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纵横宋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义助井研(二十五)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二章、义助井研(二十五)

 热门推荐:
    (),

    雨奇石望着父亲,希望能够得到答案。

    “砚儿是一个营的主簿,又是井研盐坊及作坊的掌柜,”雨济旱反问道。“这个不是兵权与财权吗?”

    “父亲,井研兵马不过一百,盐坊是官府的,其余几个作坊规模也不大。”雨奇石本来信心上来了,此时又再次下沉灰心。

    “兵马不足,还可以扩招。”雨济旱对此充满强烈信心,“西县保安团与胡人打得不可开交,正是招兵买马的机会。”

    这点雨奇石赞同,不由得点点头。

    “砚儿招兵越多,平儿对砚儿更加重视。”雨济旱分析说道。

    雨奇石依然信心不足,摇摇头说道:“砚儿能够招兵多少,那些盐坊做事的人有了收入,要从军的人恐怕不多吧。”

    “盐坊人确实不多,但是井研人多呀,这个就需要边之帮忙。”雨济旱不知不觉把云无涯计算进去。

    雨奇石点点头,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这么一点兵马,还是太少了。”

    “桃源镇还可以派出部分兵力,痴儿劝劝你娘子的大哥,”雨济旱进行教侮儿子,“就不要去做什么寨主大梦,只有跟着平儿才是前程无量。”

    “这个不难,平儿已经把他父子彻底打怕。现在他父子正闲得发慌。”雨奇石点点头,“估计我娘子大哥正要找事做。”

    “好,我桃源镇争取五百兵马,井研争取招兵两千,”雨济旱继续给雨墨花未来儿子策划,“你大哥父子都是带兵的好手,这个就是你未来外孙的武将底子。”

    雨奇石点点头,似乎觉得越来越有可能,不禁问道:“文臣呢?”

    “雨家及边之还有我的亲家都都是文人,这是文臣底子。”雨济旱努力筹划文臣班子。

    雨奇石想了想,不禁说道:“父亲,除了边之是进士,雨家及桃源镇其它人最多就是举人。”

    “虽然没有大才之人,这个不是关键,昔日开国赵宰相还不是半部论语治天下。”雨济旱耐心说道。

    雨奇石忍不住提示:“父亲,此一时,彼一时,大宋那时打江山,进士很少。”

    “这个倒也不难,桃源镇的举人都去科举。”雨济旱下了命令。

    雨奇石脸上有些为难,说道:“父亲,孩儿丢书多年,恐怕很难了。还是让砚儿去吧。”

    “岂有此理,不但你去,为父也要去。”雨济旱眼睛一瞪,确实生气了,“怕什么,成都府路不少人与你一样。”

    “好吧,孩儿马上就看书。”雨奇石还是有些信心不足,“四川没有受到胡人入侵地方不少,他们读书没有受到影响。”

    “怕什么,四川单独省试,又不与大宋其它一起考试,拿出汝当年勇气来。”雨济旱继续给儿子打气。

    “好,父亲都有勇气,”雨奇石当年差点考上,此时也充满信心,“儿子也要科举。”

    “砚儿现在得到平儿重点栽培,如果考上进士,将来出入朝堂不在话下。”雨济旱一边抚须,不禁为自己孙子骄傲,“只要你考上进士,同样受到平儿重用。”

    雨奇石想了想,点点头,觉得此计可行,他们已经李之豪、雨墨砚这样赵平身上亲人得到启发。

    “父亲,可是目前财力无法支撑这些兵马?”雨奇石双提出一个问题。

    “桃源镇的几个作坊,暂时可以考虑进去。”雨济旱略一沉思,说道,“山下那个酒坊,努力一把,看看能否拿下。”

    雨奇石也沉思一会儿,点点头,问道:“边之此人如何处理?”

    “云无涯此人才能是有的,在官场人脉也有。”雨济旱分析说道,“虽然暂时为主簿,在平儿等人支持之下,相信不久之后能够东山再起。”

    “恐怕恢复判官一时比较困难。此次他这个跟斗跌得确实够大。”雨奇石谈到这里摇摇头。

    “这个不难,有了平儿支持,政绩很快到手,”雨济旱对着赵平充满信心,“他不但要做判官,还要做知州,转运司。这样你的未来外孙才有出路。”

    雨奇石不禁目惊口呆望着父亲,赵平目前还是一个副使,雨济旱已经考虑让云无涯做转运使。

    然而让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雨济旱说道:“我们雨家必须出进士,最好出父子双进士,这样以后才能站稳脚跟。”

    雨奇石不禁暗暗叫苦,父亲呀,你真的是逼子成龙,进士可是那么好考上吗?

