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纵横宋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义助井研(二十四)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义助井研(二十四)

 热门推荐:
    (),

    雨奇石急忙上前一礼,对着雨郭氏说道:“禀告娘亲,此事孩儿认为不妥。”

    雨奇石的娘亲及夫人不禁愕然望着他。

    云无涯夫妇自然尴尬不已,他们奔跑几百里路,对方竟然是这种反应。

    “为何不妥,此女才貌双全,品德上佳。”雨郭氏打量雨济旱父子一眼,有些不解问题。

    雨奇石打量云无涯一眼,说道:“云判官雨家高攀不起。”

    “官人,这是怎么回事?”雨郭氏打量雨济旱父子二人,不明白为何两人意见相左。

    雨济旱咳嗽一声,盯着雨奇石,沉声问道:“痴儿,抛开汝对边之的成见,你对此女意见如何?”

    “孩儿意见?”雨奇石顿时懵逼了。

    他根本就是对雨奇石看不惯,至于对方女儿是美是丑,他丝毫不在意。

    雨济旱对着雨郭氏咳嗽一声,示意她把画像拿给儿子看。

    雨郭氏从云秋氏手中画像,摆在儿子面前。

    雨奇石打量云无涯夫妇一眼,只见两人紧张万分心里暗暗得意。

    云无涯,你过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如今也有求本人的时候。

    他打开画像,果然此女容貌姝丽端正,不由得叹气一声,把画像卷好。

    云无涯夫妇脸色苍白,特别是云秋氏身子几乎颤抖起来。

    雨黄氏打量她一眼,过去握住好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

    雨奇石看了已经卷好的画像一眼,对着父亲妨娘亲一礼,说道:“虽然此女容貌不俗,但是其父品性不行。”

    云无涯夫妇不由得闭上眼睛,此话太恶毒了,直接叫板。

    云无涯非常想立即反驳,张口之后发现自己软弱无力,只得闭口,他把目光投向雨济旱。

    雨济旱咳嗽一声,望着雨奇石说道:“痴儿,你也看见边之的画,从你本性而言,觉得如何?”

    书画言志,有这种说法,从这一点,云无涯也不是俗不可耐之人。

    “边之的画确实不错。”雨奇石只得这样回答,“但是他多次针对平儿,还竭力拦住山寨成为桃源镇。”

    雨济旱点点头,打量云无涯及雨奇石一眼,说道:“边之是言官,本身就有监察平儿之职责。”

    看到雨奇石陷入思考之中,雨济旱又问道:“平儿你如何评价?”

    这个问题太突然,怎么又从云无涯跑到赵平身上呢?

    “天纵其才,神仙弟子,无出其右。”雨奇石不禁冲口而出,随即为这样女婿而自豪。

    赵平你再厉害,现在也不是成为我的女婿吗?雨奇石心里极为得意想到。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雨济旱沉声说道。

    雨奇石不解问道:“父亲,可是这与砚儿有何关系?”

    “当然有关系,平儿太优秀了,受到攻击很正常。”雨济旱继续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打铁还要自身硬。”

    “平儿受到言官抨击,实属正常不过,但是言官如此抨击也丝毫不损平儿地位,”看到雨奇石一脸茫然,雨济旱继续说道,“可见平儿确实完美。”

    听到父亲此话,雨奇石情不自禁点点头。雨济旱打量云无涯一眼,说道:“边之已经认识到他处处针对平儿,乃是嫉妒心在作怪。”

    听到此话,雨奇石不禁向云无涯望去,云无涯惭愧低头。

    “平儿拯救五千人,惠及整个云家宗族。”雨济旱继续说道,“此事已经过去,不必再提。”

    雨奇石打量云无涯一眼,明白了父亲意思。

    现在云无涯在他们面前已经没有任何心里优势,只有求他们一份。

    想到这里,雨奇石一边喝茶,一边陷入沉思之中。

    “痴儿,到书房来,为父给说一些事情。”雨济旱打量云无涯一眼说道。

    雨奇石不知父亲要给说什么,跟着雨济旱来到书房。

    “痴儿,砚儿与边之都在井研,可以互相照应。”雨济旱提醒说道。

    雨奇石点点头,想起一个总是,问道:“不是有平儿吗?”

    “平儿确实可以照顾砚儿,”雨济旱说道,“可是平儿公房在成都,两地相隔三百里路。”

    “是有点儿远,可是平儿毕竟是盐司副使,又是成都府主簿,”雨奇石思考一会儿说道,“其它人要动砚儿,必须考虑这一点。”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痴儿,你知道平儿拯救云家宗族之后,云家喊出什么?”雨济旱不得不说出此事。

    “什么事情?”雨奇石一直在灵泉县忙碌不停,不知发生什么事情。

    雨济旱打量四周一眼,才对雨奇石说道:“痴儿,附耳过来,为父给你说一件悄悄事情。”

    “什么事情,竟然如此神神秘秘。”雨奇石只得靠近父亲这里。

    “当时云家宗族喊出,平儿是代上天来搜救他们。”雨济旱用尽是小声的口气说道。

    雨奇石不可思议瞪大的眼睛,用手指成都方向,口里也小声说道:“难道,难道,平儿是......”

