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网 > 历史小说 > 晋末多少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四章 下辈子消停点

章节目录 第九百零四章 下辈子消停点

 热门推荐:
    (),

    王猛认真的想了想,从杜英的身边走过,拍了拍杜英的肩膀:

    “会的······不过下辈子吧。余素来不是喜欢半途而废的人,但下辈子,咱们还是消停一点,读读书、写写字,山中好逍遥。”

    话音还未落下,王猛的人已经走出议事堂,旋即杜英便听到了他的喊声:

    “来人,传令袁方平,直接率军前往蒲坂,不用再来长安!还有,把六扇门留守的校尉叫过来!”

    “殷举呢?”杜英好奇的问道。

    六扇门的统领都不在?

    “派往许昌了。”王猛随口答道,旋即皱了皱眉。

    杜英径直说道:“让他去淮南吧,许昌这边,大概也不需要密探了。而且汉人去羌人之中探查消息,收效甚微,还容易暴露。”

    “也好。”王猛点了点头,现在许昌羌人的意图也已经全部暴露出来,六扇门再留在许昌探查消息,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还有暴露之后被一网打尽的风险,“江左呢?”

    杜英沉默。

    王猛扭过头:“怎么,还不想跟朝廷撕破脸皮?朝廷的密探怕是也已经入了长安。”

    杜英苦笑:

    “余只是觉得,人手不够啊。”

    王猛却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人向外走去,声音则远远传来:

    “想要以一隅之地而撼动天下,本就难!”

    ————————————-

    原本人满为患的议事堂,在杜英来了之后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已经空空荡荡,也算是令人啧啧称奇了。

    但是所有接受命令并且奔赴向不同位置的参谋们,却很清楚,这一条条命令下达,也意味着关中这个新兴、不算庞大,但是锋芒同样锐不可当的战争机器,开始轰鸣运转。

    杜英看着空荡荡的议事堂,有些无奈。

    虽然嘴上说着要谨慎,但是一个个动作麻利的很。

    杜英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激动和期待。

    之前再怎么忙碌,只是为了守住关中这一亩三分地。

    可是现在不一样,开疆拓土、征讨不臣,此男儿之所为也。

    这让杜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很清楚,这并不是一句口号是,而是这些人真的有信心这么做。

    至于他们的信心来源,自然是他这个大都督。

    “我也不是常胜将军啊,未来的路,和历史上的意境越来越不一样,让师兄出兵河东,却还是遵循着历史的轨迹来。

    循规蹈矩,会不会出错?而若标新立异,又会不会出错?没了上帝视角,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不知道未来的人······”

    杜英挠了挠头,喃喃自语,同时举步向侧厢走去。

    临近侧厢,他已经能够听到女子说话的声音。

    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

    就在都督府的侧厢,有一个特殊的新设立机构,是专门服务于关中的妇孺,包括但不限于妇孺的安顿、教育、工作安排和保护等等。

    这个机构超脱于各个曹司,但是又和礼曹、工曹、关中书院等部门有着密切联系。

    谢道韫带着她在关中盟礼曹担任掾史时打下的班底坐镇其中。

    周蓬儿的声音最是响亮,正激动的禀报着女子纺织学院今年的招生情况和财政开支。

    纺织书院显然也得到了不少工坊的大力支持,因此都督府本身反倒是没有承担太多费用,这也让周蓬儿颇有底气的建议继续扩大招生,以满足现在关中的庞大需求,甚至还可以向巴蜀、荆州等地输送培训好的纺织女工。

    甚至周蓬儿还提出,要在两到三年之内,让关中的纺织布匹从数量和质量上,都超过巴蜀,打造属于关中的纺织品牌,而不能和现在一样,注重产品数量而不是质量,在花纹款式设计上更是基本都是奔着抄袭蜀锦而去。

    这也导致关中纺织品的产量虽然日日升高,可是在外口碑却一直不怎么样。

    “······经过属下对长安、商洛、岐山、新平等地超过三十家纺织工坊的走访调查,发现这个问题已经成为整个关中纺织工业的普遍问题。

    如果不改进纺织品的样式,并且研究探索新的颜色组合,关中纺织品将会一直被蜀锦压在下面。

    如此一来,只要蜀锦稍微增大产量,就能够快速抢占原本看不上的二三等世家和寒门的市场,从而进一步挤压我们,这也让关中的货物不得不压低价格、减少产量,便形成了恶性循环。”

    周蓬儿的声音爽朗,颇有辨识度。

    杜英则站在门外,颇有些诧异的听到了诸如“恶性循环”这些颇有后世商业风采的名词。

    这些都是杜英说给谢道韫听的,看来谢道韫的确有认真的教授这些下属,并且注重市场调研、实事求是。

    接着,杜英便听到了谢道韫平淡的声音:

    “百余年来,蜀锦的产量一直上不去,半是因为蜀地也战乱不休,反倒是季汉之时太平了些时日,也半是因为蜀锦一直为了供应此世之顶层,无论是皇室还是世家,都以使用蜀锦为荣。

    因此就算是蜀中想要扩大蜀锦的产量,恐怕皇室和世家也不会允许,世家绝对不会允许曾经自家千金难求,并且也在仓库之中存储了很多的蜀锦,短短一两年甚至几个月之间就人皆可用。

    世家的底气,不仅仅在于其掌权,也在于其代代传承下来的丰厚家底。绫罗绸缎,也一样是家底的一部分,蜀锦贬值,会直接触动他们的利益。”

    周蓬儿应了一声,有些无奈。

    蜀锦和关中织品所面向的市场不一样,所以的确短期内双方还是很难形成竞争或者交叉的。

    周蓬儿负责纺织书院和纺织工坊,自然也想为自己手下争取财政上的倾斜,在现实数据上夸大其词是不敢,但对未来的揣测上,当然可以说的危言耸听一些。

    “但是关中织品,以后也早晚要面对蜀锦,还有江左、荆州等地新崛起的一些纺织品。”谢道韫接着说道,“蜀锦之所以能够横行,也是因为中原战乱,而南方的纺织一般都是小门小户,虽星罗棋布,但没有人组织和宣传,不成气候。

    相比之下,蜀锦早早地便由官府管控和发展,工坊建设、人员招募,背后都有成都府的鼎力支持,是益州经济税收的顶梁柱。

    现在关中的织品也是如此,甚至都督府对其重视更胜于益州。因此我们也不是不能在更高端的产品上和蜀锦碰一碰。”