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打谷机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打谷机

 热门推荐:
    (),

    胡成功从汾通县城回来还没进村,远远便见人高马大的傻王,正拉长脖颈眼巴巴等在路边。

    一看到他,傻王顿时激动的,大脚板跑出敲鼓的咚咚响,朝他奔来。

    胡成功从未见到傻王如此失态过,心倏然绷紧,急急问:“发生什么事了?!”

    “收稻了,青庐村今天下午收稻了!”

    傻王抓耳挠腮,围着胡成功转圈,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胡成功想起刚才回来时,远远看到青庐村的田头 ,好像有人影晃动……

    原来是割稻了!!!

    下一瞬,胡成功瞪大眼,懵懵的反应过来,怎么就割稻了呢???

    他问:“是青庐村全村都开割了吗?那谢家呢?”

    傻王肯定道:“只有三愣子他们没有收割,谢家是最早收割的。“

    胡成功摆手,三愣子他们原本是跟柳寡妇一伙的,向来拎不清,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但谢家是最先割稻的一家……

    胡成功也想像傻王一样挠头转圈,现在还不到收割的时候啊,要不要跟风呢???

    这可不是每天抽出半个时辰,锻炼的事。

    这是关乎全村人,明年会不会饿肚子的事!

    若要求全村人继续跟风,村民会答应吗?

    越想越头秃的胡成功,打算亲自去青庐村,探探口风。

    一直盯着青庐村的长丰村,此时也在议论,青庐村收割稻子的事。

    只不过他们,将提前收稻之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讲。

    “你们说青庐村这些人,是不是脑子都不正常?”

    “ 可不,听说他们自己收割稻子不算,还劝别人也跟着收割。”

    “不会有人这么蠢,真听了青庐村的话吧?“

    一群人一边说一边爆笑。

    "哈哈哈,也许真有人听呢,青庐村那些人惯会给人洗脑。“

    ”确实,没看到他们现在每天早上,还跟青庐村民一样,早起半个时辰,做那狗屁训练嘛!“

    “哈哈哈,真蠢……”

    当长丰村嘲笑青庐村民时,胡成功已跑到青庐村。

    青庐村民们此时几乎都赶到田头,埋头苦干,他跑了好几处,依然寻不见半个人影。

    蓦然,远远看到一个人影晃动,不是拒绝去割稻的三赖子是谁?

    “三赖子,问你个事,你知道你们村的人,为啥这么早割稻吗?”胡成功拦住想去,偷鸡摸狗的三赖子问。

    三赖子看到胡成功,顿时扫兴的往地上呸了一声,暗骂:“走狗!”

    胡成功知道他投靠季婈这事,令很多人看不惯他。

    不过望水村的人骂就骂了,平时他也经常逼望水村民,跟着他的决策走,强人所难之事没少做。

    可这三赖子是谁?竟敢骂他???

    “哟嚯,长本事了?老子也是你能骂的?”胡成功大腿飞起,照着三赖子的臭嘴踹去。

    “啊——”

    三赖子哪里想到,胡成功一言不合就开打?

    他一门牙踹磕在地上,当场掉在地上。

    胡成功尤不过瘾,一把攥住三赖子的衣襟,右手对着三赖子的脸开弓,节奏扇得啪啪响。

    “说,你们村这么早割稻子,为啥?”

    扇成猪头的三赖子,此时再看胡成功,犹如见到一个地狱恶鬼!

    他此时猛然想起,以前的胡成功,有多混不吝。

    只是现在当了村长,变得稳重起来,久而久之,他都忘了这人到底有多凶残……

    三赖子后悔了!

    他不该挑衅这混人!!!

    “他们,他们说,要有蝗灾。”

    三赖子不敢隐瞒,含着满嘴的血沫子艰难回答,只希望早点送走胡成功。

    胡成功听到蝗灾二字,整个人都不好了。

    若真的马上有蝗灾,当然是马上收割的好,能收回来点是点。

    不然等蝗虫过境,地里哪里还剩下什么?

    估计连稻杆都给啃秃噜咯!!!