    后面的话他实在无法说出去了,在书房不停围着案几走来走去。

    雨济旱打量儿子,眼睛随着儿子转动,知道儿子一时接受不了。

    必须说服儿子,他口里说道:“现在整个大宋能够与胡人正面抗衡的,除了大帅就只有平儿。”

    “整个成都,实际上也是平儿拯救出来的。此其一。”雨济旱继续扳着手指说道。

    雨奇石想了想,点点头。

    “平儿不但兵法厉害,就是文名现在天下无人能够出其右。”雨济旱扳着手指,继续分析说道,“《战争说》、《万物统一论》,已经让平儿有了小宗师称号。此其二。”

    雨奇石也不知不觉跟着扳着手指,越想越惊心。

    “如果文武双全有,但是加上制器,亘古未有之。”雨济旱越说越没看到,“这真是天佑我华夏。此其三。”

    “父亲,孩儿觉得平儿不是亘古未有之,孔明不是三全吗?”虽然说出此话,他觉得自己这个女婿已经不得了。

    “孔明确实厉害,但是孔明也无法与平儿相比。”雨济旱打量儿子一眼,淡淡说道。

    雨奇石眼睛望着父亲,有些不相信。

    “孔明只有木流流马,而且这个也不是兵器,最多是辅助物而已。”雨济旱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平儿发明什么,轰天雷、杀胡刀、旋风炮。全部都是杀人利器。”

    雨奇石此时冷静下来,发现自己这个女婿确实厉害。

    他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还有化盐技术、醉春风茶叶、琉璃、花仙子香粉等等。”

    “从这点而言,井研人说得没有,平儿确实是.....”雨济旱最后组织一下语言说道,“上天派来的福星也不为过。”

    “平儿果然不愧为神仙弟子。”大约思考一盏茶的时间,他对着雨济旱说道:“父亲,雨家现在应该怎么办?”

    他虽然下定决心,但是心里还是非常慌乱不已。

    看到儿子脸上茫然的表情,雨济旱摇摇头。

    雨济旱示意儿子倒茶,他说了半天,嘴巴也说干了。

    他喝了一口茶,示意雨奇石也坐下,说道:“这是雨家崛起的大好机会。”

    “雨家崛起的大好机会?”雨奇石望着父亲,眼神更加不解。

    “希望当然有,”雨济旱干脆点明,“这个不过得寄托你在未来的外孙身上。”

    “这个不大可能吧,花儿毕竟不是正房,难以继承那个位置。”雨奇石苦笑摇摇头,刚刚燃起的希望变成失望。

    雨济旱看到雨奇石一脸失望,忍不住说下去:“痴儿,痴儿,胡人撗扫北方,包括花刺子模、西夏、金国,甚至大食等等。”

    胡人这点确实厉害,这也是大宋害怕的地方。

    “所谓花刺子模、西夏、金国,不过是汉唐故土而已。”雨济旱似乎没有被胡人吓倒,反而想到以前的汉唐。

    雨奇石不禁目瞪口呆,摇摇头说道:“父亲,汉唐已经成为过去,何况现在还在胡人手里。”

    “为父对平儿有信心。”雨济旱豪气干云,大手一挥说道,“这些本来就是汉唐故土,岂能由胡人信马由缰?”

    “听说西县已经成为血肉磨坊,保安团损失不小。”雨奇石忍不住提醒说道。

    “这个为父知道,胡人兵马几乎是保安团的十倍,保安团能够保住西县已经不错。”雨济旱点点头,说道:“只要平儿挺过这次,前景一片光明。”

    雨奇石沉思一会儿,点点头问道:“父亲意思,是否努力给未来的外孙争取封国机会?”

    “然也。”雨济旱见到儿子终于开窍,说道:“正是此意。”

    “可是儿子觉得这个何其难也?”雨奇石还是摇摇头说道,“何况大宋一向重文轻武。”

    “痴儿,你觉得平儿重文轻武吗?”雨济旱也摇摇头,否定了儿子的说法。

    雨奇石思考一会儿,还是摇摇头,“父亲,这个实在太遥远了,儿子难以想像。”

    “痴儿,刘皇叔走投无路之机,才有三顾茅庐之《隆中对》。”雨济旱继续指点儿子,“没有《隆中对》,哪里能够三分天下?”

    雨奇石显然没有其父那么乐观:“父亲,这是父子对,不是《隆中对》。”

    “痴儿,雨家现在不但有兵权,还有财权。”雨济旱不禁抚须,脸上忍不住出现得意神色。

    “父亲,孩儿没有听错吧,”雨奇石眼里是完全不可思议的神色,“桃源镇穷得叮当响,哪里有什么财权与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