的风王朝?

    作为西门王朝的王爷,被人这样说,都像是打了自己的脸。

    哼!你觉得本王做不到?他风晔璕从不浮夸。

    昔日的兄弟情,几乎就这样断了,西门彦枫也不似之前那样尊重风晔璕。

    果然,爱情最能改变一个人。

    太医小心翼翼的给云慕忻把脉,得到的结论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王爷,这位姑娘高烧超乎平日的温度,若是再晚一步,便没救了。

    烧的这么厉害,再晚,脑子都会被烧坏。

    给她医治,需要什么报上来便是。西门彦枫盯着床上的女子,深怕她会离他而去。

    门外,响起管家的通报声:王爷,洛王求见。

    没错,西门彦洛带着芷兰过来了。

    这不表示他害怕,也不算投降了,因为他把云慕忻害成那样,他心生愧疚。

    从小,娘亲就教他做个善良的人,有一个善良心软的娘亲,孩子能心狠到哪里去。

    他虽恨西门彦枫母子,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可从未动过西门彦枫一星半点。

    西门彦枫看了屋里的两个人,走了出去。

    皇兄。西门彦洛声音带着些许惭愧和谦虚。

    没有了前些日子的趾高气昂。

    在西门王朝,这些人不过都是张纸老虎,西门彦枫才是真正的天龙。

    西门彦枫坐在主座,看了一眼西门彦洛,这个样子的他,让他想发火还发不出去,毕竟是他的弟弟。

    只是,云慕忻能变成那样都是拜他所赐!

    坐吧。西门彦枫尽量放低声音。。

    西门彦洛很听话的坐下,云小姐,现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