    看到雨奇石一脸的苦涩,雨济旱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所想。

    “这个不是相像的那么难,可以找平儿。”雨济旱提醒说道。

    雨奇石感觉这个父亲走火入魔了,提醒说道:“父亲,平儿也不是主考官,再说他也哪里会漏题。”

    “这个为父当然知道,”雨济旱点点头,话题一转说道,“平儿虽然不是主考官,但是他知道考题大体方向,出一些相关试题。”

    “确实也是,上次考试秀才考试也是这样,谢谢父亲提醒。”雨奇石向着父亲一礼,对科举又多了一份信心。

    井研盐坊公房,虽然是初冬天天气,但是室内气氛热烈。

    雨墨砚烦不胜烦,这些天来唐祖才、罗安?、侯万平整日上门推销他们的孙女或者重孙女。

    他本来忙碌得要死,可是这些耆老拜访,又不得不腾出时间接见他们。

    唐祖才打量公房整个屋子的公文,还有舆图,点点头。

    他由衷佩服说道:“雨官人为了井研百姓呕心滴血,井研百姓应该报答。老朽的重孙女花容月貌,雨官人不妨一观。”

    说完,他就展开一幅画像,请雨墨砚观赏观赏。

    “雨官人,老夫的孙女美如天仙。”正当雨墨砚耐心看唐祖才孙女画像时,耳朵旁边又响起罗安?的声音。

    另外一个耆老侯万平更是不甘示弱说道:“老夫的孙女更是容貌出众。”

    三人不停推销自己孙女,差点打起架来。

    “贤婿,怎么这么多人围着你。”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在屋子回荡。

    唐祖才、罗安?不禁大怒,我们只是推销自己的孙女而已,你怎么竟然直接嘁起贤婿了。

    难道你不怕丢人闹出笑话?他们纷纷转头向发声之人望去,看看哪个这么大的胆量?他们向发声之人看去,此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井研主簿。

    见到是云无涯,他们不由得一阵暗暗好笑,知县他们都有胆量叫板,更何况还是一个主簿。

    这个主簿更是不久之前还倒霉,刚刚从盐司判官降级为主簿。

    “见过云主簿。”三人虽然心里瞧不起主簿,但是面子上还是过得去。

    云无涯顾不得他们口里讽刺口吻,一边还礼,一边问道:“贤婿在做什么?”

    见到云无涯左一口贤婿,右一口贤婿,雨墨砚觉得莫名其妙。

    唐祖才三人原来以为云无涯已经拿下雨墨砚,看到雨墨砚的神情,不由得一阵冷笑。

    没有料到云无涯比他们三人还要着急,这分明是剃头担子一头热。

    云无涯打量三人一眼,淡淡地拿出一封书信,交给雨墨砚。

    雨墨砚一看,竟然是雨奇石亲笔书信,当即一礼,恭恭敬敬撕开火漆。

    “泰山在上,请受小婿一拜。”雨墨砚一看,脸色大惊,恭恭敬敬来到云无涯面前,深深一礼。

    唐祖才三人尴尬不已,站在这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毕竟,这里主人还没有发话,贸然离开显得非常不礼貌。

    雨墨砚一边给云无涯行礼,一边回忆信里内容。

    “字付砚儿,经过翁翁、娘娘(祖母)、为父、汝娘全家人郑重考虑,决定让砚儿与云家二娘结为秦晋之好。此女才貌双全,是儿良配。望汝好自为之。父字。”

    雨墨砚一心一意在井研规划小镇,没有料到自己终身大事已经被家里定了下来。

    不但父母同意,而且翁翁、娘娘也同意。

    宋人婚姻很少完全考虑个人,而是家族与个人互相结合,特别是大家族更是如此。

    雨墨砚的婚姻就是这样情况产生的,即使他反对也丝毫没有用处。

    雨墨砚不禁有些茫然,妹妹嫁给赵平,完全与他不一样。

    不但是心甘情愿,而且是要死要活。

    不是吗,宁愿献祭也要嫁给赵平。

    可是自己呢,就这样被家里定下了。

    对方长相如何,品性如何,完全不知道。

    此时他仔细打量云无涯,只见对方五官端庄,三缕长须,皮肤皮肤,容貌也不错。

    云无涯相貌不错,料到女儿也不差吧,更何况还有还有翁翁娘娘把关。

    云无涯接受雨墨砚的拜礼之后,淡淡打量唐祖才三人一眼,轻轻问道:“尔等三人还有什么事情?”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原来以为云无涯是多余人,现在看来多余的人乃是自己三人。

    听到此话,三人如遇大赫,擦了擦冷汗,纷纷退下。

    三人一边走一边交谈,口气里面谈笑风生。

    虽然刚才三人为了争抢孙女婿争得面红耳赤,现在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没有料到云无涯一声不吭,就轻而易举把雨家拿下。”罗安?打量两人一眼,茫然说道。

    唐祖才也打量两人一眼,叹气说道:“井研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