    胡成功再也顾不上教三赖子做人,撒腿往望水村跑……

    此刻,白村长派去附近村落,劝说大家割稻的人,陆续归来。

    他们汇合后直接寻到地头,找白村长和季婈汇报情况。

    白村长正蹲在鲁大成身边,两人对着一个木架子讨论着。

    这是通过季婈绘出来的图纸,做出来的东西。

    季婈说,这东西叫做掼斗,是一种用来摔打稻谷脱粒的工具。

    掼斗在白村长眼里,长得有点奇怪。

    掼斗不仅有个大肚子,大肚子里还有很多细铁弯制而成的倒钩?

    白村长很好奇,这东西真的能让稻谷快速脱粒?

    在季婈的指点下,做出脱粒机的鲁大成,一脸不太确定。

    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不过要是效果真如季婈所说的那样,却是能造福大众的东西。

    要知道过去这么多年,大家收割稻子后,想要脱粒,就得抱着稻杆,找块大石头,用力将稻杆摔打在石头上。

    这可是强度特别大的体力活!

    摔打上一天的稻穗,就是个成年壮汉,也会腰酸背疼上一天。

    而且,效率极低!!!

    鲁大成眼底充满期待,将最后一个部件装上,转身问季婈:“季姑娘,您看成了吗?”

    与季婈说话间,鲁大成不自觉带上了敬语,并且还无意识的微微弯下腰身。

    这是徒弟对授业解惑恩师的敬意。

    原先没来青庐村前,鲁大成以为建好一座宅子就行。

    却不想季婈又陆续,让他们做了不少东西,每每他们觉得季婈肚子的干货,被他们掏空了……

    却不想,下一次季婈又能拿出,更加有意思的图纸!

    在完成季婈要求的任务时,他的能力,也在飞速的成长!

    “可以了!”季婈朝鲁大成竖起大拇指,真不愧是建筑世家出来的人才。

    她只是将图纸给他看一下,并将原理将一遍,鲁大成只用了一个时辰,便能根据图纸做出了实物。

    人才啊!

    季婈看向鲁大成的眼神,带着欣赏,心底暗暗盘算着,这样的人才放走了多太可惜啊!

    不过眼前需要度过蝗灾这个坎,才能谋划别的。

    季婈将心底生出的模糊想法,先丢在脑后,恰好看到领了去别村任务的村民回来。

    她忙招呼一声,让他们抱一捆新割的稻穗过来。

    几人不明所以,顺手将脚下一捆稻穗抱了过来。

    白村长看几人欲言又止,便知去附近村落,劝说大家的事, 估计不顺利。

    他叹息一声,那些人不了解婈丫头的为人啊。

    婈丫头说有蝗灾,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白村长做好最坏的打算,问:“有多少人愿意早收稻?”

    “多是之前在季婈这里,佘粮种的人家,他们说要是没有季婈的粮种,今年也种不出什么来,他们愿意跟着季婈的想法来。”

    季婈挑了挑眉。

    没想到当初佘粮种的人,性情都不赖?

    季婈知道,丰收在即,只要再等上半个月,就有个好收成,很多人都会舍不得。

    能舍的人,心都比较阔达,这样的人,她不介意拉一把。

    “望水村的人通知了吗?”季婈嘴角含笑的问。

    白村长一拍脑门,懊恼的回答:”哎呀,我怎么把他们给忘了!“

    季婈笑着摆摆手:“他们离得这么近,咱们这有点动静,他们就得知道,估计现在正商议呢,咱们先试机器。”

    白村长一想,婈丫头说得有理,平日里,望水村天天照抄青庐村的作业,没理由这次会落下。

    至于那些死活不愿听劝的人……

    白村长再次叹息一声,生死有命吧,现在自家都难扫门前雪啦!

    一阵滚轮转动的咔咔声响起,白村长立马回神,全神贯注朝季婈摆弄的机器看去。

    只见季婈一脚踩在踏板上,踩动踏板带动滚轴高速转动起来,沉甸甸的稻穗放到磙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