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冷面战神的童养媳 > 章节目录 第208第章 着了童养媳的魔

章节目录 第208第章 着了童养媳的魔

 热门推荐:
    (),

    木樨知道他又不乐意了,想到他昨晚强行抱了自己有些难为情,做了个鬼脸转头走了。

    祁某人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心里别扭,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你和童养媳在我面前眉来眼去的,不太合适吧?”

    衡三郎面无表情的把食盒里的饭菜摆在桌子上,“祁兄,我和木樨是夫妻,眉来眼去也好,行周公之礼也好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咳,”祁某人嘴里的茶喷了出来,第一次听衡三郎这么大尺度的说话。

    笑道:“这是一个叱咤疆场的大将军说出来的话吗?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第一次听你说这么酸不溜的话。不是亲耳听到都不敢相信,一直以为你不近女色,没想到是个色鬼。”

    衡三郎丝毫不在乎他的冷嘲热讽,无比认真地说:“木樨是我的童养媳,等北部边关的战事平息了我就要和她成亲,然后生一堆孩子。”

    “六年前在虚禹山谷被几十万敌军围困,没有救兵没有粮草,我以为要殉国了。”

    说着低头看向腰间的荷包,里边装的是木樨炼制的丹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便拿出来闻闻,上面有木樨的味道。

    “就在这时木樨从山间的彩云里飘落下来,她轻得像一片云彩,我伸手将她接住,从那一刻起我就不是原来的匡石了。”

    “木樨是上天赐给我的,没有她我六年前就死了,更不可能救出祁兄。我什么封赏都不要,心甘情愿只做一个兵卒,只求祁兄不要拆散我和木樨。”

    祁某人看着比石头还硬的匡石,无奈地摇摇头。

    匡石追随了他十年,对他很了解,哪里都好就是一根筋,认准的事情撞了南墙都不回头。

    他重用匡石,也是看中了他忠贞不二的品行。

    想到木樨不仅是药铺的大东家,还有一百多条船的祈安盟,十个匡家的财富也不抵一个木仙药铺。

    一脸严肃地说:“木樨不是六年前的木樨了,她的伤痊愈了,有药铺有银子,还修建了很多致远学堂。她翅膀硬了随时可以离开匡家,不会守着一只公鸡过日子的。”

    匡石坚决地摇头,笃定道:“木樨不会走的,她答应过我,等我回去。”

    祁某人有些不信:“你确定她不会离开匡家另嫁他人?”

    匡石手里的酒杯被捏得粉碎,“虽然那时候她还在昏迷中,但我百分百确定她记得我们之间的承诺,不管遇到什么事她都会等我回去的。”

    祁某人用商量的语气道:“衡三郎,你着了童养媳的魔了。如果你愿意迎娶五公主让太后消气,伏衡大将军外加福恒侯的位子还是你的。”

    衡三郎单膝跪地,低头不语。

    祁某人知道他在用沉默抵制五公主的婚事,内心里希望匡石娶五公主,这样就可以得到太后手里的兵权了。

    婚姻大事是强求不来的,匡石已经抗旨一次,如果强行赐婚他敢第二次抗旨。

    六年前,天师给他下了毒,太后把刀架到他脖子上,让他迎娶五公主被断然拒绝。如今小童养媳出落的冰肌玉骨,浑身带仙气,让他放弃初心更难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不能为了太后的女儿失去一位忠心耿耿的大将。

    “我都服了,起来吧。六年了天天想一个木樨,烦不烦。你看我身边三千佳丽,别说想,看着她们天天斗就烦不胜烦。”

    匡石的倔劲上来了,嘟嘟囔囔道:“我不起来,我天天只想木樨一人,想的简单想的快乐。您有很多佳丽美人,心就分成了很多瓣,心神不够用就徒增烦恼。”

    祁某人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很羡慕匡石,爱的简单爱的执着,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也不考虑荣华富贵心里只装着一个木樨。

    可他呢,夜夜换新娘,从来没有像匡石这般快乐过。

    心里空无一人,没有哪个女子让他牵肠挂肚,更体会不到匡石想木樨时偷着乐的愉悦。

    “你呀一根筋,死不开窍,就不能学着变通一点点。为了你的婚事我被太后训斥了六年,我找谁说理去,天天看一个老妖婆的脸色太窝囊了。”

    “事情因为我而起,我愿意领罚。”衡三郎的声音很低,但语气异常的固执。

    祁某人看着他顽冥不化的样子,气得想吐血,“罚你什么,罚你救我有功?罚你抗击外敌长我大祁朝势气?罚你隐姓埋名保北部边关安宁?起来!”

    说着把衡三郎扶了起来,因为激动脸色有些难看。

    衡三郎站起身,重新把饭菜摆好。

    祁某人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把气撒到饭碗上,“吃饭,吃饱了少想你的童养媳。一个大将军整天把一个小童养媳挂在心头,成什么样子?”

    衡三郎把筷子放下,“我的童养媳我不想让别人想不成,即使饿肚子也要想木樨的。”

    祁某人一拍桌子,“你想你的童养媳在心里想好不好,不要在我面前显摆,好像天下只有你一个人有童养媳似的。”

    衡三郎很不服气地摇摇头,“是您先提起的,我的童养媳和别人的童养媳是不一样的,木樨不仅貌若天仙,还能炼丹养家,天下第一童养媳。”

    祁某人被酸到气急败坏:“你就炫耀吧,我回到京都就找一个童养媳好好养着。”

    衡三郎默不作声,看向客栈的主楼木樨的房间……

    木樨去了西跨院,董老学究做事非常认真,已经把学馆的草图画好了。

    学馆设计的很规整实用,因为专供贫寒子弟读书,一些繁琐的花架子都免了。多留出一些房间给学子和先生们住宿,休息。

    说话间董老学究不停的往外张望,木樨觉得他神色有些奇怪,问道:“董老学究在等什么人吗?”

    董老学究有些局促不安,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巧珞今天还没有来,我有事想和她商量。”

    木樨一阵苦笑,同时又有些悲凉。

    人往往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结果注定是一场炼狱,上演的大多是悲剧。

    巧珞是一个好女子只是遭遇太惨了,被禽兽不如的继父欺辱,被舅父赶出家门又被人糟践。

    她恨男人,曾发誓此生不嫁人。除非遇到真心喜欢她的男子,要不然她是迈不过那道砍的。

    木樨在虚无仙山生活了许多年,那里没有男子,从来不知道世间还有男女之间的情爱。

    殊不知,和衡三郎相处了几年,心中的萌动已经在悄悄地生根发芽。

    她一直以为她和衡三郎是挚友,是不分男女的知己。

    经过昨晚的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衡三郎了,害怕的想逃避,但又逃不出自己的心魔。

    就在这时,巧珞急匆匆拿着一张请帖走了进来,“姑娘不好了,镇北侯下请帖邀请您参加今年的花魁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